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丝分裂与我爱你【真爱至上】

这篇的后续,祝七夕快乐XD




〖真爱至上〗

他们还是养了狗。

那纯粹是个意外,一切都得怪Charles在回家路上买了太棒的甜甜圈,然后那条银灰色皮毛的灵缇就一路耸动着鼻尖跟着Charles到了他们的家门口。Charles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灵缇这样珍贵的狗流浪在大街上,它毛发光泽干净、大概是从哪个宠物店里逃了出来(然后就再没有任何人能捉它回去,有鉴于那是世界上最快的犬类)。

那条狗看上去相当快活又机灵,并且有个线条漂亮的好腰肢,那轻易博取了Charles的好感——并直接导致他们的甜甜圈遭了殃。因此Erik必须得在回家的路上绕出两个街区去Emma钟意的那家店重新买上一口袋这东西,而且是在他扛着一棵圣诞树的情况下。

“你必须得为此付出代价,教授,”Erik在电话里恶狠狠地说,“比如在平安夜抱着圣诞树跳脱衣舞。”

Charles大笑着揉着狗的头顶短毛。“抱歉,「我们不能指望圣诞节有什么晴朗天气,但只有好甜品能为此做出补救。」,Emma的原话。但我保证你会喜欢Quicksilver的,亲爱的。”

“Quicksilver,认真的?你给一条狗取这个名字?”

“你不知道这有多贴切,Erik,”Charles抬起右肩夹住手机,并给自己倒了杯水,“它好漂亮。”

“我不相信会有比你更漂亮的东西。”

Charles微笑着挑眉,他知道Erik完全能想象到他这个动作。

“真奇怪,我竟然一点也没感到被夸奖。”他嗓音温柔地回应。“快点回来,我们还要花时间藏好给他们的礼物,然后再花点时间做其他的事。”

Erik答应下来,在Charles的轻笑中挂掉电话,心情舒畅地步向甜品店的方向。


这是他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圣诞节,Charles邀请了他们所有的共同朋友——由于他们中每个人都有一个算不上好事的共同点:没什么能一起过圣诞节的亲戚。身处国外而缺席的Moira为示歉意承诺了主办下一年的圣诞派对,Shaw为Emma放弃了豪华圣诞夜的打算,Raven和他的蓝毛男朋友在这事确定下来的第二天就买了一堆彩色灯泡挂在Charles家里。

“你这次得花上以往三点七五倍的精力和钱,”Raven单手撑着Charles的大置物柜踢掉高跟鞋。“我一点都不想听到Shaw抱怨这里的穷酸。何况我还没忘记上次他开车撞你的事——我不保证会不会把他的肠子扯出来装饰窗户,所以你最好也把刀给收好。”

“我什么时候把你教育成一个热衷于暴力的女孩了,Raven?”Charles假装神情严肃地皱起他的眉毛。

“Erik这样说的时候你只会觉得他辣到爆。”

Charles没有否认,无奈地稍稍挑起嘴角。

“一提到他你就笑成这样,”Raven愤怒地把一串灯泡挂到Charles脖子上,“你这个傻瓜!”

“从来没有人认为我是傻瓜,Raven。”Charles轻松地笑道。“我是个教授。”

“爱情傻瓜。”Raven补充。

在某些意义上讲,Erik更是。证据确凿,他为他的教授放弃了一向引以为傲的孤独,成为了其他校痞眼中糟糕的「成天跟在生物教授的屁股后面问东问西」的学生——天知道他感兴趣的不是「问东问西」而是「生物教授的屁股」。在Charles坐轮椅的期间,他又彻底沦为了一个轮椅推手,引发了校园里「Erik Lehnsherr穷到要给别人推轮椅挣外快的地步」的传言。还有,他用本该用来打爆混蛋的头的、强壮的双手,替Charles扛圣诞树。他甚至还为了一袋甜甜圈踏进了那家刷着粉色墙壁的甜品店——

“没有哪个男人会走进那种甜品店!”Erik喘着气把圣诞树放到房间角落,把他的厚重外套扔给Charles。“那个店员一定把我当成了一个可恶的同性恋。”

“你就是。”Charles指出。

“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有多可恶的。”Erik靠在橱柜上,往自己的喉咙里灌水。

“噢!”Charles夸张地表演着他的恐惧,“天啊,我都要迫不及待了!”

