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se Immortal Things 7.27更新

要慢慢开始构思结局了呢ˊ_>ˋ




Hank从没感到这样害怕过。Raven在他怀里毫无知觉地仰着头,暴露出脆弱的脖子;他一路颠簸又尽力平稳地把她抱到急救室,慌张得几乎忘了怎么握住手术刀。Hank一向不是个容易害怕和慌张的人,但现在不一样。

现在Raven的生命在他手里,他像是要在密布的网中寻找解脱之处一样不敢轻举妄动;他的希望陷在泥潭,只给他一丁点的光明可见,并随时都可以把那摔碎在他眼前。Hank感觉自己的脏器都在剧烈地颤抖着,但与此同时他的手却必须毫不颤抖地握着器械取出Raven伤口内的子弹。他来不及回忆起Raven在身边的那些日子,只能反复地确认他爱她,一直以来如此遥远地爱着她。


Charles坚持要在门口等着Hank的好消息;Erik要求他把头靠在自己肩上休息,而Charles难得地并不推辞,过于疲惫地倚靠着他的朋友。

“应该是我去救孩子们的。不该是Raven。”Charles嗓音喑哑,听上去像是发着高烧。Erik一时间拿这毫无办法。

但看看你一心相信着的那些人对你的妹妹做了什么,他想,看看这世界对你做了什么。

这个世界配不上你,我会让他们罪有应得。

“别自责,Charles。”Erik最终这样单薄地回答他,却没得到回应。他轻轻偏过头,Charles呼吸已经变得浅而慢,在睡眠里不安地皱着眉头。他很少入睡得那么快,Erik觉得自己的耳蜗里也漫进了肩上那人的梦境,安静又难捱;奇怪的是Charles靠着Erik的肩却并不让后者感到暧昧,他的朋友满脸倦容,褐色发丝轻垂在额前。Erik忽然丧失了触碰他的勇气,他干净得不应该存在于这个时代,却为这个时代的错误背负伤痛;他的双唇应该被当作珍宝真诚地亲吻,而不该为争取权利煞费口舌;他也许能在一所好的学校里教书,被景仰,与Erik毫无顾虑地爱着对方、并过上好日子。

他们最沉重的从来不是心,而是双肩。

“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将来的他们不必再做这些事。”Erik记得Charles坐在柔软的草坪上,对他这样说。天幕下是淡紫色的山脉,Sean在远处被Alex追打,发出大笑。

“你明白吧,”他的Charles摊开双臂躺下,“我们在做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Erik。”

那时候他们还没想到分开,大概也没想到他们如何爱着对方。Erik不知道为什么在那时他没有吻Charles,或者反过来;明明气氛恰好,Charles那件深蓝色羊毛开衫发出好闻的气息,他阖上双眼,向整个世界毫不保留地展现爱意。Erik愿意投身那爱意之中,让Charles戴着手套的右手扣住他的后脑,然后夸奖他的眼睛。

但那并没发生,Erik希望还能找到那样好的机会。



Hank出来的时候Charles还睡着,Hank确定那是药剂导致的嗜睡,药效过去后Charles就会醒,能力也会自然回来,不需要解药。然后他疲倦地取下眼镜擦拭,并让Erik先把Charles抱回房间睡觉。

“Raven的情况不太好,”Hank并不乐意地对Erik说,“她需要在……”

“能保证她活着吗?”Erik打断他。

“当然能,我当然能保证她活着!”Hank回答,忽然发怒起来,伸出他蓝色的爪子卡住Erik的脖子。“但你呢?是你把她骗走的!你让她跟着你赴汤蹈火,却把她推向死亡——你甚至可以拿枪指着她!”

