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se Immortal Things 7.21更新

真的虐不起来了诶好神奇∑(゚Д゚)




在结束一节课程之后,Charles接受了Emma端来的茶。

“在英国养成的好习惯?”Emma双手环在胸前,“总是不断尝试把血液的百分之七十都换成茶。”

Charles把笑意埋在杯口。

“我感到不安,Charles。”Emma突然说,“有事将要发生了。”

“事情永远都在发生。”Charles把瓷制茶杯放在杯垫上,声音清脆。“作为心灵感应者,Emma,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已经不再透明。它充满阴影,每一个人都计划着或大或小的阴谋;人类和变种人同时恐惧着彼此。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消减这种恐惧。”

“而同时Erik乐此不疲地在世界各地制造恐慌。你可以阻止他的,不是吗?”

“你知道的,我没法一辈子约束他。而且我不愿伤害任何人。”

“你已经能约束他一辈子了,Charles。”Emma一针见血地指出,并在一两秒的停顿后补充,“然而尤其地,你不愿伤害他。”

Charles像是被她背后透过窗子的阳光刺到而仓促地眨了几下眼睛。他微笑,温柔又无奈。“我从不否认这一点。”

我将耗费更多的时间,来使自己更加确认这一点。



下午茶时间总是逝去得毫无踪迹,暮色沉降,Charles独自移动轮椅到池塘边去喂他的鱼。池里浮着四周的景物倒影:即将转入夏季的树、暗色天空,以及朝Charles射来的针管——由灌木丛中迅速穿破空气。Charles立刻注意到了那东西泛起的细弱光芒,转身闪避,而轮椅使他动作迟钝;针尖陷入他的肩膀。

尖锐而细微的疼痛之后,Charles开始感到乏力和眩晕,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剥夺。

接着大批人马涌入学校,Charles下意识把手指摁在太阳穴上,却毫无作用。屋子里传出尖叫以及Emma他们尝试带领孩子们撤退并维持秩序的呼唤,Hank不知从哪里冲出来把Charles的轮椅推到隐蔽处。

“你得帮着他们撤离,Hank。”抑制药剂使Charles思绪混乱又疲惫,他头痛欲裂,仰脸看向Hank。

“我得确保你的安全,Charles。”Hank把他蓝色的温厚大手盖在Charles的手上。

“我不能再失去这个学校了。”

“这个学校也不能失去你。”

Charles或者Hank还想说什么,可枪声就那么猝不及防地响起了。子弹在靠近他们之前静止在半空。

Charles能猜到它在发烫,也能猜到是谁控制住了这子弹。他并不为此感到太多庆幸,他知道他那固执的朋友也许会将这事激化成一个巨大的矛盾。

“别太勇敢了,Charles。”Erik的声音响起,自信又凝重。Charles耗费了一些珍贵的力气偏头看向那声音来处,他的朋友就在那儿,伸出一只手张向那颗子弹,另一只则控制着地磁场让他自己由空中缓慢落地。

Charles身侧的「Hank」同时翻起磷片变回Raven的样子,而他那毛茸茸的好Hank碰巧就在这时跑出研究室,因眼前的景象顿住脚步。Raven冲他微笑,他也回以局促而足够温柔的笑容,在确定Charles的外伤并无大碍之后便赶去帮忙疏散孩子们。

Erik把那枚子弹掌控于手,并没有让目光在Charles身上作何停留,直接转身看向那个端枪瞄准他的男人。

“Erik,别这样做!”Charles预料到Erik将要做的,并用尽他此刻能调动的所有力气大吼;然而子弹已经毫不迟疑地穿过那人的眉心。

无数枪口立刻指向Erik,整齐得足够体现他们的训练有素。Erik并无畏惧地向他们逼近一步,双手轻抬,那些枪就从他们手中滑出,调转方向并上膛。

Charles努力运作着他的脑子,试图用能力定住Erik,而那抑制剂这一次却该死地有效。副作用让Charles的肢体无比酸楚且意识混沌,他疲惫地看着Erik操纵枪支,以死亡为威胁向那群狙击手宣示权力,并为此感到失措。他的朋友Erik Lehnsherr背对着他,就像他每一次背离Charles一样坚决地选择他面前的路,并与他留恋的东西背道而驰。

