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好久不见EC了!来一发AU向的EC如何?(′▽`〃)

茶爽还是叉双 回答:

最近在补Merlin,就来一个梅林AU吧哈哈哈


        王城吉诺沙漫布着朗朗的市声,Charles站在这里,嗅见干燥的泥土、腾腾的炊烟和新鲜而饱满的野浆果。命运将他推向这座充满机遇、同时又充满未知性的小城,漫长的旅途给他带来疲惫,但Charles如此年轻又如此野心勃勃,以至于双肩的酸痛完全无法削减他的兴奋。


        Charles应该直接去找老McCoy,但一阵喧闹吸引了他的脚步。他拨开人群,看见一个骑士打扮的男人,面容冷峻,用一柄长剑指着一个平民的咽喉;后者躺在地上,狼狈战栗地求着饶,而骑士丝毫不为所动。


        心灵感应的天赋让他感受到求饶者的绝望和恐惧,而Charles从来都不擅长袖手旁观。


        “停下来!”Charles在自己意识到之前就已经冲出了人群。周围的人神色震惊而沉默地看着他,骑士亦向他投来淡漠的一瞥,这莫名地令Charles稍微有点无措。


        “求你,救救我……”平民断断续续地说,而冰凉的剑刃立刻警告般地更贴近了他的脖子。


        “我想你不必要取走他的性命,我的朋友,”Charles慌张地伸出双手作出阻止的姿势,骑士再次将注意力投向他。Charles努力让自己显得更稳重,然而风过的凉意让他意识到他的掌心已经渗出汗液。“不管他做了什么,他只是个平民,可能他还有父母子女需要抚养……对吧?”


        骑士审视着Charles,后者心跳如雷地维持镇定。他们无声地僵持着,Charles能感受到额角的湿润和阳光炙烤手背的微烫。片刻后,骑士挑了挑眉,抽走了剑。这完全不是屈服或者投降,Charles想,他只是愿意这样做。“别再偷东西了。”他冲那个平民冷静又威胁地低声说,严厉地目送着他跌跌撞撞地跑开,然后转身慢慢走向Charles。


        “旅客,嗯?”他注意到Charles背上的行李,然后似笑非笑地观察着他。“我听到你刚才叫我‘朋友’。”


        “是的。”Charles仓促地点头,惊异地收获对方嘲弄、强硬、甚至还有点没由来的愤怒的面容。


        “别叫我那个。”骑士漫不经心地低头收起剑,阳光在他的盔甲上映射得过于耀眼,Charles感到一阵眩晕。


        “那只是个对陌生人友好的代称,”Charles迟疑地说,“再说除了那个我还能叫你什么?”


        “殿下、Prince Erik、吉诺沙最好的战士。”Erik抬起头,Charles这才恍然醒悟他眼中的不可一世的傲气来自皇室。他暗金色的头发像是王宫里摆放的金制花瓶,而他的唇舌品尝的是吉诺沙最好的美酒、他的盔甲每夜由仆人反复擦洗光亮、他要杀一个小偷就从来没有谁敢提出异议。Charles还愣着——这足以替他讨来一个不敬的罪名——但Erik忽然勾起了一边嘴角,用他摄人的双眼凝视着Charles,好像Charles有什么地方成功将他逗乐了一样。


       “我还是更偏好‘我的朋友’,殿下。”Charles吞咽了一下,在对方绿如深春灌木的双眸下束手无策。


        Erik笑开了双唇,抵在Charles喉管的紧张感随之倏然化解。他几乎透过Erik看见了些难以言状的东西,像是勇气、宿命、坚韧;Charles意识到他们两个都年轻得过分,却似乎已经等待什么等了千万个年头。Erik又朝他靠近了一步——


        “你叫什么名字?”


        Charles轻声地,吐出Erik此生注定要放在唇边的音节。


评论(7)
热度(40)

© 茶爽还是叉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