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ts Of Time 【Care】

也是放入短篇集的一小篇。RF挡子弹杀XD



【Care】

        Finch早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天,他们渐渐对这一切失去控制,渐渐在每天摇摇欲坠的偷生中老去,渐渐得而复失,最终变回当初的孤身一人。

        他的身体中漫出泱泱不绝的疲倦,而现在并不是个能稍作歇息的时候。

        Reese坚持在Finch熬夜的时候守在他旁边。他在离Finch不近也不远的一张长椅上小寐,敲击键盘的声响和Reese沉稳的呼吸常常交织着持续入深夜。但是不论多晚,不论Finch怎么尝试着不吵醒对方,每次Finch完成工作时Reese总是能及时地睁开眼,对他说一声晚安,接着他们安静地、各自到真正用来睡觉的地方去,开始一段短暂而珍贵的睡眠。

        Reese稳定、坚实、忠诚而温柔,一定程度上地刀枪不入。这些都是Finch招募他之前就已经了解到的了。到现在他们走过的路救过的人已经无从计算,却终于走到了难以自救的地步。

        “Finch。”Reese轻声叫他,Finch挑着眉发出了点声音以示回应。

        “今天没有号码?”

        “今天没有,但今天之后恐怕会有无数个号码出现了——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事的话。”Finch稍稍侧过身体,Reese会意地凑了过去,看见股市一片惨绿。

        “撒马利亚人的杰作。”Reese肯定地说,“机器应该已有对策,我猜。但这不会是一场容易的战争,是吗?”

        Finch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使自己转过身看向Reese。这令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但后者毫无退开的意思。

      “拯救世界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Finch说,“但毁掉它却更难。”

      “因为这世上有你这样的人在保护它。”Reese注视着Finch,低声说道。

      “不,John。”Finch否认,“是因为这世上有人存在,几十亿人。他们中大部分都素不相识,却总能在某些时刻达成一种与生俱来的默契。我相信人性是唯一不会被任何科学击倒的力量。这个世界并不稳定,Mr.Reese,总会有人为之牺牲,但是——”他稍作停顿,“你还记得我们总共听到过多少号码说‘谢谢’吗?”

        “上千个吧。”Reese回答。

        “那还不足以让我们坚持下去吗?”Finch说, 准确地在对方眼中看见柔软而烦恼的目光。“当你开始在乎什么东西,就没有任何事能让你停下来,哪怕是死亡的威胁。”

        “是啊,Harold。是这样的。”Reese的目光轻而沉地落在Finch的镜片上。他显得欲言又止,而最终他们都没有说话,感受着干燥的空气将时间缓缓推动。

        
        Finch没有想到Reese会在那种情况下把这没说完的话说出来。

     
        他们的关系可以有很多种定义,其中每一种都足够让Reese替他挡下那颗子弹。这并不是件难以理解的事,但Finch仍然对此毫无防备。他看着Reese朝他扑来,喊着他的名字,而尾音被穿过身体的子弹仓促切断——然后他像泥沙委地一般在Finch面前垮下,Finch慌张地握住他的手臂,难以置信地扶着他在地板上躺下。

        Finch还未来得及在意识中理清这突发的一切,只是条件反射般替Reese压住伤口,发不出一点声音。他心跳如雷,头脑混乱不堪,感到一阵无措的剧痛传遍他的整个身体,好像那一枪是直直射入了他自己的胸腔。

        “我很好,Harold。”Reese安慰着他,尽管他看起来与“很好”相当不符。他一如既往的低柔嗓音的确使Finch镇定了不少,后者抿紧双唇,用力地垂眼看着Reese。他想开口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即使他心知肚明这里有千万个理由——但他的喉咙里像是塞满了滚烫的砂砾。

        “Finch,”Reese吃力地回答着Finch并没有问出口的问题,“你明白的——当你开始在乎什么人,就没有任何事能让你停下来,哪怕是死亡的威胁。而我在乎你。”

        Finch的大脑一片嗡鸣。他能感觉到掌心涌流出的Reese的血和他同样温热的忠诚。Finch凝视着Reese,毫无头绪;直到对方昏迷过去,Finch才终于在他那如同被大雨洗劫的头脑中拾回理智。


        Finch想他们可能都会就这样死在这里,但是Shaw来了。

        Shaw来了,却没有跟他们一起走出去。

        Finch把Reese小心翼翼地靠在电梯一角,和Lionel一起拉住大哭不止的Root。电梯门重重合上,他走回Reese身边,握紧Reese的手指,开始感到乏力、衰老和无可奈何的钝痛。Root趴在电梯地板上,看上去彻底崩溃了;他在此刻想,也许Shaw才是最生动的例子,有关如何奋不顾身地“开始在乎什么东西”;她的心是一块冰川下的热土。


        随后他们就这样残破地回到他们险象环生的生活中去,跌跌撞撞地开始寻找Shaw。他们没再提到Reese挡下的那颗子弹,而这并不意味着那子弹没有改变些什么东西。Reese的伤根本没好,但他仍坚持要陪着Finch熬夜;只是这一次Finch从椅子里站起身时,他没有听到那句晚安。

        Finch转过头看着在长椅上睡着的Reese,他的胸腔随呼吸起伏得深而吃力,眉头微蹙,明显快要被Shaw的失踪和浑身伤痛压垮了,却依旧看上去那么稳定、坚实、忠诚而温柔,以及一定程度上的刀枪不入。这场面就如一道强光击向Finch。他就这样站在原地,凝望着Reese,默默地感觉胸中的酸楚逆流而上,从泪腺里安静涌出。



        等他们最终还是找到了Shaw,或者说Shaw找到了他们时,已经又是一个两年了。

        “她就像个超级英雄。”Reese站在Finch身边,叹息般地说。

        “我们终究不是超级英雄,”Finch牵着Bear,回应道,“我们比他们容易死,容易多了,Mr.Reese。”

        “这可比不死之身要好多了。”Reese若有所思地与他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他们一起转身,朝阳光深处走去。


        Finch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天。 他们渐渐在这一切中安心下来,渐渐在每天湲湲入夜的余生中老去,渐渐失而复得,最终变成在乎着、也被在乎着的一群人。

        他们中仍没有一个人对彼此说过爱。而他们没说的,时间代说了。


TBC

评论(2)
热度(59)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