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Satin And Velvet 缎与绒

在补Merlin的途中实在忍不住了 就跑来给自己挖了个坑...... 好多对话用中文写出来觉得很奇怪,但我觉得文中人物对话中英夹杂会更奇怪,于是可以调动一下脑内自动翻译器,风味更佳


先算PG吧,不过PG也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羞耻地扭动 


Satin And Velvet 缎与绒


        Arthur的头因重击而眩晕,他倒在地上,钝痛迅速传遍全身。空气里弥漫着的浓烈甜腥味道使他意识模糊,很快他就将陷入昏迷。


        “Arthur,”一个声音慌张地响起,他立刻将全部精力攀附在这声音上,尽全力让自己清醒一点。


        然后Arthur感觉到有人在拍打他的脸。


        “你还好吗,Arthur?”这声音担忧地重复道。是Merlin。除了他不会有任何人在这时候跪在他身旁、捧着他的脑袋、还如此粗鲁地往他的脸上扇巴掌了。Arthur习惯性地想开口斥责Merlin的无礼举动,但他无法发出声音——继而他发现自己无法动弹,哪怕转动眼球或者抬起眼睑看看Merlin现在的蠢样都做不到。


        持续了一段时间毫无回应的、绝望的呼唤后,Merlin托着Arthur的脖子,将他的头小心翼翼地放到地上。


        接着Arthur听到了龙语——Merlin在黯去的硝烟中站立,用Arthur从没听见过的悲壮、坚韧而有力的声音,向天空大吼着。Arthur已经没有精力为此感到惊讶了。很快,翅膀扇动气流的声响朝他们靠近,Merlin又带着哭腔说了句什么咒语,然后抱着Arthur爬上龙背。


        大风从他们身旁贯过,Merlin不知对他用了种什么魔法,Arthur只感到浑身窜过热流,疼痛随即得到了很大缓解。疲倦立刻席卷而来,于是Arthur就在Merlin的怀抱、以及他不断扑在自己耳后温暖而湿润的气息中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看见的是在他身旁忙来忙去的Gaius。


        “殿下。”Gaius抬起头,向Arthur示意。


        “Merlin在哪儿?”他撑起身体,感觉到宿醉般的头痛。


        “在他的房间里,殿下。”


        Arthur立刻翻身下床,却被扯动伤口的剧痛和Gaius同时阻止了。


        “我恐怕他暂时还不会醒来。”Gaius神色凝重地看着Arthur。


        “什么意思?”Arthur盯着老医师。


        Gaius的反应开始让Arthur感到紧张了。他沉默了一会儿,挑起眉毛欲言又止地说:“Merlin伤得很重,殿下,他……”


        “那你为什么还在我的房间、而不是在照看他,Gaius?”Arthur皱着眉打断他,而Gaius看上去忧心忡忡得令他恐慌。


        “我需要从你身上得到一点……东西,来救治Merlin。”


        老医师看起来遮遮掩掩的,而Merlin昨夜做下的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事让Arthur不得不将这和魔法联系起来。                                                                                                                                                                                                                                                                                                                              

        “Gaius,”Arthur艰难地问道,“是和魔法有关的吗?”


        Gaius垂下头。


        那就是了。Arthur想。Merlin是个法师,看在上帝的份上,为什么他从没看出来过?这太明显了,每一次他带着Merlin出猎或者与他一起面临什么厉害的怪物,最后都是Merlin摇醒昏迷在地的他,告诉他“嘿,你给了它致命一击”;每一次出战之前Merlin都会郑重其事地说“我会一直在你身旁保护你”之类的话,尽管Arthur从不当真;Merlin还总能事先提醒他许多危险,就在所有人都被蒙蔽双眼的时候。一个法师、御龙者,就这样潜伏在Camelot,甚至无时无刻不待在他身边,每天都有无数的机会杀死他——但是那个人是Merlin。这让一切听上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昨天晚上,我听到他念咒了。”Arthur叹息着说。


        Gaius抬眼惊讶地看向Arthur,而那惊讶立刻被厚重的严肃和沉痛盖过了。Gaius用他最坚定的语气开口:“我知道按照法律这会为他带来死刑,但是Merlin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希望你……”


        “先别管什么死刑的事,”Arthur再次打断他,“你刚才说需要我身上的什么?”


