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组/8 uppers】四次Ace找Gum约架,第五次Gum提出了邀约

很抱歉他们好像都满口英语【。我控制不住!


1.

“第八条。”

“什么?”Gum抬起眼,Ace从上方垂眼看着他,吐出嘴里的烟。

“守则第八条:禁止携带宠物入内。”Ace说。

“我以为没人遵守那些规则。”

Ace把双手交叉在胸前,挑了挑眉。

Gum认输,收回视线,搔着小猫的下巴。“包庇我。”他简短地说。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我习惯了做交易。”Ace把嘴上的烟取下来,香烟的白气随着他的吐字向外滑,“职业病,你肯定能理解。”

Gum拖着小猫的肚子把它抱着站起来,Ace仰起头和他维持目光交接。

“你要哪种酒?”Gum问。

“我有很多酒了。”

Ace嘴里的烟味喷在Gum脸上,他下意识屏住呼吸。“那你要什么?”他问。

Ace瞥了他怀里的猫一眼,又转眼盯着他。

“陪我打架。”Ace说,露出笑容。

Gum抬起眉毛,噘着嘴点头。“好,”他轻描淡写地说。“七点,就在门口。”说完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似地补充:“你这是输上瘾了么。”

“谁知道呢?”Ace冲他眨眨眼,把烟头往墙上摁灭,转过身摇摇晃晃地走回房间。Gum愣在原地,盯着他后脑勺上翘起的头发。


2.

他侧过身子避开那记莽撞的拳头,同时一敲、一折,动作利落,用上巧劲把男孩的手臂拧在他背后。Ace被他拧疼了,嘶声喊停。

Gum故意停了几秒钟才放开他。Ace大幅度地甩着手,眉头紧蹙,瞪着Gum的样子像一头被淋湿的小熊。

“怎么了?”Gum问。

“没什么。”

“痛了?”

Ace捏着自己的肩膀,不说话。

“过来。”Gum招招手示意他。

Ace生硬地别开视线,盯着地上的水渍。

“委屈什么,叫你过来。”Gum说,“我帮你捏。”

Ace不情不愿地朝他挪过去,Gum轻轻拉过他的手臂,替他按摩刚被拧到的地方,Ace时不时嘶几声,埋怨他按摩手法极其业余,不知轻重。

“知道痛了?还打吗?”Gum数落他,又在Ace来得及开口之前替他说了,“还打。你说这都十多年了你怎么就不消停呢。一次都没赢过。你找别人打不行么,就这么喜欢被我揍啊?”

“我就是喜……”Ace拌嘴,突然从他手里抽回手臂,蹦出两步跟他拉开距离。“你管我!”

“我觉得这事我有立场管,毕竟我显然是牵涉此事的最大受害者。”Gum说。“心灵上。”

“所以你讨厌跟我打架。”

“我讨厌打架。”Gum纠正。

“但你非常擅长这个。”Ace说,“可能是我见过最擅长打架的人了。”

“不是非得真心喜欢一件事才能擅长它。”

Ace舔了舔嘴唇。“随便吧。”他说,转身往屋里走,“Jacky叫你整理一下任务文件。”

“哪个任务?”

“川岛那个。”Ace偏过头扔下一句。

“那是Mac的活——我最讨厌整理文件!”Gum冲着他的背影喊。

Ace转过身,露出笑容,摊开双手。“不是非得真心喜欢一件事才能擅长它。”他指指Gum,“祝你好运。”


3.

美好生活的潜规则之一是,Gum后来总结,绝对不要陪一个明显喝醉了的人打架。

“我要下个注!”Ace宣布,双眼在酒精作用下聚不上焦,“要是我打赢了你,你就得跟我交往。”

“别说胡话,你喝醉了。”Gum好言相劝,朝他走过去,企图把Ace拖回房间。他刚走近,Ace就把拳头往他脸上挥,让Gum硬生生吃了不轻的一拳,差点摔到地上。

Gum擦着嘴角转过脸,Ace已经起好范了,像模像样地向他举起拳头。他长叹一口气,不得不挽起袖子陪他过几招。

他本来是打算用上五分力,帮Ace过过瘾,这样大家都能早点睡个好觉——简言之,就是打算敷衍了事。可是Ace还当真因为他这态度发起火了,大吼着“喂你这算什么啊”,声音震得地都在抖,连Toppo都推开窗户问他们怎么了吗。

“嘘——”Gum手忙脚乱地安抚他,“好了好了,我认真打,好不好。”

“要是我打赢了,”Ace满意地退开一点距离,重复他的赌注,“你就要跟我交往。”

Gum觉得头都大了。

Ace是个天才派,出招奇诡,随性而为,难以预测,喝醉之后甚至用力更猛,这次还用上了平时120%的认真,Gum招架起来有点吃力,汗都把衬衫浸湿了,腻在身上很不舒服。

