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ar Light 圣诞更新

      “对于今天跟你的争执……”Erik说,“我很抱歉。”

        Charles完全没想到Erik会对他道歉。从Erik第一次发表文章痛斥Charles的教育理念时,他就从来不认为这个偏执的男人会对自己的任何作为感到不妥。Charles愣了片刻,然后笑着伸手拍了拍Erik的手臂。

        “我明白,Erik。”他说,看着Erik的头发被风吹得纷乱。

        “所以……”Erik迟疑地抬了抬手,“请你喝杯咖啡?”随后他急迫而毫无必要地补充了一句 “以示歉意,你知道。”

        “现在已经很晚了。”Charles指出。“而且我妹妹还在家等我。我认为……”

        Erik脸上并没有显露出太多失望,他有点窘迫地、开始装出一副“无所谓啊我只是随口说一下”的表情,而Charles为之笑着埋下头用脚后跟摩擦了一下地面。

        “……我认为就让她再等一杯咖啡的时间吧。”Charles抬起头后接着说。

        然后他们如释重负地同时低头大笑起来,好像刚刚完成了什么恶作剧;Charles把双手揣在裤兜里,同Erik并肩沿着街道向下走。

        “你是如何开始的?”Erik像是为了替他们找个可聊的话题一样忽然问道,“所有的这些——你的学校,你的理念构想,你的师生资源……”

        “说实话,我不知道。它们就像是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你知道我在威彻斯特有座房子吧?所有的物质条件都具备完好,只需要我动手去做就可以了。”

        Erik的步伐很快,Charles不得不加快脚步跟上他,这使更多的寒风扑入Charles的风衣,并导致Charles对冬天更添了百分之十的痛恨。

        “对于我,就没那么简单了。”Erik的面容被他自己吐出的白雾软化,“当我十七岁时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什么,然而半年后我才意识到这有多困难。我花了好几年来积累资金、理清思路,为之放弃了绝大多数的东西;我遭受质疑、逼迫和冷眼相待,那非常辛苦——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让那些孩子们再忍气吞声。”

        Charles皱了皱眉头,把下巴往围巾外探了探。“Erik,我的朋友。”他缓慢地说,“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承受它们。”

        然后他们都像是被什么莫名的引力牵引住了脚步,在长街中央逆风而止。

        Charles看向Erik,后者亦温和又苦恼地垂眼审视着他。街道上已经有人过早地布置起圣诞彩灯,断续的光带明亮而柔软地横在Erik的腰际,令他整个人与之格格不入。

        “其实我在第一次听说你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一点,”Erik回应,因为忙于挑选最精确的措辞而显得有些仓皇不安。“我不是独身一人的,还有另一个人在这里、和我做着一样的事情。我想要了解你,Charles,我想也许我们追求的是同样的东西,而那就意味着我们不是宿敌就是挚友。”

        “我们也可以两者皆是的。”Charles笑着插话道。

        Erik真诚而无可奈何地偏了偏头, Charles就在此突然明白,自己从来就没有对Erik Lehnsherr抱有过根深蒂固的偏见。由于学术上的吸引及更多东西,Charles也一直缓慢探索着想去接触Erik:他们在许多方面那么相像,又在更多方面那么不像;他们都自年轻力盛时开始不顾一切地投身教育事业;他们都有着同样的目的,即让社会真正开始承认人类在进化、以及保证天赋异秉的孩子们能得到合法而系统的优质教育。他们都有着不可化解的孤独感,像两个最后的勇士,互相之间遥不可及地并肩作战。Charles敏感地认识到,他们可能会是这世上唯一能了解彼此的人。

        “那很有趣,不是吗?就像——”Charles补充,“我们可能前一晚刚一起喝酒醉倒、甚至吐在对方裤子上,第二天就会因为工作的事大吵一架。”

        Erik低下头轻声笑着,同时再次慢慢迈开脚步,随着稀疏的车行方向顺流而下,Charles紧跟上去。

        “我猜我们将会在对方身上学到很多东西。”Erik说。

        “然后恶毒地批判那些东西有多‘不现实’、‘不如把精力花在看小鸡电影上’、‘天真得就像恋爱中的女孩想摘颗星星’?”