Erik挣扎着给了Hank一拳,操纵那盏金属吊灯把Hank拉离自己,后者发出愤怒的轻嘶。他忽然反应过来Hank也曾是他的老友之一,如果谈得上的话;当然Raven也是。十多年了,他一点点腾去那些回忆在他生命里所占的空间,以此来构建一个更难以被激怒和击倒的Magneto;但Charles是那其中坚不可摧的存在,根深蒂固地扎在他心里,发着光,将他和这世上已褪色的一些美好东西维系起来、留下尚可拯救之处。

当Erik看向Charles时,他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是如此具有质量,他是如此地被爱着。

Erik将用他生命中的其它任何,来维护这一部分的所在。


“我不想跟你打架。”Erik在片刻后对被固定在墙壁上的Hank说,然后转身离开。

他路过Charles的卧房,不漏痕迹地放慢脚步往里望了一眼;这角度只能看到Charles那个古老衣柜的一角,木质厚实且色泽深沉——而那奇迹般地使他的心不再面临威胁、稍微安定下来。于是Erik收回目光,再无时间思考过多,就这样向城堡外走去,不作停留。

然而实际上,他灵魂的一部分早已停留于此,从来不被他的躯体、或是其它任何东西带走。

他深知这一点,他的朋友亦然。





Hank又一次在清晨醒来,窗外稀稀拉拉的鸟鸣格外清晰。

孩子们都还睡着,他独自穿过走廊轻步走到Raven的病房,却已经有人坐在了她的床边。

“Charles!”Hank轻呼,他的好教授就应声抬起头,眼眶微红,疲惫又单薄、看上去大概是刚从他二十多个小时的睡眠中醒来。Hank差一点就要取下一块毯子围在Charles身上,毕竟在过去的好些年里他都持续在做着这事。

Charles收回目光,用手掌摩擦床单。

“我不是个好哥哥,对吧?”他轻声道,轻得让Hank不太确定自己应该作出回答。

但Charles立刻用另一个问题打消了Hank的犹豫。“Erik是对的,是不是?”

“你才刚刚恢复,回到床上去。”Hank在短暂的沉默后说道,“你看上去很不好。”

而Charles没有理会他,把目光轻柔地投向Raven的脸。Hank从那之中看到了无限的爱怜,那与他看向Erik时同等热忱、又截然不同。

“他一定觉得我是如此蠢,永远在相信着那些毫无希望的东西。”Charles声线模糊,清晨玫瑰色的阳光穿不透窗帘。他们长久地沉默,Raven的胸腔在被单下轻轻起伏。

“但如果我不相信的话,还有谁会相信呢?”

Hank听到他这样说,喉咙里涌上千万难以言喻的情绪、热烈而虚无。他只想反复地告诉Charles他会一直在这儿,无条件地相信Charles、就像Charles相信这世上的一切;但他没有。他知道Charles明白这个,当然了,他明白所有东西。

然后Hank想起Erik也是那样一个“毫无希望”却被Charles抱有希望的人;这使他第一次、对那两人间难以收拾的感情产生了一些理解。Charles大概没意识到这一点,但他会的。当然了,他明白所有东西。

“我会让Raven完好无损地从这床上醒来。”Hank对Charles承诺,或者说一定程度上地、对自己承诺。后者抿着下唇向他抬起头来,用他眼里湿润的蓝色表示确信。


Hank一直是个信守承诺的人,这一次也不例外。

Raven在一个阴天的下午醒来,那时候刚刚下完入夏的第一场雨。Hank拉开窗帘使尽量多的阳光能够进入这房间来,他转过身,就看到Raven望着他,双眼湿得不成样子。

“你看上去好blue。”她用缺水的嗓子这样说,而Hank依然觉得那声音悦耳得像是这世上最好的乐器在弹奏最好的曲子。他扑过去,小心翼翼地环抱着Raven。

那不真实又真实,Hank认为他的心就在此刻是满的。

“答应我一件事,别再试着做英雄了。”Hank在Raven耳边软弱地叹息着说。

“但我才在生死关头做了一次呢,”Raven苦笑着伸出她插着输液针头的手抱住Hank的头。“为了你。”

Hank觉得自己难过又幸福得无可救药。

“那就答应我一件别的事。”他呜咽着把声音埋在Raven的枕头里,“别走了。”

Raven的头在Hank毛茸茸的肩上点了一下。轻而短暂,但Hank没有错过它。








[注:文中出现的“这个世界配不上你,我会让他们罪有应得”来自漫画中Erik对Charles(的尸体)说的话]

评论(4)
热度(41)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