但是“有点吃力”并不妨碍他把Ace钳制在地上,让他脸贴着地板,双手反扣在背后,失去所有行动力,输得彻彻底底。

Gum还没来得及声明胜利,就发现了Ace的异样。他一点也没挣扎,也不说话,就那么伏在地上,发着抖。

“Ace?”Gum试探着问,低下头去看他。

他在哭。

Gum处理不来这种情况,他慌张地松开手,从Ace身上起来,蹲下来去扳他的肩膀。“对不起,对不起,弄痛你了吗,对不起。”他道着歉,被Ace呜咽着一把推开。

“你哭什么呀……”Gum不敢再去碰他,跪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汗湿的背在夜风中发冷,Gum不知道该做什么,又不敢起身去叫Jacky,只能干巴巴地守在一边,手足无措地保持恐慌。不知过了多久Ace才消停下来,啜泣声停了,Gum戳戳他的肩膀,见他没反应,再扶着他把他翻过来,才发现Ace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Gum努力了一夜也没睡着。

早餐的时候Gum的眼睛不住地往Ace身上瞟,后者眼睛都肿成了核桃,但神情轻松,向贴心询问的Toppo声称自己昨晚喝断片了,记忆一片空白,却在接触到Gum视线的时候可疑地转开了目光。


4.

Ace从眩晕中醒来,他的喉咙中间像是燃烧着一把干草,口腔里有难耐的酸涩混合着血的甜腥味,仿佛有什么东西刚死在他嘴里。疼痛比清醒的意识先降临到他的身体,他咬紧口腔内壁,用尽全力瞪着天花板上的污渍,以此来转移注意力。

“你为谁卖命?”对面的人问。他的面容模糊在光线里,衣着整齐,声音撞在墙壁上,荡起可怖的回响。Ace花了好几秒钟才得出结论,自己大概刚在一场审讯中晕了过去。

这绝对不是个振奋人心的结论。

“我的命……”Ace回答,疲惫地露出一个笑容以示挑衅,“非卖品。”

对方朝他靠近,皮鞋在地上嗒嗒作响。“我希望你了解,油嘴滑舌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

“遗憾。”Ace说,撇撇嘴,“那可是我唯一精通的东西。”

他被一把抓住领子,伤口撕扯,双手猛地硌在椅子和手铐的硬角上,疼得他舌头底下泛酸水。

“你,为谁,卖命?”那人问,字句混合着嘴里的烟味砸在Ace脸上。

Ace冲他吐了一口血沫。

他被重重地扔在椅子上,疼痛像电流一样窜过全身,咽不下去的嘶声从他喉咙里漏出来。那人看上去对此非常满意,轻蔑地笑了一下,直起身子摩挲手掌,面容掩藏进逆光的黑暗里。Ace大概知道这些人的手段,他们不会让他睡觉,只给他水来维持最基本的精力,用上电击的手段,还会聪明地使用各种工具在他身上任何不致死的地方开洞。他们会摧毁他的心理,再从他只剩焦虑和恐慌的脑子里榨取信息。但Ace不会开口。

“我知道你们这些人。”那男人搬来一只椅子,椅脚在地上刮过的声音令人不快,就像在白纸上划出刀痕。他在Ace正对面坐下,“你们认为忠诚比什么都重要。但是,”他摊开手,“社会不是那么运作的,忠诚毫无用处。唯一通用的法则是——你得学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这又是什么,人生讲堂?”Ace嗤笑着打断他。

“听着,我不在意你的嘴有多难撬开。”他说,“我们自己有办法调查到一切,包括那批货的去向和牵涉进来的每一个人的信息。我不过是在提供一个合作机会,给我们节省点时间,也为了你自己少受点罪。”

Ace故意看向房屋的角落,回避对话。

“你可能会感兴趣,我们查到哪一步了?”男人从衣服内袋里摸出一张照片,前倾着身体把那东西在Ace眼前晃。

是Gum。

“我们暂时还没探到他的背景,但至少我们已经确定了,他是你的朋友,对吗?”他说,偏过脑袋去看Ace的表情。“喔,别担心他,我已经安排人去处理他了,不出意外的话他现在正被一把枪指着后脑勺。只要你开口,他就会毫发无损。成交?”

Ace吞咽了一下。

“你这样大费周章不如直接杀了我。”他说。

“我保证他会死在你前面。”

“我跟他,”Ace把视线移到男人脸上,“不是朋友。”

“哦!真抱歉。”他装腔作势地说,“让我猜猜,他是——”

爆炸声把男人的半个句子彻底掩埋在火光和呛人的烟雾中,Ace能感觉到地在震颤,男人一时没站稳,踉跄着扑向桌子,迅速拿起桌上的枪朝Ace背后爆炸的方向戒备地张望着。Ace被呛得喘不过气,严重的耳鸣让他想吐。他恍惚中看见Gum从后面的窗子里翻进来,一贯地轻巧,一棍子利落地敲在男人的手腕上,踩住掉在地上的手枪,转眼间就把他的双手反扣在身后,摸出小刀抵在男人脖子上。

“让我来说,我是他的救命恩人。”Gum对他说,“顺便,一个忠告:绑架任务别交给新手干。他太菜了,而且,”他凑近男人的耳朵,“嘴巴很松。”

Ace盯着他,只是盯着,连汗湿贴在脸上的头发和双颊的污垢都让他看上去如此摄人心魄。Ace的胸口一阵发热,他不知道那是出于某种不太应该的情感还是纯粹的生理反应。事实上,有鉴于在那之后Ace立刻吐了一大口血,他基本可以确定原因是后者,但他依旧愿意保留那一刻的浪漫的可能性。

Gum又跟那人说了什么,但Ace已经没有精力读唇语了。耳鸣逐渐散去,就像盖过头顶的水退潮,他听见的第一句比较清晰的话是Gum对他说的:“Ace,闭上眼睛。”

他闭上了眼睛。

Ace听见骨骼断裂和身体倒地的声音,然后Gum拍了拍他的脸让他睁眼。

“还好吗?”

