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se Immortal Things【7.11更新】

(太久没更新我真的太懒了(喷泪)



Hank讨厌雨天。

光线不够好,孩子们总是容易在太滑的楼梯上摔一身泥,Emma受过伤的腿骨会疼,Raven的信会迟几天到。

是的,Raven在和他们通信,好几个月了。若真是如她信里所说,Raven这几年和Logan在一块儿,四处奔波,解救一些受到迫害的变种人;他们一直做得很好,直到两周前她在一次打斗中被击晕,醒来后Logan已经不见踪影。

Charles从没在回信中用强硬的语句要求Raven回来。Raven是一个独立坚强到远超乎他所想的变种人,而不是那个需要时时保护的妹妹——Erik在这一点上说对了。Charles会在深夜里、孩子们都睡下的时候开始给Raven写回信,信件常常短小但足够保持他们的关系。Hank每次看见那扇窗户在深夜里点亮时就会开始疯狂地想念Raven,直到他的每一根蓝色毛发都疲惫不堪。

『我的亲爱的Raven:
总是很开心收到你的信。我尝试用Cerebro替你寻找Logan,但遗憾的是并无结果。我要告诉你的是前段时间Erik在我这儿待了两个星期,他受了伤。实话说,挺严重的(否则他大概早就走了),希望你比他要更谨慎些。我们下棋、谈到以前及更多的东西。说真的,Raven,你得知道原谅是这世上最好的事;那就像你穿过一片荆棘,遍体鳞伤,而当你终于能回过头欣赏它壮丽的刺时,你的伤口就已经不会再疼痛了。』

Charles停顿下来,看着窗外群星寥寥的漆黑天空,然后接着写下去。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一直等着你回来,我和Hank。亲爱的,针剂能让Hank看上去不那么蓝(blue),而只有你能让他真正地不那么忧郁(blue)。祝好,还有写给我,或者回来。』

明天,或者后天,这封信会被他的妹妹拆开;明天,后天,或者永远,他将等着他的妹妹和他的Erik回来。

Charles依然记得Erik走的那天,他湿润的披风如何扫过地上斑驳的月影;他依然记得Erik握住他的手的力量,十几年前与十几天前毫无变化;他依然记得Erik转身回来紧紧抱着他时他感到的安全和坚定。

他能感觉到那只手掌将他的头摁往怀中,印在他太阳穴上的吻有力得就像一个承诺。隔着他们都正老去的皮囊,Charles完全能够感受到Erik的心脏此刻有多么柔软——也许这就是为什么Erik不能控制它了,它一点也不像金属,反之它轻到沉重、热烈又简单。

Charles看向Erik,思考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却只字未言,只是感觉海绵般膨胀的醉意攀上大脑。


接下来的日子和往常没什么两样,最大的不同就是Charles每夜都睡着好觉。Charles像是在收取时间的宝物,在每一天老去的过程中他才觉得自己逐渐被充实,被这个世界珍爱,被建造完整。这是『老去』对他而言最好的部分;而不好的那部分,大概是他需要看着他年轻过头的那段年月一点点离他远去,他躺过的草坪褪去鲜绿,他看过的天空堆满烟尘,他爱过、也正爱着的人脸上开始生长皱纹。

那时他有多么鲜活的身躯,和他的朋友一起,面对尚是雏形、生长中的世界,大笑,温柔地垂下眼角,做一些友好自然又明显别有深意的举动。

“来,再试一次。”他在那时对Erik说。

他的眼睛湿润得就像这世上最壮丽深厚的大水,他眼中的Erik也是如此模糊而温柔。

“那么”,他在此时对自己说,“来,再试一次。”

再一次进入Erik的脑袋,就像他曾经所做的那样。

Charles迟疑地把手指放在太阳穴上,没借助Cerebro,感觉自己的意识如一根丝线流畅地滑过这世界最遥远的各处边界,轻柔地环上Erik的背,一路绵延落入他的脑子里。

Erik在洗澡。

「晚上好,我的朋友。」

Erik愣了一下,然后用手抹开脸上的水。「Charles。你可真是选了个好时候。」

Charles笑起来,并把Erik听到那轻微笑声后的波动情绪尽收脑中。

「我没跟你写信。」Erik把手撑在墙壁上,水光在他手臂上溅起光芒。「实话说,我写了,但我、」

「但你觉得那写得太蠢而没必要,我知道。」

「我只是事无巨细地在信里写下每天的行程,大概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寄给你看。」

「那些就很好,」Charles微笑,调整了自己的姿势,把手臂搁在窗框上,身体前倾,感觉湿润的夜风扑在他脸上。「你知道,我也不指望你在信里跟我调情。」

「有鉴于你在我洗澡的时候跑到我脑子里来了,在信里的一两句调情倒也算不上什么。」Erik扯过毛巾搭在肩上,径直走出浴室,用毛巾擦着手臂;水珠从发梢滴下,顺着他弧度恰好的脖颈一路绵延而下。

他移步到床边,用能力打开灯,并埋下头擦拭脑后的头发。Charles明显地看到他背上的几道伤口,在橙色灯光下并不显得锐利,但足够令他触目惊心。他知道Erik依旧将在这个世界里翻山越岭,经历各种战事,浸淫在无数轻薄的谩骂之中;Charles渴望用他的手指一寸寸抚摩那些伤痕,但他与他之间的距离不可忽视。

一直都是这样,他渴望他的朋友待在身边,但他们之间的距离不可忽视。

那无所谓,距离从没让他们放弃爱着彼此。好日子遥遥无期,但也值得期盼。Charles皱着眉,不知为何就喷笑起来,然后咬住下唇。

「怎么了?」Erik漫不经心地问。

「我在庆幸,Erik。」Charles喉咙里像是浮着砂砾,「……我在庆幸你光着身子、性感得要命地走出来,而你的床上没有躺着一个同样性感的裸体姑娘。」

Erik轻笑,语意明确地回应:「你在那儿,不是吗?」

「而我穿着衣服。这一点真令人惋惜。」

「你大可以脱了它。」

「而你大可以来我身边。」

Erik迟疑地就着床边坐下,「你确定要我这样做?从那些莽撞的年轻人捅下的无数个篓子中抽身而出,立刻到你身边去?」

「接着你就可以把你脑子里正想的事付诸行动。」

「那真的令人难以拒绝,老朋友。」

「行了,Erik。」Charles笑开了他红润的双唇,「你得睡个好觉。」

「你、」

「我会待在这儿,」Charles补充,「陪你睡着。」

「听起来甜蜜到腻人了。」

Charles躺回他的轮椅靠背,「有时候我们都需要些甜蜜的东西。」

然后Erik不发一言地躺在他的床上,枕着Charles平稳地呼吸尝试入眠。那呼吸蕴含着毫不掩饰的关怀与爱怜,几乎要让他贪恋到无可救药。他觉得疲惫不堪,同时Charles也感受到他的疲惫不堪——Erik在惊人的短时间内建立起了睡眠,而Charles就这样不舍得地凝望他的朋友、直到夜色叠深。

TBC

评论(1)
热度(28)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