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se Immortal Things 7.16更新

7.16更新,又很短。我真的太懒了






Erik以为自己醒来的时候Charles还会在脑子里。

他疲惫地睁开双眼,彻夜亮着的灯就从他虚化偏暗的视界里缓慢清晰过来。Erik很少产生这种在被子里待上一个早晨的欲望,尽管他现在浑身轻松。他把头埋在被子里,吸入干燥的棉布气味;那温和得就像Charles的声音。

“早上好,Erik。”于是他真的听到了Charles的声音。

Erik花了几秒钟确定那声音是确实存在在他周围的。他转过身,Charles就躺在床的另一侧,手支撑着额角,神色温柔地看着他。

“Charles?”

“别用那眼神看着我,Erik,”Charles微笑,“你有多久没和我一起醒来过了?”

Erik把身子整个面向Charles,这大概取悦了他的朋友,Charles笑得更加明朗,看上去难以置信地年轻。Erik相信自己一定是相当着迷地看着他,“你还穿着这件该死的浅蓝灰的衬衫。”

“你解掉它扣子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Charles指出,然后Erik跟着他大笑起来。


“我和Raven在通信。”Charles在片刻后稍微敛去笑容,目光在Erik双眼间左右。“她现在孤身一人。”

“Raven的能力非常重要和有用,谁能拥有她在身侧都是一种幸运。”Erik在Charles专注的目光下回以同等专注。

“而你曾经尝试杀了她。”

“我必须那样做。”

“那如果那是我呢?”Charles把身子支撑起来,“如果我威胁到变种人的安全,你也必须那样做?”

Erik哑口无言,用手指把Charles垂在额前的褐发捋到耳后。这样的问题不是Charles的作风;而且他知道,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发生,Charles自己会比Erik更早作出取舍。这就是他们都难以逃避的现实,他们能够为了变种人的未来放弃一切东西,幸而、还固执着不愿放弃彼此。他看着Charles蓝而透明的双眼,然后倾身向前。

在这个吻成功实施之前,颈侧冰凉尖锐的触感阻止了Erik的动作。

Charles用一块玻璃抵在Erik的脖子上,尖头陷入后者的皮肤。“Erik,你的防御有太大的漏洞了。”他说,眼珠闪着金黄的光芒。“现在我能轻而易举地杀了你。”

“Mystique。”Erik僵住身体,看着她翻起磷片,变回蓝色。“好花招。”

“你至今还没学会看破这花招。”

“现在呢?你又要提醒我不许移动一颗螺丝钉了?”

“我要提醒你Charles有麻烦了。”

“什么?”

Raven审判般地注视着Erik,然后用力地叹一口气,收回手里的玻璃坐起来。“你总有一天会真的死在关于Charles的花招上面。”

Erik不置可否,随着她坐起身。

“Charles的学校将会受到突袭,明天晚上。他的通讯被监视着,我没法告诉他这事儿。”

“你确定我会帮他?”

Raven斜睨他,把那块玻璃扔掉他面前。“是的,我比你本人都要确定。”

我现在唯一确定的事就是我得去洗个澡。Erik想。


Erik踏进浴缸,金属水龙头随之涌出温凉的液体,一点点漫过他的脚掌。

他能想象Charles的夜晚,坐着他的轮椅驶入月光稀薄之处,洞知着这无人问津、巨大而荒凉的世界;他会在灯下看书、等待夏日降落至此;他忙碌地修改论文,思念或者不思念他的朋友——无论怎样都使这夜晚如此美好。

但Erik不能想象灌木丛中潜伏的枪支,还有那些粗制滥造的抑制性针剂射向Charles;他似乎因自己的这些猜测而受到了极大的冒犯,心绪不宁,将头埋入花洒下,感受水将他一点点腐蚀。

他关掉水阀,过于湿润的空气使他在睁眼的瞬间感受到迟钝的疼痛。

“那么,接下来去哪里?”Raven看着走出浴室的Erik问道。

“酒吧。”



Erik在外面游荡了整天,Raven变成金发碧眼的女性跟着他,直到真正的「酒吧时刻」到来。他们在踏进这间酒吧的一刻就被喧闹淹没得干干净净。这里空气不好,灯光闪烁,人群挤在一起,仿佛可以就此与门外平庸沉睡的夜晚隔绝。

Erik鬼使神差地要了Charles偏爱的苦啤酒——酒吧是个很容易让人想起Charles的环境,他总是在这里如鱼得水。

冰凉的酒液滚下喉头。那时候Charles在酒馆里的表现总是大胆而出人意料——当然那不是指他这样做不好,相反那迷人得要死——他可以和酒吧里任何人调情,毫不夸张地说,任何人。他跳舞,用并不精湛的舞技取悦舞池下的所有人以及他自己;没有攻击性的身材使他轻易获取青睐、同时获取了无数杯免费的酒;他的「万无一失」的生物理论总能成功迷倒所有女性,她们跟他大笑,有意无意地用手指缠绕发梢,并为Charles着迷地看着那头发的眼神洋洋自得。

「拜托,」Erik想,「他只是喜欢那些基因,仅此而已。」

而他必须承认,那时的他大概将这全部表现在脸上了;“那些女孩不敢过来了,Erik,”Raven在那时对他说,“你不悦得不能更明显了。不过干得好。”

Erik什么也不回答,只是仰头喝下杯里浮着冰块的酒。然后他看着他的Charles向他走来,脸上带着酒后的兴奋和红润,摇晃身子,轻柔地靠在吧台上。

“我好开心。”他总是在醉了的时候这样说。

“你今天晚上真迷人,亲爱的。”Charles目光游离到灯上,目标不明确地开口,然后将双眼望向Erik。

“Erik,你知道吗?基因是在……”

Erik只知道自己在一瞬间与那些被这迷倒的小姑娘并无两样。他过于无措,把自己遮蔽在酒杯之后,耳边充斥着Charles醉意明显的拖沓语句。



「而现在,」Erik于回忆中被入胃的酒激醒,感到愤怒,「你能用你的漂亮道理保护自己吗?」

他的质问也只能被脑子里的白噪音淹没。

他的老朋友过于易碎,又过于坚韧;他对处理这类东西一向毫无对策。


“这里的啤酒怎样?”一个女人朝他靠近,温甜的香气将他包围起来。Erik因这香气感到不悦,Charles的气味也一样温和、充满诱惑,但那该死地好闻、并不矫揉或张扬;而他该死地总在这些时候想起Charles。

那女人红发褐眼,涂着橙色的唇膏,与Charles没有相似之处;Erik因此礼貌地回话并为她买了酒,然后感到厌倦,推开门将自己重新置于毫不令人感兴趣的城市的夜晚之中。

TBC

评论(11)
热度(18)

© 茶爽还是叉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