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黑镜S4E4AU】99.8%

有那个,所以全文走: AO3

黑镜s4e4 Hang The DJ AU.
由于↑的设定,两人都和原创角色有约会关系,但无细致描写。都是双性恋(比起双性恋,更应该说是性别在这里不成问题)。
最好看过原剧再看这个,因为没花多少笔墨解释设定,可能会看不懂!不过everything happens for s/e/x所以不看原剧也行(?
他们被放置在一个极端的环境里,因此可能会有ooc!



99.8%

1.
锦户看着那个男人向他走来。

他用呢子大衣把自己裹得像一个饭团,深色帽子,深色围巾,一双眼睛透过眼镜向锦户投来友好的视线,于是锦户朝这位饭团先生勾了勾嘴角以示回应。

“晚上好,”饭团先生说,拉开椅子坐下,然后从帽子到围巾再到外套,如同剥掉紫菜一样把它们从身上移除,“是这桌没错吧?”

「是的,这就是您的配对对象。」被他摆在桌上那个圆形仪器发出声音,他唔了一声,然后向锦户伸出手掌,“丸山隆平,”他说,“很高兴认识你。”

“啊,锦……”锦户清了清喉咙,握住他的手,“锦户亮。请多关照。”

丸山收回手的时候碰倒了桌上的玫瑰花瓶,慌张地弯腰去捡,再把头从桌子底下抬起来的时候他头发乱了,满脸通红,挂着一副“对第一次见面来说有点太过了”的笑容,笨拙地一边道歉一边把花瓶摆好,还不忘还原玫瑰花摆放的角度。锦户不知道为什么也微笑起来。

“我们是不是该,呃,”丸山用右手摸了摸后颈,“先确定一下我们的约会要持续多长时间?”

“哦,呃,嗯,好的。”锦户点头。太多拟声词了,他在脑子里埋怨自己,一紧张就这样。

“我第一次用这个系统,还不太熟练……我们好像要同时点击才能看到这个。”丸山说。

“我也是第一次,看上去是这样。”

“倒数?”

“好的。”

“那我们一起……3、2、1,咻!”

锦户点了按钮,同时挑起眉毛看他。

“那是什么?”锦户问。

“嗯?”

“那个‘咻’……”

丸山嘟起嘴,用故意装傻的神情望着锦户。

“那个啊,”丸山说,“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吗?”

锦户不觉得,但他发现自己已经笑了。

“看这个很紧张的好吗,”他说,“‘咻’什么的,丸山先生……”

锦户试图为要说的话选择合适的措辞,但失败了,索性闭上了嘴。丸山看起来倒没有受到困扰,他盯着那个仪器,锦户也低头看着自己的,小小的圆形屏幕上已经开始倒数时间了,像个小型定时炸弹。

“18个小时,”丸山说,“时间很紧啊,我们不如现在就把称呼变了吧——‘小亮’可以么?”

锦户并不讨厌一个刚认识的人叫自己小亮,更何况他们接下来的18个小时都需要住在同一间房子里,完成系统指定的第一次约会,其中也许还包括身体接触,大量的身体接触,只要他们愿意的话。

“隆平?隆平君?”锦户试探着说。

“都很好啦,”丸山笑的时候露出牙龈,给人一种十分真诚的印象,“喔,我的朋友还会叫我Maru——仅供参考。”

“Maru,”锦户重复,“我喜欢这个。”

“那就这样定啦!”丸山情绪似乎有点过于高涨,脸上的红潮到现在还稳稳挂在双颊上,“现在我们就点些吃的吧。”

「系统已为您点好菜品。」他们手上的两个仪器同时发出声音。他们还愣着,侍者就已经端着菜过来了,是一份炒面和一份荞麦面,装在对它们来说有点过于豪华的餐具里,闻起来就很不错,丸山的面里葱的数量多到匪夷所思。

“系统真的很智能。”丸山评价。

“毕竟能做到99.8%呢。”锦户附和,“我开动了。”

99.8%,这是“微笑约会”系统给出的最终配对的“是真爱”率。只要勾选让系统给自己制定恋爱计划,它就会给每个人指定不同的配对对象,规划好每次配对的时间,提供每对情侣在配对期间的住所。在经历多次约会后,系统会根据之前收集的所有反应和信息为每个人指定一个最终配对,那个人几乎一定是个完美的配偶,99.8%,非常诱人的数字。不过,一切都必须严格按照系统的指示进行,如果违反命令,就会有人拿着电击枪过来给他们点“惩罚”。这里没有一个活人知道惩罚是什么样的,就像没有人知道“墙”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不过,如果你不去想关于“墙”的事情,生活总是能正常地进行下去。

