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磁王求婚计划 An Unexpected Way On This Unexpected Day

Fluff一则,突发奇想把沙滩离婚改成沙滩求婚试试看。




“接着,当我说‘退后’时,你们就退后,然后围成一个大圆圈,准备发射礼花,明白了吗?”Erik站在众人面前,郑重其事地宣布。

“等等,我不明白,”Sean拍了拍Alex的背,“我们是为什么要干这个来着?”

“不是告诉过你吗,Erik要求婚了。”Alex斜睨他一眼。

“求婚?!”Sean大声惊叫道,“向谁?”

Angel翻了个白眼。

“把你的耳机取下来,男孩儿,”Raven暴躁地揉着她的金发,“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转述了——Erik决定要跟Charles求婚,并且跪着请求Charles从此以后忍受那植根在他们衣橱里的紫色毒瘤。”

“没有后面那个部分。”Erik伸出一根手指强调道。

“会有的。”Raven撇着嘴耸了耸肩。

Sean难以置信地张大嘴,转过头看向Alex,在接收到后者肯定的眼神之后发出了一声哀鸣。“我的天,那可真是……”他说,“我就知道他们俩有点啥。”

“全世界都知道他们俩有点啥,Sean。”Alex说,“这完全没有让我惊讶到。”

“所以我们现在要筹备一个万无一失的‘惊喜’求婚来激发这种惊讶的情感。”Erik回应,脸上浮现着他那种习惯性的自负、傲然和沾沾自喜。

“我们可以直接说重点了,”Angle不耐烦地撩了撩头发,“戒指呢?”

“你们不需要知道这个,”Erik扫视着他的团队,“做好我安排给你们各自的工作就行了。”

他说完便向沙滩上走去,一群人摊了摊手,小声议论着继续专注于他们的扑克。



当Charles趴在细暖的沙滩上、伸手向Erik索要他的果汁时,Erik显得有些拘谨不安。

“Hey,亲爱的,”Charles在强烈的日光下微眯着双眼,“你怎么了?”

“一切都好。”Erik过于迅速地回答。

Charles怀疑地盯着他,“你是不是又弄碎了点什么东西?”

“弄碎了刚才来找我搭讪的比基尼美女的心,是的。”Erik调笑道,并成功赢取了Charles的一阵大笑。

“我喜欢你的幽默。”Charles笑着含住了吸管。

“Well,我喜欢你的一切。”Erik斜倚在Charles身边,一只手支撑着自己,一只手漫不经心地绕着Charles的头发。

“我也喜欢我的一切,”Charles假装一本正经地说,将他的脸凑近Erik,“尤其是我的男朋友。”

他们大笑起来,仿佛达成了一番神秘的共识,然后将笑声轻轻堵在彼此唇间。

Erik像是过了好几辈子才与对方拉开了点距离。“你让我感觉好快乐,Charles。”他轻声说,而当他注意到Charles正在如此真实、如此深情地望着他时,这份快乐比他所倾露出来的又多了一点。

“很高兴听到你这样说,我的朋友。”Charles尚有些呼吸不匀,海风不急不缓地将他的头发吹乱,Erik又在他的额角印下一吻。

从未有人让Erik感觉这样快乐、充实、柔和,并不孤独地现存于世。光是看着Charles,他每一刻都快要忍不住把他的求婚稿脱口而出了——他需要听到那声“yes”,需要在漫长的后半生里获得Charles稳定的、法律上的爱;Charles看着他的方式让Erik觉得自己一定是拯救过全银河系才会有如此好运。

他把Charles从地上拉起来,“跟我来。”他局促地看着Charles拍掉身上的沙,握着他的手腕沿海岸跑去。

“等一等,Erik!”Charles大笑不止地由他牵着跌跌撞撞地扑向迎面而来的海风。

他们一路跑到一处地面空阔的沙岸,Erik忽然站住回头,Charles因为惯性直直地落入他怀里,而Erik顺势捧着他的脸吻到他们不得不停下来大口喘息为止。

“你真是……”Charles把双臂挂在Erik肩上,用断断续续的气息说,“疯狂。”

“想看点更疯狂的吗?”Erik自得地笑着,向后退了几步,让自己迈进升歇不止的海潮中。趁Charles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向某处挥了挥手,《It Is You》的前奏立刻就响彻了整片海域。Charles向声音来处转过头,看见Sean一边卖力地摆弄着(看上去像他这辈子能搞到的全部数量那么多的)扩音器,一边忙里偷闲朝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怪物史瑞克》的歌,”他哭笑不得地回过头看向Erik,“你确定?” Erik忽略了他的问题,只是抬起右手打了个夸张的响指。然后Charles听见了直升机在自己头顶轰鸣。他缓慢地仰头,颤动着上升的气流几乎要把衬衫从他身上掀飞。“这他妈是什——”

