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组】如何应对职场霸凌

G;无明显左右向;突如其来随手一写的fluff。


如何应对职场霸凌

“你是说,”西田清了清喉咙,压低嗓音,“你遭到了职场性骚扰。”

“不不,什么啊,”丸山停下搅拌咖啡的手,小勺敲在瓷杯上发出叮的一声,“我原话是‘贯彻着某种人道主义精神但仍然性质恶劣的职场霸凌’。”

西田思索了一下:“其中包括性骚扰的部分吗?”

“嘶……”丸山皱着眉毛考量片刻,“我对这个没什么概念啊。”

“他摸你了吗?”

“是说那种地方的话,倒也没有……”

“别的地方也不行啊!”西田拍了下桌子,咖啡勺被震得在杯子里晃起来,“大腿啊,胸啊,腹肌……”

“腹肌。”丸山重复。

“腹……部。”西田说,“这些地方他碰过没有?”

“这些确实是有,”丸山挠挠下巴,“但是我也摸了他的。”

“什么叫你也——”

“工作需要,工作需要,”丸山伸出双手阻止西田从椅子上蹦起来,“我们去了拉斯维加斯,还有巴西、夏威夷和泰国。有些派对什么的,我们喝过酒会玩一些游戏。或者跳舞。身体接触就有点不可避、”

“不好意思,我确认一下,”西田比了个停的手势打断他,“你是把免费旅行派对称作‘职场霸凌’吗?”

“我把它们称作‘人道主义’。”丸山声辩,“霸凌的部分在于出差接连不断,我的个人时间几乎被彻底剥夺了。”

“你的个人时间并不比旅行派对精彩。”

“我不得不加班赶项目,因为出差过程中我没法完成个人工作。”

西田叉起一块华夫饼:“好吧,这的确有点过分。”

“真的很过分。”丸山附议。

“我建议你辞职。”西田说。

“诶?用得着这么决绝吗?”

“这样我才能立刻烧了稿子去应聘,补上你的空缺。”西田把华夫饼送进嘴里咀嚼起来。

“好极了。”丸山干涩地说,盯着手机,注意力完全没在西田的玩笑话上。

“怎么了?”西田问。

丸山把邮件页面给他看,又是一则出差通知,下周一出发,老挝。

“你们公司在老挝都有据点啊?真不愧是国际公司啊!”西田惊呼。

“新项目吧,邮件上说‘因为在泰国觉得很好,决定老挝也……’”丸山把手机扣在桌上,哭丧着脸,“我上次出去带的行李里的衣服还没收出来。”

“你要反抗,”西田说,“跟他提涨工资的事。就在老挝当场说,他要是不答应,你就骑着大象走人。”

丸山点点头:“我回去查查怎么骑大象。”

——

丸山在阳台上沉思。

他的上司坐在他旁边的藤椅上,戴着墨镜,惬意地吸着鲜榨芒果汁。

他用吸管搞出的声音让丸山陷入恐慌,丸山挺直了腰板,端正地坐着,试图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讲讲工资的事。

压迫下属的职场恶霸把吸管从嘴里吐出来,取下墨镜,转过头看向他。

“说吧。”

“什么?”

“你看起来好像想说什么。”他说,“或者你只是得了严重的痔疮。无意冒犯。”

“我的屁股很健康,锦户前辈,显然频繁的外出走动让我失去了久坐患上痔疮的机会。”

锦户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勾起嘴角。丸山条件反射般地躲开了他的视线,盯着桌布上的花纹。

“所以,我是想说,”丸山放慢语速,“你能不能……”

他又瞥向锦户,锦户抬高了眉毛等着下文,头发被河边的风吹得乱糟糟的。

“……陪我去骑大象。”丸山说。

“嗯?”锦户愣了一下,丸山咬紧了口腔内壁,紧张兮兮地抠着衬衫的纽扣。锦户盯着他,然后露出了一个完全超出职场所需范畴的爽朗笑容,接着又立刻把这笑容抿住,大概,如果丸山没看错的话,有点害羞的意思。

丸山又一次陷入了恐慌。

“这算是一个邀请吗?”锦户问。

“您觉得……它应该算还是不算呢?”丸山小声试探。

锦户笑着咬住了芒果汁的吸管,脸颊可疑地泛着红,这副样子实在太不专业,和会议上第一百次重申着效率的重要性、并且把人批评到抬不起头的严厉形象相差甚远,丸山完全有理由怀疑芒果汁里被下了药。

——

芒果汁里没有被下药。

丸山知道这个是因为锦户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手里的芒果汁,于是慷慨地递过来让他尝尝。丸山接过来,手足无措,就着锦户的吸管喝了一口。

“啊这个,”丸山僵硬地夸奖道,“蛮好喝的哈。”

锦户嗯哼一声,从他手里拿回杯子,自然地把湿润的吸管含进嘴里。

丸山吞咽了一下。

“那个大象,”锦户说,搅拌着最后一点黄色的粘稠果汁,“我们明天去。你今晚做做攻略。”

丸山连忙答应下来,心有余悸地盯着远处的河面。夕阳像一个熟透的果子,被掰碎了撒在河里,随着粼粼的波光晃动着。持续的虫鸣从四面八方的树丛里传来,刚开始退凉的风带有某种温温柔柔的凉爽,有那么一刻丸山产生了做梦的错觉。