系统给他们选的房子在郊外,靠掌纹就能解锁,不大,西式装修,沙发是蓝色的,他们脱了鞋、外套和帽子,简单参观了一下,然后在卧室停下脚步。一张双人床,当然如此。

沉默维持了两秒钟,丸山用清喉咙的声音打破了它。

“我能……?”他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锦户点头,说那我也出去坐坐。

“系统”声称可以解答任何疑问并提供帮助,但它的电子脑袋显然不能理解为什么两个出来约会的男人会为一张双人床感到尴尬,也坚持认为锦户应该自己决定“上还是不上”这个问题。锦户气急败坏地把那个没用的、闪烁着约会倒计时的东西揣进兜里,过了一会儿丸山从里面走出来,脸又红了,头发有一边好笑地翘着,估计被他自己用手抓过。

“要不,我睡沙发?”丸山提议。

“睡不下的吧。”

“勉强勉强还是可以的,”丸山说,“我会缩骨功哦!”

他说着做个了缩骨的姿势,而锦户,保守估计今晚第23次被他的胡闹逗笑。“既然沙发都能勉强睡下的话,”锦户说,挠了挠眉毛,“我觉得一张床我们也能勉强挤一挤。”

事实证明,一点也不勉强。那床足够大,结实,而且床上用品布料柔软,用来“让两个成年男人平躺着还能相隔十公分不碰到彼此”绝对是可惜了,但是丸山没有提出任何异议,锦户也决定保持安静,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这里的夜晚很黑,几乎没有星星,一点微弱的月光从窗帘透进来, 把整个房间漂成深蓝色,锦户睁开眼,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然后偏过头看向丸山。

丸山闭着眼睛,表情放松,胸口规律地起伏着,大概已经睡着了。他的面部线条柔和,似乎可以被捏成各种形状,在不做任何表情的时候又显得如此冷淡,几乎让锦户怀疑傍晚饭桌上那个做着各种冷段子的人是不是他的幻觉。这样想着,锦户伸手碰了碰丸山的下颌线。

“小亮睡不着吗?”丸山突然问。

锦户吓了一跳,赶紧缩回手。

“我以为你睡着了。抱歉抱歉。”

“没事的,小亮想摸就摸吧,”丸山也睁开眼睛看他,“我们现在在约会嘛。”

他一边说,一边牵过锦户缩回去的手,把它放在自己脸侧。

锦户没忍住笑了一下:“好奇怪。”

“明天中午我们就要离开这儿了,”丸山说,“早点睡。”

他没来由地亲了亲锦户的掌心,然后把自己的手掌覆盖上去。

锦户从鼻子里发出一串低笑,丸山问他,怎么了?

“你不必做这些的。”锦户说。

“小亮不喜欢么?”

“喜——”锦户顿了一下,“不讨厌。”

“那就够了。”

丸山把锦户的手握得更紧一些。他的手很热,这种温暖很快传遍锦户的全身,锦户闭上眼,这一次没花多久就睡着了。

他睁开眼的时候丸山已经醒了,很奇怪,这一夜过去感觉就像眨眼之间的事。屋子里铺满了早晨柔和的光线,锦户花了点时间才让眼睛适应这里的光,哼哼着翻身,顺便伸了个懒腰。

“醒了?睡得好吗?”丸山的声音听上去带着点早晨刚醒的沙哑。

“早上好,”锦户含糊地回答,“嗯……挺舒服的。我没抢你被子吧?”

“完全没有,小亮睡相超好。”

丸山朝他展露一个笑容,锦户把半张脸埋进枕头里,跟着他笑。

“我去洗漱。”丸山这么说,从床上坐起来,又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地停下动作,看向锦户。“你想要早安吻吗?”

