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Satin And Velvet 缎与绒

        当Arthur重新找回意识时,他的头、脖子和手臂疼得像要爆了一样。

        他感到阳光落在眼睑上的明亮和温度,然后转动眼球,尝试睁开双眼。Arthur的视线从树端凝绕的晨雾流转到地上树叶燃烧后的余烬,最后停在靠在他肩上沉睡着的Merlin身上。

        “这是搞什……Merlin!”Arthur嘶声叫道,并伸出手拍打着Merlin的脸颊。他们身上附着的酒气和不连贯的记忆告诉Arthur他们刚经历了一次荒唐的酒馆之夜,而他一点都不想搞清楚为什么Merlin这么心安理得地拿他的身体当着枕头。

        “怎么了?!”Merlin从他身上神情恍惚地弹了起来,左顾右盼,“这是哪儿?我们在哪儿?”

        “Camelot的边界,我猜。”Arthur回答。

        “我的天啊,天啊Arthur,”Merlin后知后觉地把他撑在Arthur胸前的双手抽了回去,神色震惊又绝望地盯着Arthur。“告诉我我们没有在私奔。”

        “真不幸,我们没有!”Arthur随手抓起一把落叶朝Merlin的脸砸去,咬牙切齿道,“为什么这么久了我还是会被你日趋渐进的愚蠢惊讶到?”

        “只是开个玩笑,殿下。”Merlin笑了一下,“早上好。”

        “不好笑,”Arthur踢了踢Merlin的小腿肚,“快去弄点水来。”

        Merlin撅着嘴,鼻音浓重地耍赖。“头晕,等我再缓一会儿。”

        “带你喝次酒你还得寸进尺了?”Arthur推了推Merlin的手臂,“快去。”

        Merlin傻笑着爬起来,拍掉自己身上的落叶,朝他们的马走去。Arthur看着Merlin踉踉跄跄的背影,仍旧为这样一个身躯所承受的力量感到不可思议。他调整姿势试图把自己撑坐起来,手指在零落枯叶中无意碰到了一个温热粗糙的东西。

        Arthur低下头,看到了一块灰色的卵石,一朵玫瑰——显然而不可思议地——扎根其中。

        Arthur不记得它从何而来,但他仅仅是从石头中摘出了那朵玫瑰,好奇、极轻而温柔地,他那被酒精洗劫过的大脑就开始缓慢地被记忆充实了:余酒残杯,深蓝的暮色,Merlin如何真诚地为他造出这块石头,如何伸手在地上催出火焰,如何一杯接一杯地朝自己胃里灌酒;魔法携带着画面如醍醐般由指尖注入他的脑海,Arthur知道自己应该松开手,但一种难以名状的冲动使他不由自主地感受到更多,那些零散的、秘密的过往片刻,譬如Merlin如何不为所知、不求回报地以身涉险,如何一声不吭地作下代他赴死的决定,如何卑微地咽下他汪洋一片的苦心。

        所有他知道的、和所有他应该知道却不知道的。

        Arthur能感到Merlin的玫瑰花发散出不可见的光芒,从他的指腹平滑地绵延而上,直入胸腔,深情地将他紧缚;他清楚地预见到就在某一刻那紧缚感将达到一个顶峰,他将得以真正明了地看懂并接受这一切,而在那之前他会困惑又盲目,徒劳无功地摸索不止。

        他感到自己有无数句话必须对Merlin说出来,无数句,却始终词不达意。

        “接着,傻大头。”Merlin已经走回到他身边,把水袋抛进Arthur怀中,一击将他拉回现实。

        “别叫我那个,你蠢死了。”他一边把水袋凑到嘴边,一边不动声色地把玫瑰藏到身后,心不在焉地反驳着。

        “你不喜欢?那‘自大狂’、‘皇家菜头’、‘智障’、‘有史以来最讨人厌的王子’怎么样?”Merlin在他身边坐下来,朝他呲牙咧嘴。

        “——你就不能干点比取外号更有用的事?”Arthur放下水袋,转过头看向Merlin。

  

  “比如豁出性命拯救你的皇家屁股(Royal backside)?或者忍受你在洗澡时哼的那些弱智小调?采一上午的花来替你给女孩儿献殷勤?”Merlin夸张地摇着头,“天哪,我的殿下,真是‘荣幸’至极。”

  