——

按照计划,丸山应该在骑上大象的时候就提出涨工资的事的,可是出了一点紧急事故。

“紧急事故”是指锦户在一边大叫一边被工作人员半挟持着架上象背之后,依然无法冷静下来,交替喊着“不行不行不行”和“怎么回事”以及“丸山”。丸山根本没料到这回事,毕竟那是锦户,是那个可以在客户提出无理要求时把水杯重重放在桌上,起身就走的锦户,是对报表容不下一丝差错的、叱咤风云的职场恶棍,是丸山花了几个小时做心理准备来企图反击的对象。

现在完全就像个小朋友一样。

驯养员跟他们语言不通,手忙脚乱地张罗了半天,最后的结果是丸山跟锦户骑上了同一头亚洲母象。锦户这才安静下来,紧紧地从后面抱着他的腰,整个身体都贴在他背上,丸山觉得又热又别扭,紧张得连呼吸频率都要在大脑中进行一番考量。

“前辈,”大象载着他们走进丛林,丸山试着在这诡异气氛中开口,“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觉得……”

他顿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驯象人牵着大象往前走,象脚在丛林小径中踩得树叶沙沙作响。

“丸山,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锦户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太近了,丸山背都僵了。

“没有,我发誓我没有,一点都没有,您一定是误解了什么,”丸山立刻说,“我非常敬重您。”

锦户沉默了一会儿,稍微松开了一点环抱着他的手。丸山不敢喘气。

“我了解了。”锦户说。

“我……”丸山试图补充几句,突然被大象卷起一鼻子湄公河的水喷了一身。

——

“然后你就放弃了?”西田捣着布朗尼,“你的士气被大象拿鼻子喷喷水就浇灭了吗?”

“我没说出口,但我觉得他已经被我震慑住了。”丸山说,“毕竟他已经一个月没再叫我去出那些毫无必要的差了。”

“好样的!”西田伸出手要跟他击掌,丸山敷衍地碰了碰他悬在半空的手,愁眉苦脸着向前探了探身子。

“我是不是哪里做得过分了,他可能以为我讨厌他。”丸山说,“他还问我是不是对他有什么想法。”

“你不就是有想法吗,刚就职的前两个月,你每天都会在line上跟我大肆赞美他的屁股。”西田指出。

“我是赞美他的业务水准、办事效率以及审美品味,顺带着赞美了一下屁股。”丸山纠正,“而且这不是重点,他的意思显然是负面想法。”

“那你讨厌他吗?”

“不讨厌。”丸山说,“我不想让他对这个有什么误解。”

“那就向他道个歉,”西田说,“把话敞开了说,大不了就是被开除。”

“我完全分辨不出你这是鼓励还是恐吓。”

“是恐吓。”西田喝下最后一点牛奶,“反正你无论如何都会去做的,我怎么说有区别吗?”

丸山嚼着松饼,别开视线。

——

他站在锦户的办公室门前,深呼吸,敲了敲门。

“请进。”锦户头也没抬地说,等到丸山走到他桌前才抬眼,一看是他,就愣住了。

“锦户前辈,我有话必须要对你说。可能这个在私人时间说比较好,但我恐怕很难把你约出来了,所以我只好趁现在、”

“可以让我先说吗,丸山?”锦户放下笔,捏了捏眉骨,“让我说吧,拜托。”

丸山闭上了嘴。

“我得向你道歉,”锦户说,抬起头来看他,“我想之前一定是我误解了什么。我总觉得你在看我,你知道,”他撇了撇嘴,“以‘那种’方式。”

丸山僵在原地,脸上发热。

“我也,嗯,”锦户短促地笑了一下,“好吧,我也在看你。而你总是给我带咖啡,送我家乡的特产什么的,然后KTV那次你唱歌的时候一直盯着我。那可是一首,我得说,相当火热的情歌。总之就是各种因素,让我以为我们之间有点什么。”

锦户不知道在看着哪里,反正不是丸山的眼睛,而丸山已经屏住了呼吸,手心冒汗,心跳在体内发疯地响着。

他接着说:“但是,经过好几次约会,我发现、”

“约会?”丸山没憋住。

“是啊,拉斯维加斯,巴西,夏威夷,泰国,”锦户说,“还有老挝。数量不少了,你也从不拒绝,谁知道我花了这么久才搞懂这是个误会,你其实根本……”

“这真的是个误会,”丸山说,向前两步朝他靠近,“天大的误会。”

他本来是想直接越过桌子吻上锦户的,那会让整个场景看起来很像电影,而且他真的、真的很想这样做。但现实是,锦户的办公桌太大了,他双手撑在那光滑的高级木质桌面上,用尽力气俯下身,离锦户还有十公分的距离。锦户仰头看着他,眼睛看上去湿湿的。

“你说的‘误会’指的是,”锦户说,“我想的那种对吧。”

“这世上还有第二种误会吗?”

“我问过你,你说你对我没有一点想法。你还发誓了。”锦户的视线在他两眼间流转。

“那这个誓言我想……打破一下。”丸山说。

他能看出锦户在试着压抑笑容。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姿势很像在实施职场霸凌。”锦户轻轻说,“我现在叫安保过来,你就会被直接扔出门外。”

“我的经验是:面对职场霸凌,最好不要退缩,你得当面迎上去。”丸山提出。

这下锦户干脆放弃藏住微笑了。他瞄准了丸山的嘴唇,然后撑起身子。

fin.

评论(11)
热度(128)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