锦户又笑了,从喉咙里一颗一颗滚出来的那种笑声。“什么?”他说。

丸山没给他太多考虑的时间,凑过来亲了一下锦户的额角,然后迅速退开,下床往浴室去了。水声从里面响起来,锦户伸手摸了摸额头,有点绝望地发现自己从醒来开始就无法停止微笑。

他们把早晨的时间完全浪费在制作和品尝早餐上,等丸山洗好第二只盛牛奶的杯子,那个圆形机器上的倒计时只剩下半个小时。锦户捏着它,不知道应该作何感受。和丸山待在一起很舒服,什么也不用想,只需要把自己的想法随便展露出来,就像把一个抱枕顺手扔到床上——丸山似乎给了他划出一个安全的空间让他这样做,什么都是无害的,有弹性的和无伤大雅的。这个比他大一岁的男人一直在做段子,冷场,脸红,搞砸一些事情,并奇迹般完美地完成另一些;或者只是沉默着,看着某处,攥紧锦户的手。锦户只用了18个小时就完全习惯了这些东西。

而他一向讨厌戒除习惯。

对于这个,丸山好像没什么顾虑。在站在居所门口数着最后一分钟倒计时的时候他又握住了锦户的手,锦户转头看他,丸山没有看回去,平淡地说时间过得真快啊,我们都还没有接过吻呢。

锦户下意识舔了舔嘴唇。“那你现在想要一个么?”他问。

丸山现在转过来看他了,只是笑,眼睛弯起来,捏了捏锦户的手指。“谢谢你,小亮,”他没有回答跟吻有关的问题,“第一次约会就碰到你……我真的很开心。”

“这个我也是。”锦户回应,觉得语气的份量太轻了,又补充说:“真的,Maru,我很希望我们的时间能更长一点的。”

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说这样的话相当于主动缴械,锦户早就该明白这一点,然后学会多隐瞒一些东西,毕竟这种时候要是对方跟自己想得不一样,就会太……

“是呀,如果时间长一点的话就会有吻了吧?”丸山突然说。

锦户喜欢他让气氛松弛下来的方式。

“严格来说,还有三十秒,”锦户吞咽了一下,“足够长了,如果你抓紧时间,我们……”

“小亮过分认真的样子最可爱了。”丸山笑眯眯地插嘴。

“……你耍我!”

“是小亮真的很期待亲亲吧。”

“喂!明明是你在诱、”

锦户侧过身子以便跟丸山争论,却被他托住后颈,顺势亲了上来。锦户半句话被堵在嘴里,被含化在他的下唇上,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像有人用一束强光从里面四处照射,让他眩晕,不得不闭上眼,把空着的那只手搭上丸山的肩膀,这样才不会当场摔倒在地。五,四,三,二,一,系统仪器在他兜里振动着倒数时间,你们的约会结束了,请现在乘车离开,冰冷的女声从仪器里传出来,丸山适时放开了他,拇指从颈侧滑过,轻轻擦过锦户的下巴。“再见,小亮。”丸山用气息对他说,他的呼吸很热,落在锦户的唇上,而锦户说不出话,胡乱地向他点头。他们同时转向相反的方向,然后松开了牵在一起的手。

车在路边等着,锦户没有回头。

——

人们说系统总是对的,它会给锦户安排更合适的对象,让他尝试各种长期和短期的约会,收集他的反应,最终确定出锦户的“99.8%”之人。锦户相信它。

但问题在于,他无法停止想关于丸山的事。

他的第二个对象是个高挑的人,留着极有分寸感的胡子,第三个是个有四分之一加拿大血统的女孩,锦户给她讲从网上看来的关于加拿大的段子,她就咧着嘴笑,耸起肩膀。他们各拿走了锦户的3个月,这时间足够长,意味着这两段关系中包含吻,包含性,还包含厌倦和一些或大或小的争吵。在百无聊赖的生活中,锦户很快就接受了自己想念丸山的事实。他几个月没见到丸山了,仍然可以各种场合下想象出丸山会说什么不合时宜的滥笑话,他会怎么用手背给自己红透的脸颊降温,怎么把事情搞得乱七八糟。怎么吻人。用温热的手掌托住对方的颈侧,好像要给出所有,过于慷慨,有力地、投入地、身处末日一样地吻人——锦户想念这些东西。这种想念就如同背上一处虫叮,并无大碍,但只要他闲下来,就浑身泛着若有若无的痒。

锦户对后来那个把任何事情都像堆砌箱子一样严丝合缝地安排起来的男人没什么好印象,在和他同住的第四天锦户就开始有强烈的受胁迫感,这让他每天都冲那个仪器里的人工智能向导发脾气,主动睡了两个多月的沙发,并用不得不和那人待在一所房子里的时间学会了制作蜡烛。他给丸山做了5根形状各异的蜡烛,在这次漫长的约会终于结束的时候,它们被落在了屋子里。锦户试着回去拿,但他的掌纹已经不能给别墅解锁了。因为这个,锦户踢了别墅门一脚,立刻受到系统关于损坏公物的警告,于是他又顺便吼了系统一通。所幸第二天见到的那个加拿大女孩开朗又爱笑,稍微把锦户从无端的烦躁中解救出来了一点。锦户想要全身心投入到跟她的三个月当中,然而一个半月之后她就开始抱怨锦户总是弄乱茶几,睡觉前只剩下一句例行公事的“晚安”。在连续失眠的第三天,锦户放弃入睡,开始构思一首歌。



2.

