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ts Of Time 【Today】

放进POI短篇集里的一小篇


【Today】

机器告诉Root,Shaw的存活几率接近于零。而这是Root第一次不相信她。

这并不代表Root以为她们会安然无恙地老去——她清楚地知道她们之间有成千上万种结束的方式,Root甚至想好了每一种情况下她要对Shaw说的每一句话;但其中绝不包含这种情况,不包含Shaw在吻了她之后只身赴死、而她只能眼看着Shaw倒在血泊中的这种情况。这远比主控者曾对她施加的药物还要来得痛苦而真切,一切短暂得让她来不及用力抓住,又深入得让她来不及全身而退。

Shaw总是令她始料未及。她只是想最后听见Shaw的声音,但Shaw直接出现在了她身边;她只是想让Shaw给她一个眼神,但Shaw给了她一个用尽全力的吻;她只是想让Shaw好好活着,但Shaw冲了出去,在她眼前连中两枪。

电梯门以沉重之声关闭,Root趴在地板上毫不掩饰地大哭。Lionel小心翼翼地把手掌贴在她的左肩上,而Finch一言不发,紧紧握住了昏迷中的Reese的十指。



之后的事情,Root什么都不清楚了。他们没有找到Shaw,而Root想自己大概是失去了记忆的能力;从她手中流过的生命、她走过的路喝过的酒或是日月递嬗都不再对她有任何意义,似乎整个世界已经与她互相抛弃。她能隐约地感觉到一些事,冬天大雪的纷纷,血色弥漫而不透光的夜晚,还有某次Reese遍体鳞伤地从任务中脱险、不顾身上的血迹同Finch拥在一起,庄重又情不自禁得如久别重逢。

“我已经死过很多次了,记得吗?上帝不会吝啬让我多幸存一次的。”Reese弓着背,把头压在Finch的颈窝说。

“谢谢,John,谢谢你回来。”Finch低声说着,眼中充斥着欣慰和劫后余生般的恍然醍醐。

Root站在一边凝视这场面,心不在焉。

有时候Root的脑子里会迅速窜过Shaw的一切——她是如何看着Shaw就像看着这世上唯一明亮的东西,Shaw又是如何对她甜蜜的威胁束手无策;她是如何在那短促的吻中泥足深陷,Shaw又是如何用那一吻的沉重力度将Root推向绝望——它们乱绪而深情地从脚尖蔓延至咽喉,常令她在半夜难眠并坐起身,与飘忽不定的夜幕平分疲倦。




等冬天转暖,暖而凉,接着又转入另一个严冬,Shaw也逐渐从回忆变成了习惯。Root偶尔会像Shaw一样尝试在三明治里加多得不能更多的辣酱,然后被辣得眼泪不止;她会用叉子叉起一整块牛排,或是学Shaw一边抚摩Bear的毛一边同它讲话。

“在他们俩出去的时候,你会想念他们吗?”她的语调温柔又孤独,Bear不解地呜咽了一声。

Root把手指浅浅地扎进Bear短硬的毛丛,“我猜你也会。但那并不痛苦,对吧?你知道他们会准时回到你身边。有期限的等待总比徒劳无功的等待好得多。”

然后她停顿了一下,接着偏着头笑开双唇。“Well,我想你大概也很想念她了。她那么爱你。”Root垂眼看着Bear,“不过别担心,Sameen从来不会让人失望。她会回来的,也许某天,也许——”

“——今天。”

Root的话被她熟悉的嗓音打断,她抬起头,如遭重击。




Shaw就站在门口,就像Root想象过无数遍的那样。她头发长了一截,仍穿着一身黑色,长风衣无法遮蔽她明显瘦掉了一圈的事实。她的眼里含着淡薄的嘲弄,眉梢轻轻挑起,似乎对Root的反应饶有兴趣。

“哈,没想到我走了两年你终于学会不露出‘那种’表情了。”Shaw轻声而清晰地说着,朝Root漫不经心地走去。

“Sameen。”Root的声线颤动,目光随着Shaw的移动而谨慎地锁定着她。

“嗯?”

Root湿得一塌糊涂的眼眶中这才决堤般倾出泪来。“只是、”她软弱不堪地笑着,“只是确认一下。”

“是我,撒马利亚人还弄不出这么逼真的机器人。”Shaw无可奈何地抿了抿双唇,“天啊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别期望我会跟你哭作一团。”

“我只是发现没有你我活不下去。”Root迟疑而脆弱地提出,令目光在Shaw的双眼间来回,似乎这样就能使后者感受到哪怕千分之一她的情绪。

“你没遇到我之前不也活下来了嘛。”Shaw翻了个有史以来最温柔的白眼。

“那时候我还没开始真正地活呢,还不算,你明白吧。”Root否认道。

Shaw长久地凝望Root,后者以全副身心回望过去,仍沉心于她所经历的失而复得,并为这两年的等待、及这一生的曲折感到值得。她尝试让Shaw相信她,因为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如此真诚,甚至真诚得使她自己难过起来了。

她们对视了像有两三辈子那么久,然后Shaw笑着别过了头。

“听着,如果世上只剩我们两个人了,Root,我们……”

“你是说‘也许某天’?”Root再度笑起来,仿佛仅仅这样一句话对她而言就已经全然足够。

“是的,也许某天。”Shaw说,“就像你刚刚对Bear说的那样,也许某天,也许——”

“——今天。”

Root惊讶地轻声接过话,而她们两人都心照不宣地默认了这个提议。


the END

评论(4)
热度(95)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