“好得很,回去之后你还是得陪我打架的。对吧?”Ace说,又抛出一个邀约。Gum瞪了他一眼,应该的,这可不是下战书的场合。

“你看起来就像刚从血水里打捞起来的一样。”Gum的语气就像在数落他,皱着眉毛,眼睛里有薄薄的一层水光。

“你心疼吗?”Ace说。他的本意是想说句俏皮话,但由于他失血过多,太久没有进食,喉咙也破着,听起来倒像在撒娇了。

Gum蹲下来替他解开绳子和手铐。

“我非常担心你。”Gum干巴巴地说,“我们都……”

“东西呢?”Ace打断他。

“Mac陪着委托人把它们销毁了。”

“很好。”

“是的。”

“你怎么、”

“俘虏了他们的喽啰,放倒了七个守卫,爬了四十分钟的通风管道。”

“那很,”Ace找不到其他措辞,“好。”

“是的。”

“Gum……”他停顿了一下,“我疼。”

Gum把手铐扔在地上,又用那种眼神看着他。“那种”眼神,就好像他真的在乎。太在乎以至于感同身受,欲言又止。

“对不起。”Gum说。“我……”

Ace摇了摇头,不让他说下去。天花板和Gum的脸开始分不清边界,他就是从那里开始彻底晕过去的。


5.

Ace很快意识到了问题。

Gum对他很好,这没什么,他对谁都很好。可是在那件事(Ace用“那件事”代称它,因为他不想说“就是我被下药绑架审讯了50个小时,随后靠Gum仅凭一人之力救了我的命的那次”)之后,Gum对他有点过于好了。

先是一手包揽了给他换药的任务,然后是在Ace可以自己行动后依旧抱着他进出房间,每天给他切好水果,无视Ace“要酒不要牛奶”的要求替他倒好牛奶摆在床头,还试图给他读故事助眠,两次,均被拒绝。

“你就像丧子的鹅妈妈,把母爱用在捡到的小猫身上。”Ace一边看着Gum给他削苹果一边说。

“小猫这个比喻挺适合你的。”Gum说,潦草地抬眼跟他对上了半秒的视线。

“文不对题。”

“我日语不好。”Gum说。

柔软的沉默横在他们中间。

“那个,”Ace舔了舔嘴唇,思忖着这样突然开启话题是不是不太妥当,“你知道吧,我受伤不是你的错。你没必要,呃,觉得一定要帮我做点什么来补偿。事实上你已经救了我一命了,我不能欠你更多东西。”

Gum削苹果的速度越来越慢,他垂着头,Ace看不清他的表情。苹果皮在他手里断掉,他把半个削好的果子放在床头柜上,这才缓慢地看向Ace。

“你都不知道你那个样子。”他轻轻地说,声音飘落在Ace的床上,“浑身是血,眼睛都睁不开,我以为……”

Ace不知道说什么,眼睁睁看着Gum的眼眶变红。话题被他弄得脱离了轨道,一路朝错误的、更深的方向急驶,而他无法阻止事情这样发展下去。

Gum说:“你是我第一个朋友。人类朋友。”他强调。

“这是因为‘小猫的比喻很适合我’吗?”Ace试图缓和气氛。

“我觉得是因为你老是要我跟你打架。”Gum倒认真了起来,“我那时候觉得你是所有小孩里最怪的一个,一直不长个子,凶猛,不自量力,可是我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击退你。你就是不肯放过我。”

Gum望着他,扯出一个苦笑。

“你一直都那么莽撞,什么都愿意去试,从来不管自己会不会赢。我没说过,其实我最喜欢你这一点。”Gum接着说,“可是我想要你的莽撞只对我一个人。我想要你活着。我想看到你好好的。”

“这算是……”Ace揪紧了被子,喉咙发涩,“你是说……”

“我想一辈子跟你打架。”Gum说,Ace紧张地瞥向他,看见他脸已经红透了,“你……你之前说的那个赌注还算数么?”

“什么赌、”

“你记得。”Gum说,“我知道你记得。”

“算的,算的,”Ace的双颊也开始发热了,“一直都算数的。”

“那我也押一个。”Gum收回视线盯着被子上的一块印花,“要是你赢了我就跟你交往。要是我赢了,”他停顿一下,“你就跟我交往。这样公平吗。”

Ace咬不住嘴角的笑容,嘿嘿笑着,“公平,公平。”

Fin.

评论(11)
热度(177)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