  Merlin说完,开始为自己的尖刻反驳显得洋洋得意。Arthur可笑地看着Merlin,发现自己是如此熟悉他这个表情——不止这个,还有每一个表情、每一个举动、甚至是眨眼的频率或是他颧骨下阴影的面积,就像是Arthur的视线一直胶着在他身上、却从不自知一样。

  

  这已经开始让Arthur不知所措了。

  

  “……有件事,Merlin,”Arthur思索着,严肃地眯起眼睛,“……昨天晚上你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在来得及迟疑之前就已经问出口了——他得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倾命相护、不可取代、还有那该死的玫瑰——他从来没有耐心去遮遮掩掩地猜测什么东西,那太令人不安了。

  

  Arthur坦诚地看着Merlin,等待他的答案。

        Merlin把脸皱了起来,看起来是在努力回忆。“呃,”片刻后他有点窘迫但并不在意地摊了摊手。“其实我一点也不记得了。我说了什么?”

        Arthur怀疑地看进他的双眼,试图找到Merlin因羞于承认而口不对心的蛛丝马迹,但后者困惑——而且绝对没有一丁点害羞——的目光显示出他说的是事实。Arthur只能气急败坏地吐了口气。

        “你这呆瓜脑袋是不是装了点酒 就再也装不下其他东西了?!”

        “……怎么了?”Merlin紧张地盯着他,“有什么不对的?”

  ——你说你给我的玫瑰表示爱。Arthur想,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了。你是唯一一个如此真心、如此不顾一切关爱我的朋友。你是我可以交托后背的忠臣,是我从不担心失去的陪伴。

  

  Merlin的爱对他而言举足轻重,不过Arthur从不承认自己真的在意这些。

  

        “你说——”Arthur拉住Merlin的领巾,迫使Merlin的脸朝自己靠近。

        也许太近了,Arthur目睹Merlin猛然滞住呼吸的迷茫表情,甚至自己也开始感到困窘起来。他能从Merlin的瞳孔中看见自己脸上的表情逐渐转变为一种更为深沉、难以捉摸的东西,欣慰、挣扎、仓促又怀有他一贯的傲慢。玫瑰里的魔法开始在他脑中膨胀,他们的目光不曾、也不敢离开彼此的眼睛一刻。

  

  这感觉实在是错极、又对极了,而天知道,Arthur完全忘了自己该怎么做,所幸他在一切走入一个无法控制的趋向之前明智地抽身而出,在Merlin的肩上气恼地给了他一拍。

  “你说,‘Merlin是个白痴、智障、记忆力低下得无人能及的蠢驴’!”Arthur恶狠狠地捏造道,“你还跳舞了。”

  

  “我没有!”Merlin瞪大了眼睛,“你这个混蛋,我才没有说那些,或者跳舞。”

  

  “你怎么能忘了呢,Merlin?你唱一些奇怪的歌,还试图吃掉我的盔甲。你的酒癖是我见过最夸张的。”

  

  “我试图吃掉你的盔……不。你在骗我!”Merlin把自己的肩膀缩起来,嘲弄地看着Arthur。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们都知道你多少有点迷恋它。”Arthur说,“你每天擦他好几次。”

  

  Merlin皱起眉。“好吧。那是因为我一闲下来就会被你支使去干这干那,而擦盔甲比起擦地、刷靴子是个更好的打发时间的选择。”

  

  “看来是活不够多让你太闲了,我会认真考虑给你增加工作量的。”Arthur扬高声音,“无论如何,你不能否认你昨晚想吃了它!”

  

  “噢,”Merlin佯装惊讶地上下审视着Arthur,“无意冒犯,但是你甚至没有穿着它啊。”

  

  Arthur鬼使神差地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着——这一定让他看上去像个十足的菜头,因为Merlin已经发出了他那幸灾乐祸般的笑声。

  

  “MERLIN!”

  

  “说实话,你穿这件衬衣看起来很好,殿下。”Merlin笑得更厉害了,而这当然为他赢来了王子恼羞成怒的一击。

  

  “你应该更关注于主人的早餐,而不是他身上有多少乐子可取,明白吗?”

  

  “是的,殿下。”Merlin颔首,然后又爆发出一阵大笑。

  

  Arthur瞪着他,却在对方肆无忌惮的大笑下也感到轻松愉悦起来。他咬着下唇避免自己泄露出难以掩饰的笑意,最终还是同Merlin笑作一团。

  

  这实在没有那么好笑,但Arthur忍不住陪Merlin多笑一会儿——他有多久没有过这样不被干扰的快乐了?