Erik朝Charles投去威胁性的目光,然后笑着咬住下唇,凑过去掐Charles的腰;后者炸出一段大笑,躲避着把自己仰面扔进沙发。

他们在惊人的短时间内就把笑声全数埋进对方嘴里了。

而在比那更惊人的短时间内,正吻得热火朝天的Erik背上就遭到一记重击。

“那是什么!”Erik因被打断而感到相当不悦,吼叫着把拳头朝背上挥去,而他的目标瞬间就移动到了圣诞树背后,欢快地摇起尾巴。

“Quicksilver,”Charles回答,扳过Erik的双肩,“那条漂亮的狗。它从阳台逃出来了。”

Erik压低眉毛,向下俯视着Charles。“你说我会喜欢它,”他咬牙切齿地说,“可现在我只想拿它给我们的圣诞晚宴加道菜。”

Charles笑开了他红润的双唇,把手挂到Erik的脖子上,专注地看着对方;这让后者觉得自己在这冬日温暖灯光中幸福得无可救药,就算有那条煞风景的狗。

“恐怕你得习惯这个,我的朋友。”Charles撅了撅他的嘴,无奈地说到。“它好像不愿意去我们家以外的地方。”

“沙发曾是个好地方,现在不是了。”Erik惋惜地坐起来,伸出右手替Charles抚了抚他领口上的皱褶。“别让它再占领卧室,教授。否则我绝对不会帮你收拾它的屎。”

“在生物考试里拿个好成绩,否则屎归你管。”Charles毫不示弱。

“你知道我超级聪明,”Erik注视着Quicksilver跑到他们面前,然后抬起眼看向他的教授。“好成绩不算难事。”

“比关好卧室难。”Charles伸出腿蹭了蹭狗的肚皮。

“好,”Erik挑起眉,把目光游离于Charles双眼之间,“那接下来就让我看看你能不能关好它?”

于是两秒后,两个爱情傻瓜牵着手、在一条狗的追逐下疯狂地奔向卧室。

=============



谁也没想到第一个到的会是Shaw。

他在Charles友好又惊讶的目光中不自在地踏入暖色灯光之下,没有抱怨门口挂着的圣诞环。Shaw心不在焉地跟Charles和Erik打了招呼,然后从他昂贵的黑色毛大衣中探出双手、互相磨擦起来。

“Emma没和你一起吗?”Charles合上房门,轻声问道。

“不、她……”Shaw神色紧张地在客厅中央转了个圈,“我让她在家化妆,然后再去接她过来。”

在Charles来得及说出任何一句话之前,Shaw突然拍了一下手,像是作出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地微笑着看向Charles。“我要帮你们布置这间房子!”

“……谢谢你,”Charles犹疑地开口,“但我认为我们已经做好了这个。”

“噢。”Shaw应声,在微妙的沉默后从围满他全身的厚重皮毛里翻找出一个小东西。“那么,我能把它藏在哪儿?”

他手心托着一只绒面红色小盒子,精致小巧,与他全身每一处都格格不入。在场的谁都看得出来那其中放置着什么东西,除了Quicksilver;Shaw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有些尴尬地使它在手指间转动起来。

“天啊,Sebastian,”Charles惊呼着靠近他,小心翼翼地注视着那东西,“你要求婚了!”