        “……魔法,”Gaius沉声说,“Merlin的魔法。为了救你,Merlin用魔法把他自己的生命力分给了你。循照生命守恒规律,在救活你之后Merlin必定要死去……”


        “那他就……只能等死?”Arthur应该为Merlin的隐瞒感到愤怒,但他做不到。那个蠢蛋就要为他而死了,这让Arthur被一种难以理解的空茫痛击入胸——Merlin的确有意无意说过很多“我就算死也要保护你”的话,但他不该真的将那付诸行动,不该倾尽所有、默默无闻地一次次拯救Arthur,不该如此强大、隐忍又不求回报。没人向他要求这些,这是骑士的责任,不是Merlin这个蠢蛋仆人该做的。


        “我不知道,殿下,很抱歉。”Gaius说,“我会尽可能尝试从你身上找到能拯救Merlin的东西。”


        “用魔法?”


        “恐怕别无选择。”


        Arthur自暴自弃般地深吸一口气躺回床上。“就……当心点。”身为Camelot对抗魔法的战士,现在他要自愿任由魔法宰割了,这多少有点叫人哭笑不得。


        “先喝了这个。”Gaius有点犹豫地拿起一种药水,将他递到Arthur嘴边。Arthur调整了一下呼吸,准备将那散发着奇异味道的绿色液体一饮而尽——


        Arthur的房门被推开了,发出一声轻微的吱呀。


        该死的,为什么在干施魔法这种事之前甚至都不记得关门?Arthur在脑子里咒骂着。被任何人发现,Gaius都难逃重罪,在这儿没有人能保得住一个法师——联想到Merlin,这个念头变得更尖锐地扎在Arthur的脑子里了。


        他们紧张地盯着门口,然后一个瘦削的身影从门后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他手上还端着一个盛着食物的银盘,神色疑惑地看着他们。


        “你们在干嘛?”Merlin说。


        Arthur转头看向Gaius。


        “这……从没发生过。”Gaius看上去比他更惊讶,“他昨晚几乎没了呼吸——他不可能这么……”


        “……安然无恙?”Arthur接过老医师的话。


        Merlin朝他们靠近,把早餐放在了一只方木桌上。他神色局促地回应着两人的目光,睁大了双眼,好像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一样。


        Arthur审视着他,Merlin一如既往傻里傻气地指着食物问他“早餐?”,而Arthur没有回应也没有移开目光,他看着Merlin就像看着这世上唯一的谜团,并且Arthur不敢也不能将其解开。


        他们无声地僵持着,在意识到气氛有多奇怪后,Merlin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成他胸口紧张的呼吸起伏,但没有一个人打算先开口。Gaius收起药瓶,嘱咐Merlin尽快回房找他,然后就走出了Arthur的房间,体贴地为他们让出空间。Arthur听见了老医师替他们阖上房门时发出的叹气声。


        Arthur静候着Merlin在持久的沉默中慢慢被压迫感淹没,直到后者不堪沉重移开目光。


        “过来这里。”Arthur拍了拍床沿,命令道。


        Merlin如他所说坐了过来,然后他欲言又止地吞咽着,似乎这动作能帮助他舒解喉头的凝痛。Arthur无奈地皱起眉头,他不想谈这个,但他们没有理由再回避下去。


        “有什么要说的吗?”Arthur说,尽力使自己听起来平静一些,“关于昨晚的战事。”


        Merlin垂下双眸,快速舔舐了一下下唇。“你伤得很重,”


        “还有?”


        “还有,我试着叫醒你,但你看起来就像是快死了——”


        “还有?”


        “还有,”Merlin抬起眼睛,不安、疲惫、柔和又忧虑,“你知道了,对吧?”


        “亲口告诉我,Merlin,”Arthur轻声说,“亲口告诉我。”


        Merlin张开了双唇,又轻轻合上。他埋下头开始颤抖。Arthur耐心地看着他颈椎弓成的线条,几乎可以看到Merlin整个人在他面前——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瓦解开来,像融雪坍化一般;他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悲伤又克制地凝视Merlin,如同目睹他承受刑法。


        “我,”Merlin终于抬起了头,皮肤因强忍泪水而通红,仍然不可抑制地发着抖。他露出那种难过又束手无策的表情,“我会魔法。生来如此。”


        在过于充分的心理准备下,Arthur还是感到了震惊。他仰起头,Merlin哽咽的声音让他根本无法回溯曾经或者顾虑未来;Arthur的思维被困在此刻,疼痛着不可动弹。


        “我知道,”Arthur实在无法控制自己说出这句话,“我想我一直以来都知道[注]。我一直以来都应该知道,不是吗?”