飘洒而下的巨量玫瑰花瓣即刻封住了Charles的嘴。

他露出了像“亲眼看到Erik Lehnsherr穿上蓝色亮片比基尼”一样震惊的表情,而Erik脸上的笑容告诉他这一切还没完。

Hank已经举着摄像机朝他们跑过来了,而当音乐放到菲欧娜在真爱之吻的魔法下变成怪物的那一部分时,Erik开始唱歌。

“It's no more mystery, it is finally clear to me, you are the home my heart searched for so long, and it is you I have loved all along——”

这让Charles回想起他们刚交上朋友那些日子了。当时Charles,非常恶劣地,要求Erik闭着眼从一箱碟片中挑一部出来——他发誓他不是故意拿出一整箱动画片的——而《怪物史瑞克》就是结果了。他们在Charles的沙发上窝在一起,耗费了整个周日的下午这部奇妙的童话上面。Charles本来的打算是,他们可以借着看碟的由头凑在一起,假装不经意而又心照不宣地磨蹭触碰一下彼此;毕竟大家都觉得他们是天生一对,他们也都有点乐在其中。可是这部动画片对于这种调情计划来说意外地太吸引人了一点,Charles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入迷地盯着屏幕、忘记与对方交流的,当然也就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是为什么会——在片子结尾史瑞克跟菲欧娜接吻的时候——深情地吻住了对方,自然得就像他们已经搞在一块儿好几辈子了一样。


Erik飙了句完美的高音结束这一曲,这让Charles不得不重新集中注意力于他身上。

现在Raven、Angle、Sean、Alex都围过来了,Hank还在非常敬业地为他们拍下尽量多的画面——这画面实在不怎么赏心悦目,天知道他们现在还赤着脚,穿着颜色夸张、印有棕榈树或者贝壳图案的沙滩服。大海上映射着明灭不休的波光,Erik深情地霸占着这块沙滩(深层意义及字面意义地,有鉴于他明显事先恐吓驱散了所有在打算沙滩上度假的友好人民),Charles看着他此生最亲密的朋友们在他面前随《Wherever You Will Go》的节奏扭动着,除了辛苦地驾驶着直升机的Moira,当然。这情景显得有点滑稽,但Charles觉得他胸中涌起了比海潮更明亮、更滚烫的东西,像是热泪、柔和的初雪、大风和随之腾空而起的一群鸽子;他无法准确地形容它,但上帝,他知道那是什么。

“Charles,”Erik开始讲话了,Charles吞咽了一下以压抑泪水。“你知道我不是特别讨人喜欢,不是特别温柔,不是特别懂得浪漫;我固执、自负、厌世、强硬——顺便说一句,这会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承认这些;”

Charles笑着前倾了一下身子。

Erik朝他挑了一下眉毛,然后继续,“但是,你,作为全球最他妈好的人之一,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这个世界还是一坨屎,没人能改变那个;但是我知道,从那以后我不再是孤身一人了。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们都无法离开对方而活。我们没有超能力,也不背负着拯救世界那样宏大的责任,那么我想,也许我有幸能将你作为我最大的责任。”Erik舔了舔嘴唇,然后单膝跪了下来,Charles捂住了嘴。“Charles Xavier,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幸福感扼住了Charles的气管。他恰到好处地愣住了一段时间,而Erik相当有耐心地保持着姿势。大概过了好几十秒,Charles张开了双唇,满脸讶异而为难地说:“呃,好吧,我在等你把戒指拿出来……?”

“等等,你是说你答应了,对吧?”Raven提出。

Charles皱着眉疑惑而温柔地点了点头,然后大家就热烈地欢呼了起来,Moira从直升机上替他们抛下了第二批玫瑰雨。

“我以为求婚会有戒指,Erik?”Charles笑着看向他站在浪潮中的未婚夫。

“是的,当然,我把它设计成了一个富有情趣的部分。”Erik站起来,伸开双臂,“猜猜我为什么会站得离你那么远?”