        “我承认我想和你成为朋友,Charles,”Erik又在他的嘴角挂上那种习惯性的、冷硬的嘲笑,“但那绝不代表我认同你的理论。”

        “深有同感,我的朋友。”Charles并不在意地晃荡着脚步,恶作剧般地刻意拉长了“朋友”二字。

       “因为、有时候就是那样——你认为我需要学会关怀,”Erik的声音低沉而不稳定,“但这世上早已没有我可以关怀的人了。”

        Charles在Erik口中听到动摇的严寒。他想Erik并不是个彻底的厌世者,只是这世界并没有回馈给他他应得的东西——暂且没有;Erik受到了命运的亏欠,失落于他反复寻找不到的东西;而Charles万分乐意将它们带给Erik、或者将Erik带向它们。

        “但是如果你不去试着找到那个人,你又怎么知道他不存在呢?”Charles轻柔地开口说道。

        Erik盯着地面,而Charles盯着Erik, 企图在他的沉默中找到顿开的希望。

        “这一次你是对的。”Erik终于像是随口答道,并朝Charles投来一个短暂但别有用心的目光。“我想我找到他了。”

        Charles惊讶地顿住了片刻。

        “噢,Erik。”他随后欣慰而无可奈何地叹息说道。

        而Erik只是落荒而逃般地随便推开一间小咖啡馆的门,头也不回地钻了进去。

        这并不妨碍Charles跟上他的脚步。他推开门,微笑着瞥见Erik故作镇定的背影,感觉自己的心脏温柔得就像这小店里融融的咖啡香气。



        “晚上好,两位。”咖啡馆老板是位中年男人,手上翻着一本看起来厚得不能再厚的书。“要点什么?”

        他们各自点了咖啡,然后在一张方桌两侧坐了下来。Charles饶有兴趣地注视着Erik,后者假装自己正全神贯注于墙上的圣诞挂饰,用尽力气不与Charles目光相触,并且很快失败了。

        “我以为你讨厌我。”Charles试探地说,用手指在桌面上百无聊赖地划着圆弧。

        “得了吧,你从来没那么以为过。”

        Charles轻声大笑起来。

  

        和Erik分开之后已经很晚了,Charles一个人步行在昏黄的街灯光晕下,难以收敛住浑身上下电流般窜遍的愉快。他掏出手机,正准备给Raven发条什么短信,她的电话就恰巧打了进来,激起一阵热切的震动。

        “我有件事告诉你!”他在Raven来得及出声之前就冲电话喊道。

        “——你其实一直在追《Glee》并且偷偷买了它的周边T恤?”Raven佯装疑惑。

        “什么?不、”Charles一头雾水地否认,“我刚才和Erik Lehnsherr一起喝了杯咖啡。”

        “和Glee那个差不多一个性质,”Raven说,“一样gay。”

        Charles选择无视他妹妹的话。“他喜欢我。”

        电话那头几乎是立即传来了喷水的声音,然后Raven呛咳着爆了句粗口,伴随着难以置信的笑声。

        “我操,你是指Erik Lehnsherr向你出柜、还约你出去吗?我能不能把这个新闻卖给报社?”

        “看在上帝的份上Raven!”Charles震惊地皱起眉哀鸣道,“人们就不能单纯地欣赏一个人并想和他做朋友吗?”

        “不,人们不能。”Raven煞有其事地反驳,“还记得Hank刚开始是怎么说的吗?”

        “那不一样。”

        “不一样个鬼。”

        “你不明白,”Charles说,“这是一种人生追求上的共鸣。”

        “就你和Erik Lehnsherr那点儿‘共鸣’?原来如此啊。”Raven揶揄道。“我不会忘记的——‘那男人是个怪物’,”她夸张地模仿着,“现在就成共鸣了?”

        “都说了你不明白。”Charles苦笑着掏出车钥匙,朝他的车摁了一下。“我要开车了,回家再说。”

        “等一等……拜托、告诉我他不在你车上。”

        “他不在!再见!”Charles恶狠狠地掐断他妹妹的大笑,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他停顿了一下,鬼使神差地向后车座心虚地望了望。

        真不在。

        Charles毫无必要地长吁一口气,发动汽车,朝一周后即将来临的圣诞夜驶去。


TBC

评论(1)
热度(26)

© 茶爽还是叉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