【仓丸】唯独别考虑北极熊

仓丸/R/基本上是pwp/饿疯了真的/不小心和同事那个了怎么办,急

全文走AO3

(记得点proceed)


唯独别考虑北极熊


“是酒精的错。”这是大仓在令人窒息的沉默后说的第一句话。


根据室内光线的亮度判断,现在至少已经十点了;根据自己身体一些部位的异常感觉判断,情况有点复杂;根据大仓的——丸山试着把视线向上移,瞥一眼大仓的神色,帮助自己进一步判断现在的处境。大仓看着他的方式让他无法别开目光,丸山只好咬紧牙跟发型睡得乱七八糟的大仓保持着尴尬的对视。


——根据大仓的表情判断,他绝对没有失忆,也没有被外星人洗脑,可能有一点没睡醒,而且显然在等着丸山说点什么。


于是...

【约会组】Unring the bell

注意:单向暗恋!丸→亮。G级。
完全满足个人趣味 多半以后还要搞亮→丸的 深夜悄悄发 避避雷哦

Unring The Bell

在锦户不知道第几次问起的时候,丸山觉得自己差一点就要说出口了。

那时候天气刚开始有点要步入冬天的苗头,晚上退凉之后颇有点寒意。他们从派对的空隙溜出来透气,锦户懒散地靠在阳台的栏杆上,侧过脸吐出嘴里的烟,他知道丸山不喜欢烟味。

“你为什么不去找个人呢。”他随口一问。

一阵风过来,丸山裹紧大衣,跺了跺脚。

如他所说,丸山“长得不错,性格又好,为人正派,除了家里乱点,生活质量也挺高的,还懂浪漫”,这个样子,怎么就谈不了恋爱。这几乎成了朋友们用以取笑丸山的常规节目,每次问起来丸山就做出一副...

【约会组】如何应对职场霸凌

G;无明显左右向;突如其来随手一写的fluff。

如何应对职场霸凌

“你是说,”西田清了清喉咙,压低嗓音,“你遭到了职场性骚扰。”

“不不,什么啊,”丸山停下搅拌咖啡的手,小勺敲在瓷杯上发出叮的一声,“我原话是‘贯彻着某种人道主义精神但仍然性质恶劣的职场霸凌’。”

西田思索了一下:“其中包括性骚扰的部分吗?”

“嘶……”丸山皱着眉毛考量片刻,“我对这个没什么概念啊。”

“他摸你了吗?”

“是说那种地方的话,倒也没有……”

“别的地方也不行啊!”西田拍了下桌子,咖啡勺被震得在杯子里晃起来,“大腿啊,胸啊,腹肌……”

“腹肌。”丸山重复。

“腹……部。”西田说,“这些地方他碰过没有?”

“这些确实是有,”丸山挠挠下巴,...

【约会组/8 uppers】四次Ace找Gum约架,第五次Gum提出了邀约

很抱歉他们好像都满口英语【。我控制不住!


1.

“第八条。”

“什么?”Gum抬起眼,Ace从上方垂眼看着他,吐出嘴里的烟。

“守则第八条:禁止携带宠物入内。”Ace说。

“我以为没人遵守那些规则。”

Ace把双手交叉在胸前,挑了挑眉。

Gum认输,收回视线,搔着小猫的下巴。“包庇我。”他简短地说。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我习惯了做交易。”Ace把嘴上的烟取下来,香烟的白气随着他的吐字向外滑,“职业病,你肯定能理解。”

Gum拖着小猫的肚子把它抱着站起来,Ace仰起头和他维持目光交接。

“你要哪种酒?”Gum问。

“我有很多酒了。”

Ace嘴里的烟味喷在Gum脸上,他下意识屏住呼吸。“那你要什么?”他问。

Ace...

【约会组】隐瞒地下恋情的技巧

注意:R;丸亮(左右向无直接描写,但或许有暗示);亮第一人称。

——

直到我们几乎住在一起了,我才意识到丸山有多擅长隐瞒地下恋情。

起因是那段时间我们工作都不算忙,总有空晚上喝一杯。“晚上喝一杯”意味着我们最后会去他家里,或者我家里,而我们喝了点酒之后都会变得有点……黏,可以这样说。他跟我,再加上一点酒精,就像两块湿漉漉的年糕,只要放在一块儿,很容易就黏在了一起。他凑过来吻我完全就不需要任何预先说明。

吻的后续有两种,一种是补充体力的那种睡觉,另一种是把体力彻底消耗干净的那种睡觉。最开始是我赖在他家的,我说“我要走了”,他说“嗯”,但是我躺在他床上一动不动,他也醉着不说话,靠过来搂着我,我们再睁开眼就...

KGB的选择

【约会】【黑镜S4E4AU】99.8%

有那个,所以全文走: AO3

黑镜s4e4 Hang The DJ AU.
由于↑的设定,两人都和原创角色有约会关系,但无细致描写。都是双性恋(比起双性恋,更应该说是性别在这里不成问题)。
最好看过原剧再看这个,因为没花多少笔墨解释设定,可能会看不懂!不过everything happens for s/e/x所以不看原剧也行(?
他们被放置在一个极端的环境里,因此可能会有ooc!

99.8%

1.
锦户看着那个男人向他走来。

他用呢子大衣把自己裹得像一个饭团,深色帽子,深色围巾,一双眼睛透过眼镜向锦户投来友好的视线,于是锦户朝这位饭团先生勾了勾嘴角以示回应。

“晚上好,”饭团先生说,拉开椅子坐下,...

我先氪个美苏全套礼包

【盖桥】渡歌

嘻哈cp,送给一位朋友的礼物🎁

注:
PG13(因为脏话)

R…RPS……Gai/Bridge

pre-slash,没有明显箭头。

虚构。

文中重庆人之间的对白都是重庆话,并出现大量重庆地名。

没有一条黄狗或黑狗在写文过程中被伤害。

这次应该没有什么翻译腔了!

写cp文最终写成了对一个城市的赞歌。

______

周延第一次去程剑桥家里的时候哭了。菜不过是两荤两素一汤,烧白是在楼下店里端的,芋儿鸡有点糊了,但是香得很,他一接过筷子就开始掉眼泪。

“没得事,没得事,”程剑桥一边对无措的爸妈摇头一边扯纸给周延,被周延一把拍开手,于是改给他往碗里夹鸡脚,“Gai哥,多吃点嘛,吃完了我们出去走一下。”...

【rps/山斗】Tick-tock 滴答

我觉得我这个人真的不行,rps太痛了,谁来救救我!!!盖里奇!救命!!

注意:RPS!/一般的AU,可以当半现实向看/大量酒精、雨水和蒙太奇/HE/PG-13/可能含有没有清除干净的欧美翻译腔


Tick-tock


他翻了三个口袋才从山下的左边裤兜里找到钥匙,雨水从他额角的湿发上滴下来,在已经湿透的肩膀上消失。他哈着气,手指被冻得麻木,只能勉强哆嗦着把钥匙插进锁眼,艰难地开了门,淌过地毯,然后把靠在自己身上的人摔在沙发上。


山下醉得厉害,从他发红的脸和嘴唇判断,生田有理由相信他并没觉得有多冷,而自己的衬衫冰凉地贴在皮肤上,膝盖以下几乎失去知觉,于是生田决定先冲个热水澡再来处理...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