那些他留恋的东西从来都难以使他在这道路上有何偏移,Charles深知这一点。他不会忘记那块硬币穿过Shaw的头颅时传入他神经的痛楚,也不会忘记巨大石壁是怎样在他头顶陡然降落;但他同时也绝不会因为这些而否认Erik的爱。他记得Erik落下眼泪、那记忆里的场面温柔;他也记得黑鸟在气流中翻转时Erik是怎样扑上来将他护在身下;

他记得Erik回来这里,他记得他抚摩Erik小臂上的那排数字,而Erik抚摩他小臂上的那排痕迹已经不明显的针孔。

“拜托,Erik,放过他们。”Charles扣紧扶手,身体前倾;Erik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向那些正被枪口对准而张皇失措的人类。

“Charles总是想在人与变种人之间建造桥梁。”他说。“但你们却想在那桥上堆满火药。因为你们畏惧——你们不知道在这座桥梁的那头是什么,你们总是恐惧未知的东西。那我现在告诉你们,那是未来。你们必须,从桥面上、或从桥下汹涌的激流中淌过,到达这个未来;但你们恐惧,因为目前你们正被未来遗弃。的确,你们也该被遗弃。”

他停顿一下,转身向Charles的方向伸出手臂,将后者的轮椅拉到自己身边。

“但Charles Xavier,一位优秀的变种人,决定不遗弃你们。他耗费能力、知识、毕生的精力,来沟通你们与未来,来维持和平;而你们瞄准他、瞄准他的学生,将针管和子弹射向他们。事实证明Charles并不能达到他的理想之地,他也知道这一点,却从不放弃那成效微薄的努力。”

“只有死亡能让你们停下这些莽撞的尝试!”Erik提高声音,然后长久地沉默。Charles望向他,只字未言,期望Erik能作出一次好的抉择。大约二十秒后,Erik让枪口偏移,对准那些人的小腿,然后开枪。

他终于还是为他留恋的东西、在这道路上有所偏移。

“记住,”Erik看着他们痛苦地捂着伤口,“我们对你们作出的任何让步,都是来源于Charles给予的仁慈。”

然后他转身,披风卷起一阵微妙的气流,控制着Charles的轮椅随他走向城堡深处。


Hank快步走来,扶正一只被撞歪的花瓶,告诉Charles孩子们大多已经藏身于安全处。

“但他们还是带走了几个孩子,教授。”Hank喘着气,声音低沉,“我们没办法保护每一个人,抱歉。你现在感觉还好吗?我会立刻去研制那针剂的解药。”

Charles头痛欲裂,却因Hank的话强打起精神。“没时间了,我们必须去救孩子们,现在。”他说,用手指摁着发酸的眉骨。

“我去追上他们,你需要休息。”Erik阻止道。

“不,Eri…”

“Raven呢?”Hank忽然打断他们,“她在哪儿?”

Charles和Erik这才发现Raven不在身边,而在他们还未来得及为此作出任何反应时,装着那几个年轻变种人卡车已经沿着林荫下月光稀薄的道路驶回城堡前的空地。

车门打开,一条蓝色、布满磷片、修长的腿伸出来,踩稳地面。然后孩子们从车里出来,惊愕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Raven,”Charles疲惫又惊喜地呼唤她,“你以一种最好的方式回到了我身边。”

而Raven看上去却完全没有Charles所说的那么好;她蠕动双唇,像是要说什么,却在成功发声之前倒在地上,小腹涌出血液。

在Charles大吼Raven名字之前,Hank已经向她冲了过去。

TBC

评论(10)
热度(28)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