丸山隆平非常容易陷入爱河。

这就像是出厂时没能被检测出来的一个漏洞,他用大量的情话、肢体接触和毫无必要的浪漫主义去填补它。他总是习惯性地对人产生迷恋,等着那种发热感渐渐散去,留下一点余温,靠这温度存活下去。他带着满满一捧爱往前走,洒得一路都是,也懒得去捡,就让它们流到哪里算是哪里。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系统给他安排了无数短暂的约会:18小时,24小时,36小时,一周,12小时,又一周。很好理解,有种说法是,对于丸山这样的浪漫主义者,你需要像磨制玉石一样用大量时间去消磨他。但是。

嗯?丸山从杯子里抬起头。但是什么?

“但是你不是一块玉。”他的第二十一个约会对象说,“在你身上没有磨损这回事。”

她刚起床的时候不戴眼镜,这让丸山觉得稍微轻松了一些。她总是在洞穿一切,丸山对这既爱又怕,她一用剥开果实一样的眼神看着丸山,丸山就担心她把他的核徒手取出来,赤裸地放在空气里。但她没有。丸山偶尔需要跟自己独处一会儿,看看漫画,她就提早跑去书房里待着,把客厅留给他。她太擅长体察人心,擅长到超过了甜蜜的范围,所以丸山跟她相处时总是绷紧了弦。

“那我应该是什么?”丸山装作随口一问。

“我不知道,云?或者什么没有形状的毛茸茸的东西,毛都被打湿了。”她在纸巾上擦掉手上的饼干屑,“我能说你不是什么,但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我不是那个该作出判断的人——那个人也许是你的‘99.8%’,我们只是彼此的试验品。”

“你刚才用了很多判断句。”

“对哦。”她笑起来,把牛奶一饮而尽。

他们在那天下午四点分手,丸山踌躇着拥抱了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谢谢,倒数第二句是你比你想象的要勇敢。

当天晚上七点,他在卡座和系统指定的下一个约会对象见面时,丸山立刻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

“嗨。”锦户有点羞涩地笑着坐下来,脱掉皮衣,“我不知道系统会把我们重复配对……”

他没有听清锦户嘴里那些寒暄,心跳在胸腔里快速跳动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击他的耳膜。餐厅的灯很花哨,把光斑打在锦户脸上,丸山想伸手擦去他皮肤上那些阴影。他想碰锦户的睫毛,让那双眼睛湿润地看着他,除此之外不看见任何东西。他还想完成一年前那个未完成的吻,仅仅因为锦户的嘴唇有完美的形状,足以让他忽略场合、氛围、那面墙和那些拿着电击枪的强壮男人。丸山总是在想很多东西,他知道想和做是两码事,没有准备充分就行动是可怕的。然而这一次他来不及梳理想法,有什么把他推动着前倾,丸山眩晕着,去摸他脸上的阴影,碰他的睫毛,吻他。他能感觉到锦户一下子滞住呼吸,在他唇下发出一声呜咽,手指轻轻拽着他的头发,喘着气和他拉开距离。

“你打招呼的方式令人惊喜,但是所有人都在盯着我们。”锦户用气声断续地说。“快坐回去。”

丸山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快坐回去,Maru,太羞耻了!”锦户皱起眉推了推他。这才对,丸山想着,顺势坐回自己的位子,一边清喉咙一边抬起眉毛环顾四周。其他桌的客人还在望着这边,他们毫不掩饰的直勾勾的眼神令人毛骨悚然。3点钟方向有个黑衣男人的手抚上了腰间的电击枪,警惕地盯过来。这是丸山第一次打破这鬼地方的规矩。他甩了甩头,把挡在眼前的额发撇开。

“我觉得我们应该快点吃完这顿饭,然后我们才能把更多时间用于独处。你认为呢?”他提议。

“嗯……”锦户使劲吞咽了一下,声音听起来十分潮湿。“你饿吗?”

他垂着睫毛说完这句话,尾音拉得太长,好像是故意那么慢地抬起眼看向丸山。丸山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


3-5








评论(21)
热度(174)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