Charles给了他一个狡黠的笑,“告诉我。”

“我把它埋在了你面前这块沙滩里!”Erik听起来很兴奋,“开始搜索吧,lover,找到它之后你就可以跑过来拥抱你的未婚夫了。”他洋洋得意地展开了怀抱。 事先不知情的亲友团全体露出了一副艰难、嫌弃、复杂、难以理解的表情。

噢对,“Lehnsherr”式自以为是的计谋,Charles想,这不是第一次了,他一辈子也忘不了Erik策划的每一次约会:去海洋公园 看一下午鲨鱼直到Charles饿得想吃了对方;莫名其妙的线索游戏,让Charles跑遍了整个纽约才最终在某个小旅馆的双人大床上找到赤身裸体的Erik,而那时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做点他们本来该做的事了;还有他们一起给Charles过的第一个生日,Erik布置在体育场上的巨型(而劣质的)霓虹牌差点把Charles砸死。

不过这些从来都不能使Charles爱他少一点。

“……逊爆了,Erik Lehnsherr,你他妈自己给我挖出来,”Charles无话可说地捏了捏鼻梁,然后抿了抿唇,“而且,我现在就想拥抱我的未婚夫。”

他说着朝Erik跑了过去,逆着生机勃勃的海浪与透亮的光芒,把自己塞入Erik的怀中。后者搂着他转了一整圈,然后他们相拥着摔倒在了湿润的浅滩中,连续不断地亲吻。


“我爱你。”Erik撑起身体,看着自己头发上的水珠不断滴在Charles身上,期盼着Charles同样的回应。

“我爱你,Erik,但是——”Charles轻轻嘶声,“我觉得我背上——”

Erik愣了一下,把Charles的身体翻过来,看见他腰上一小滩洇开的血迹。

“我的天啊,Charles!”

“大概是什么贝壳的碎片划到的,你能先起来吗?”Charles说,希望能使Erik冷静一点,“这样的话我才能到那边去擦点酒精什么的,Hank有急救箱。”

但这一点作用都没有,Erik还在大惊小怪手忙脚乱地反复说着“我很抱歉”和“坚持住Charles”,好像Charles已经半身不遂了一样。

Raven关切地靠近他们,“一切都还、”

“退后!”Erik抱着Charles,抬头向她嘶吼道。

一旁的Sean闻言拍了拍Alex和Angle,“他说‘退后’了!我们应该……”

“退后,围成一个大圆圈,准备发射礼花。”Alex接过他的话,手忙脚乱地抱起了礼花筒,“——那不是在Charles找到戒指后的环节吗?”

“可能临时改变计划了吧,”Sean把手在面前赶蚊子般地挥了挥,“Erik不就那样嘛。”

Alex认同地点了点头,然后一声令下,三筒礼花随着巨响喷出了无数彩色的纸屑,其中有些还闪闪发光。Charles和Erik扭过头盯着他们(感谢上帝这终于让Erik停止了鬼哭狼嚎),要不是他们脸上真诚的“有什么不对吗”的表情,Charles一定认为这是个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幸灾乐祸。

“Erik,”Charles皱着眉头问,“这是你安排的吗?”

“绝对不是,”Erik说,“他们一定是太激动了。”

“非常好。”Charles夸张地咬牙切齿,“在沙滩上洒礼花的人不是反社会人格就是脑袋被门挤了,”

Erik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他们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清理完这些纸屑,”Charles继续说,然后踢了踢Erik以引起他的重视,“还有你的那些玫瑰花,很贵气,Erik,但是你得跟他们一起为环保工作作出贡献。”

“……好。”

“那么现在你可以放开我、让我去处理一下这个‘小’伤口了吗?”Charles强调了“小”字,Erik终于把紧紧箍着他的手松开了,看上去还沉浸在被要求清理沙滩的失落中。Charles站了起来,拍打着他麻掉的双腿:“我的天啊,你再把我抱久一点我就要感觉不到我的腿了。”

“Charles,就算你残废了,我也会爱你的。”Erik扶着Charles朝Hank那边走去,并冲他严肃地说。“就算你一见到我就打我一拳、不刮胡子、长期只穿超丑的那种长睡衣,我都还会爱你的。”

“要是我秃了还爱吗?”

“爱。”Erik有点艰难地点了点头。

Charles温柔地看着他,把手掌贴在Erik凸起的颧骨上,轻轻摩擦他的皮肤。

Hank用镊子夹着酒精棉球,抬眼瞟了一眼他们俩,摇了摇头。

“我想这不必我说了,你污染环境、搞了个神经兮兮的‘找戒指’游戏、把我扑倒在满是贝壳碎块的沙滩上、还疯了似的不让我站起来,但我还是愿意跟你结婚。”Charles迷人地撅了撅嘴,“我经常怀疑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

“那,要是我不清扫花瓣,你还跟不跟我结婚?”

“不。”

Charles口不对心地说,然后将手指穿进Erik的发丛,将他拉入一个承诺般诚挚的吻。


我要把酒精棉球塞进他们的鼻孔。Hank无助地想。


The END

评论(9)
热度(135)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