  

  

  

  当他们终于停下大笑并成功把带来的面包塞进肚子里之后,Merlin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往回走——毕竟你不能指望两个正宿醉着的家伙捕获什么漂亮猎物。

  

  “这是什么?你把它藏在屁股后面干嘛?”Merlin指着Arthur身后的玫瑰问道。

  

  “别睁着你那双贼兮兮的眼睛看你不该看的东西!”Arthur做贼心虚地把花拿到自己面前,装模作样,“这只是……一头野猪送给我的。”

  

  “我没有‘贼兮兮’。”Merlin纠正。“而且为什么一头野猪会送给你玫瑰?”

  

  Arthur沉下眉毛,“野猪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你为什么会收下一头野猪给你的玫瑰?”

  

  “你就不能闭嘴,Merlin?”

  

  “遵命,殿下。”Merlin一脸很懂地斜睨着他,“是不是你摘给Gwen的?”

  

  Arthur偏过头,不可思议而难解地观察着他的男仆。Merlin冲他笑着,意味深长。

  

  “你认为……我应该给她送花?”Arthur问。

  

  “呃,人们都这样做,”Merlin耸了耸肩,“送花给他们在意的人。女孩儿们,你知道的。”

  

  “……那你拿去送给Mogana吧。”Arthur把玫瑰抛给Merlin,看着后者手忙脚乱地将它接住。

  

  “啥?”Merlin问,“为什么我要、”


  “因为你以前就经常送她花,”Arthur打断他,“你相当在意她,不是吗?”

  

  Merlin陡然沉默下来,看上去有点为难。Arthur甚至可以确定自己在他眼中看到了悲伤,悲伤或者更多他无法理解的东西,在Merlin喉中欲言又止。“那不一样,”他在漫长的停顿后说,“就是……不一样。不是该用玫瑰的那种‘在意’。”

  

  Arthur不知道Merlin什么时候成了个研究花的专家,但他更不知道自己是说错了什么使Merlin突然这么难过。Arthur犹豫地向Merlin靠近一步,将手搭在了对方瘦削的肩上。“Merlin,我明白的……”他谨慎地措辞,“你对Morgana的感觉……”

  

  “Morgana是个很好的朋友。”Merlin提高声音将他打断,Arthur几乎没注意到他使用了过去式。“仅此而已。”

  

  “好吧。”Arthur点点头。

  

  Merlin抿了抿唇,“所以这朵花……?”

  

  “给我吧,”Arthur伸手从Merlin手中抢过玫瑰,“说不定那头野猪希望我收好它呢。”

  

  他把玫瑰插在行囊里,骑上马背。Merlin安静地把缰绳递到Arthur手中,就在Arthur接过的瞬间,他轻轻捏住了后者的手指。

  

  “Arthur,”他干涩而忧虑地说,“有关Morgana的事……”

  

  “如果你不想谈,我就不会再提。”Arthur诚恳地回应道。

  

  Merlin摇了摇头。“不是这个,”他说,“Morgana失踪回来之后发生了很大变化……你就,小心一点。”

  

  “你是指Morgana被下了魔咒?她现在只是变得比以前更讨人喜欢了些,何况我能确定她不会伤害我。”Arthur用鄙夷嘲弄的语气说着,却同时安慰般地握紧了Merlin的手,“放轻松,Merlin,你的‘命运之人’没那么容易被骗的。”

  

  “不知道是谁被骗了那么多次……”Merlin嘀咕道。

  

  “你在嘀咕什么?”

  

  “没什么。”

  

  “闭嘴,我们回去。”

  

  “遵命,殿下。”Merlin答应道。“我们这样两手空空地回去真的没问题?感觉好像英勇神武的Arthur王子在外整整两天都捕捉不到一只猎物,而如果女仆们知道她们的王子殿下所谓的‘打猎’是指在酒馆里喝个烂醉,她们一定就、”

  

  “你听不懂‘闭嘴’吗,Merlin?”

  

  “你又不是真的要我闭嘴。”

  

  “你就是个傻子!”

  

  Merlin用最符合“傻子”形象的幼稚语言反驳着,然后费劲地爬上了他的马。他们一路踏过贴地而行的风,路上Merlin为一位新来的厨娘采了花(不是玫瑰,一些紫色的长茎小花,看上去无比乖巧和善),Arthur漫不经心地揶揄而Merlin漫不经心地唠叨回去,Camelot城堡的轮廓从远处逐渐清晰——无论如何,单在这些时刻一切都简单顺利,Arthur为之神清气爽。


TBC

评论(3)
热度(75)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