“是向Emma吧?”Erik插入他们的对话。

“还能向谁?”Shaw稍微把脸上的洋洋自得收敛起来,严肃地反问Erik。

Erik拿着汤勺从厨房走到Charles身边,“但你们才刚分过一次手。”他残酷地指出,“Emma气到踩碎了你的iPad屏幕。”

“她原谅我了,你知道,她总是会原、”

“但我不会原谅你——”Erik打断他,提高声音,把手里的汤勺直直地指向Shaw的鼻梁,“——要是你胆敢伤了她的心的话。”

Shaw顿住身躯,然后仰头避开他面前这并不锋利、却充满威胁性的金属厨具。



Logan敲开Charles的门的时候气氛就像发生了核爆。但这不是对Logan魅力的恭维,一切都是因为他牵来了狗。Quicksilver对同类展现出了很大的兴趣——也许太大了,它几乎是嗅到对方气味的一瞬间就飞奔了过去,在门口的草坪上兴奋地把Logan的狗扑倒在地。

Logan身边还站着一个戴着厚实镜片的年轻人,他态度谦逊地将温和嗓音和手掌一同朝Charles展开。Charles握住他的手,心中已经为他建立起了一个好印象。

“Scott Summers,你的仰慕者。”Logan随意地介绍道,“他现在已经当上了实习教师。不过——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们今天别进行那该死的学术交流,这可是圣诞节!”

他们当然没机会进行学术交流了,因为Raven发出了她那威力非常的惊叫,并成功将所有人的目光朝门口吸引过去。

“天哪。”她说。在场的所有人也都发出了同样的感叹。

Quicksilver把Logan的狗绑在了一支柱子上,用红色的装饰胶带。天知道它怎么搞到胶带的、天知道它怎么把它的好玩伴就那么绑上去的;那可怜的小东西看上去并不愤怒,就这样看着Logan,Quicksilver高兴得过分,把尾巴摇得天花乱坠。

“我说过我们应该用它给晚宴加道菜的,Charles。”Erik轻柔地把手掌贴在Charles的背上。

“它好聪明。”Charles偏过头,柔软的发丝扫过Erik的下巴。“现在我不确定卧室门能不能隔绝它了,真的。”

“你总要想个方法的。”

Charles挑眉,“现在最要紧的是你得想个办法,把那个馅饼从被烤焦的命运中解救出来。”

Erik顺着Charles的目光看向厨房,然后咒骂着冲向他的馅饼、就像Logan咒骂着冲向他的狗。



馅饼和狗都得救了。

但是Shaw没有。


Charles的腿暂时还没有康复得如他自己所想的那么好,至少没有好到能在踩滑的时候能稳住身体的程度。那时Hank正端着Emma那份杏仁布丁,倒霉地和失去重心的Charles撞了满怀;那布丁、在Erik冲过去抱住Charles并大喊「退后!」之前就已经飞到了Shaw珍贵的毛大衣上。

其余的人(和狗)都对这混乱景象手足无措,Shaw的脸色糟到极致,在一两秒内四下只听得到壁炉温和的劈劈啪啪,还有金属触地的声音。

金属触地。天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戒指!”Charles焦急地拍打Erik环住自己的手臂,夸张地向他作着口型,“那个戒指!”

Erik这才反应过来那是Shaw藏在布丁里的求婚戒指,但Emma已经伸出她涂着鲜艳甲油的手指把它捡了起来,并把那在眼前转了半圈。那上面挂有布丁的残渍,但这丝毫不能影响它在壁炉星火照耀下反射的白艳光芒。

“这是、”她惊讶地抬眼看向坐在地板上捂着尾椎的Charles,刚开口就被身后的Shaw打断。

“嫁给我!”Shaw哀鸣道,然后在Emma转身的一刻盛重地跪了下来,来不及替他的大衣感到悲伤。他把壁橱后藏匿的一捧鲜艳花朵移到面前,高举过头:“Emma Frost,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尤物,嫁给我!”