        “我只为你使用它,只为你。”Merlin摇着头抽泣了

一声,Arthur觉得自己的喉咙里像是卡着刀刃。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他知道这是个不需要问的问题,“你信任我吗?你知道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被绑上火刑架,更不会亲手送你上去。”


        “我信任你,当然,Arthur,全身心的,”Merlin用沙哑而潮湿的嗓音快速回答,毋庸置疑,“但是我也了解你。我知道你不会让我死,可你会帮我逃出Camelot,要求我再也不回来,只为了让我活命——可这对我而言不比死亡好一丁点。所以别让我走,Arthur,在你现在知道了一切以后。”


        Arthur无法替自己辩解。他明白Merlin是对的。“……Camelot是我的责任。”他迟疑着,单薄地说。


        “而你是我的责任。”Merlin脆弱而郑重地承认道。


        Arthur深知那是怎么回事。拥有一个与生俱来的使命是件不轻松的事,但人可以为他的责任死上千万次。Merlin看着他的方式就像他已经为Arthur等待了好几辈子,坚定、执迷、决意为他奉上千万分真心。Arthur顷刻间感到一些难以捉摸的东西在他体内固化、具体了起来,他的脏器为之挤压而不安分,血管中如流贯着光芒,无可收拾。


        他总绝望地说自己没得选,但这一次他像是上辈子就已经做好了选择。


        “你知道,这真的很令人气愤。”在长久心照不宣的沉默后Arthur调整了一下姿势,“一夜之间,我忽然发现你这个傻子救了我的命——很多次。我曾以为我是个强大的保护者,但你才是,并且还是通过魔法;没了你我什么都不是,我立下的那些功劳全都是从你那儿偷来的。”


        “不是偷来的,Arthur,你值得它们。”Merlin庄重地否认道。“辅佐你是我的命运,而你的命运就是去得到荣耀。我们俩缺一不可。”


        “缺一不可,但Gaius告诉我你快死了,”Arthur小心翼翼地说,“一命换一命什么的。”


        “但真可惜,我看起来完全不像要死了?”Merlin轻轻笑了一下,这象征着他们之间凝重的气氛开始真正缓解了。“事实上,已经很接近了,昨天晚上。非常痛,真的。我早上睁开眼的时候以为自己来了地狱。”


        Arthur不敢揣度Merlin轻描淡写的“非常痛”是什么感觉。他差点为Arthur死了,还这么心甘情愿、毫不犹豫;这个念头让Arthur手足无措。


        “结果?”他短促地问。


        “结果真的是地狱——”Merlin用他还浸着泪光的双眸潦草地翻了个白眼,“我死不了,还得服侍这个皇家混蛋一辈子,因为他是我见鬼的命运,不容选择;因为我们生来就是一体的,注定要同生共死。”


        他们看进彼此的眼睛,Arthur不愿承认他与他同时像傻子一样笑了起来。


        “很好,看来你知道你得去抛光盔甲、打磨我的剑、擦靴子、洗衣服、打扫马厩;不过在那之前——”Arthur用左手撑起身体,“我想我欠了你很多个拥抱。”


        阳光透过帐幔敷在整个空间里,薄而滑,如同丝缎。Arthur倾身拥住Merlin,右手有力地环住后者的背,让他们沉浸在片刻劫后余生般的欣慰之中。


        “我很抱歉,Arthur。”Merlin在他肩头叹息着说。


        “你做的一切,我如今都知道了。”Arthur觉得自己有无数的话要说,但他停顿良久,最后还是只能说出一句“谢谢。”


        “别再拿自己的命冒险了,你知道如果你为我而死的话,我会有什么感觉。”Arthur补充,“花点力气保护自己,Merlin,一旦我父亲知道了你的秘密,我会很难保护你。”


        Merlin没有回答他,只是用手安抚般地拍了拍Arthur的背。


        “就、相信我吧。”他在片刻后说。


        Merlin是个货真价实的“不值得信任”的法师。但Arthur无可奈何地发现,比相信他更难做到的,是不相信他。


TBC(? ← 永远不知道自己能写到多长



[注]:这是513评论音轨里K姐的迷之脑洞「我设想的结局是——亚瑟在战场上受了致命的伤,梅林来了,怀抱着亚瑟。梅林对亚瑟说:“我会魔法。” 亚瑟用双手抚上梅林的脸庞,说:“我知道。我想我一直都知道。”」哈哈哈好棒的梗!忍不住用在这里啦!

评论(5)
热度(73)

© 茶爽还是叉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