Emma惊愕地垂眼看着那重量不轻的大束玫瑰,然后更加惊愕地看向她那身上抹着布丁的、看上去狼狈又可怜的男友。

“说真的,把戒指藏在布丁里?”Emma出人意料地质疑,但这就是她那「Emma Frost」的作风。

“它本来该被托在天鹅绒上递到你面前,还有排场盛大的小提琴手、香薰蜡烛、烟花什么的,”Shaw在这样每一秒都无比珍贵的时间里不合时宜地解释开来,“但你坚持要来Xavier家里过圣诞节。”

Charles和Erik交换了一个不明所以的眼神,那其中满是香甜布丁气息、彩灯的微光和爱怜。

Raven聪明地用她的手机放出了音质嘈杂的《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但没人会在这时刻介意音质的问题。Shaw在音乐渐强时一边取过Emma手上的戒指擦拭干净,一边用双眼尽力深情地看着Emma,“我知道这很没创意,但这是圣诞夜!我爱你!”

Emma没有说话,Logan挑起眉毛不漏痕迹地瞟了Scott一眼。

“Emma,你还在等什么!”Raven催促道,把正在录像的画面稳定在Emma脸上,屏幕上妆容庄丽的Emma匆匆朝摄像头瞥了一眼。Hank动作自然地吻在Raven头顶,把自己的鼻尖埋在她的细密发丝里。

“我在等他把戒指戴在我手上。”Emma在片刻后终于开口,声音清晰,然后在众人的欢呼中迷人地欢笑开来;她的未婚夫后知后觉地露出惊喜神情,拉起她的手指将戒指套上去,并埋头亲吻那截指节。

“圣诞快乐,我的未婚妻。”Shaw说,然后站起身来,Emma不顾蹭到她身上的布丁残液,又哭又笑地隔着那巨大花束拥抱了他。


“圣诞快乐。”Erik在众人向Emma围拢时轻声向他怀里的Charles说,并收到同样回应。没人注意到他们,Charles给了Erik一个局促的吻。

“再不站起来的话我的腿大概要废了。”Charles轻嘶着在Erik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所以,”Erik咬着牙说,“Shaw要为你的腿付出代价,就算他现在是个朋友。”

“他已经付出代价了,我的朋友。Emma从现在开始将囚禁他的自由。”

“这不公平,他乐在其中。被真爱软禁总是件令人快乐的事。”

Charles弯起眼睛,他的双唇此刻就和他的红色毛衣一样鲜艳柔软,Erik小心又大胆地看着他,整理不出下一句漂亮句子。

“这很公平,Erik。”Charles低柔的圆滑嗓音绕入他的双耳。“Shaw有Emma,而我有你。”

Erik想说他们指的完全不是一件事,但就这样吧,Charles指的是最好的一件事。屋里温度恰好,灯光饱和到恰好,Emma和Raven的讨论热烈得恰好;唯一一件不那么恰好的事就是,Erik想,我爱你到过分了。



===========


在等待圣诞钟声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开心到有点疲惫,Logan和喝到半醉的Erik开始自顾自地唱歌,Logan甚至捧着一只菠萝舞动起来。Scott忍着笑意往嘴里送了一颗针叶樱桃,Raven端着酒杯大笑得东倒西歪,然后被Hank搂在怀里。

Charles微醺着抬眼看向墙上的钟,忽然感觉不到时间的痕迹。灯影摇晃,好像这时就是永远。

然后就是那一刻了,钟声穿透雪夜,屋子里每一对相爱的人都拥住对方。

他们叙旧或谈及未来,再没有比那更好的事了。




===========


“爱情傻瓜。”Logan扯下头上的粉色波点纸帽,看着他那些紧紧相拥着的朋友们。“六个。”

Scott就坐在他身边,取下眼镜,轻轻转动着玻璃酒杯。

“你知道,”他漫不经心地说,“其实也可以是八个。”

Logan如梦初醒地回过头,感觉他的圣诞钟声现在才响起。



The End

评论(10)
热度(101)
  1. Kristy-fox茶爽还是叉双 转载了此文字

© 茶爽还是叉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