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Satin And Velvet (4.20更新 Chapter 4)


  “抛光盔甲,擦地板,洗了这些衣服,然后在你去马厩之前——”Arthur高傲地指挥道,手指象征性地指来指去,“——给那朵花换水,Merlin。”
  
  Merlin用一种疲惫的表情摆了摆头,然后低下头接着叠被子,把Arthur的床打理得整洁精致。
  
  “你觉得我应不应该把它……”Arthur把手指放在下巴上摩擦着,眼睛盯着插在瓶里的玫瑰,“栽进土里,再让它晒晒太阳什么的?”
  
  “呃,”Merlin抚平床单上的最后一丝皱褶,回答道,“我不认为有那个必要,我们已经照料它好多天了,而它反正总是要枯的。”
  
  Arthur瞪着Merlin,双臂在胸口交叉着。“那么你的任务就是保证那不会发生。”
  
  “怎么可能?”Merlin呻吟道。
  
  “那就不是我要管的事了,”Arthur欠揍地摊了摊手,“你得知道一个王子每天有多少事情得处理。”
  
  “就不能顺便处理处理你的自大?”
  
  “我又得说上一次,Merlin——”
  
  “——‘闭嘴’。”Merlin接嘴道。
  
  “没错。”Arthur点了点头,在Merlin提着外套向他走来时背过身伸开双臂,“尤其在一个Elena已经足够烦我了的时候。”
  
  “你今天又要跟她赛马然后野餐?天哪,我希望你们能少吃点。没有哪个仆人喜欢背着像有一千年那么重的东西陪你们翻山越岭。”Merlin一边抱怨,一边娴熟地拍了拍Arthur外套,拉直衣角。
  
  “说得好像你知道一千年有多重似的。”
  
  “这是比喻,殿下,以防万一你不懂。”Merlin在Arthur转过身来时愉悦地看着他,并为他轻轻提了提衣领。
  
  Arthur佯怒地挑眉,“我懂什么叫比喻,Merlin,别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智障。”
  
  Merlin皱眉,露出了他那种纵容又充满喜爱的小表情,而这让Arthur忍不住伸出手去揉乱他的头发。他持续这么做着直到Merlin开始躲闪着骂他混蛋,然后Arthur顺他的话停了下来,把手指插在Merlin的发丝之间,凝望着他。
  
  “你不喜欢我和Elena在一块儿。”Arthur突然指出。
  
  “Well,你自己也不喜欢跟她在一块儿。”Merlin吞咽了一下,把手指从Arthur的领子上移开。
  
  “确实如此。但我得跟她结婚,Merlin。”Arthur说,“我得跟她结婚而你……你没有对此发表意见。这不是你的作风,你总是对我的事指指点的。什么都管。”
  
  Merlin装模作样地思索了一会儿,Arthur知道他其实早有观点——他需要听听Merlin的话,有鉴于这个白痴在最重要的时候永远都超乎寻常地聪明,又与他如此契合。“我始终相信你会作出你真正想要的决定,Arthur。”Merlin坚定地看着他,胸腔因呼吸而缓缓起伏,“我不了解国家大事、政治婚姻,但我了解你。吸引你的是善良、勇敢、与众不同、真正理解并爱着你的人,她也许身份卑微,但她永远都会是陪在你身边的那个。你不会看不见这个的,对吧?”
  
  Arthur感受到Merlin眼中诚挚的热度,他出神地在其中沉浸了片刻,然后才幡然醒悟Merlin口中的人其实是指Guinevere——善良、勇敢、与众不同、真正理解并爱着他、身份卑微却永远陪在他身边——Arthur忽然心跳如雷。很显然Merlin并没有意识到他自己比任何人都要符合这些标准,就像过往的好些日子里Arthur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一样。这个事实就在那儿,却不知为何被他们都忽视了那么、那么久。
  
  你不会看不见这个的,对吧?——Merlin的声音仍在他脑中回响,而Arthur终于在漫长的回顾中明白过来,他无论在何时睁眼,眼前的总是Merlin——尽管他总是因为过于习惯而视若不见。
  
  就这一次,Arthur任由自己沿着这个荒谬的方向想下去——而一切都惊人地顺理成章,就像终于疏通的血脉中有热血腾然贯过一样,Arthur几乎要为排山倒海而来的情绪头脑发昏了。
  
  “Arthur?”Merlin呼唤他,试图让Arthur回过神来。他噬咬唇角的表情让他看上去像是在笑,这奇异地迷人,Arthur得用尽全力才能假装自己并未因此再次分心。
  
  他将目光锁进Merlin的眼底,无言以对,只是将手掌滑到对方的后颈,轻轻按压那里的柔软肌肤。
  
  “谢谢。”他说,“我想我知道该做什么了。”
  
  Merlin抿着唇向他点头,然后向后退出Arthur双手可及的范围。“好了,殿下。”
  
  Arthur也点了点头,不知道自己的手该往哪儿摆。
  
  
  
  Elena完全是个孩子。她的确处在待嫁的年龄,但她不符身份地邋遢、爱玩,眼中充满着惊讶和孩子气的好奇,就像她根本不明白嫁给Arthur将意味着什么一样。从各种意义上说,她都不像个公主,联姻的担子对她而言似乎太重了,以至于Arthur在跟她“培养感情”的过程中几度觉得把她卷入这件事的人都是混蛋。
  
  他们挑了个地方准备野餐(七天以来的第六次野餐,至少单独野餐比在两位国王面前假装对彼此很有感觉要容易些),Merlin跑过来替他们张罗好食物和酒,显得闷闷不乐。Arthur明目张胆地盯着他,而后者一直避免着与他目光相触,不管Arthur怎么企图引起他的注意都无动于衷——他甚至都没有在野餐过程中不断过来烦他们。
 
        于是在午餐进行到一半的时候,Arthur借口“我去打点水来”从Elena身边逃开,一把抓住Merlin的手腕把他拉进了树林深处。
  
  “Arthur!”Merlin被他拖着奔跑,直到他们停下来才得以俯身撑着膝盖,大口喘息着骂他,“白痴,你要干嘛?”
  
  “中途休息一下。”Arthur说,向Merlin逼近了一步。“说吧,你什么毛病?”
  
  “什么‘什么毛病’?”Merlin仍无法捋直气息,死皱着眉。
  
  “跑这么点路就喘成这样。”Arthur走过去轻轻扶住Merlin,叹息道,“你打算发脾气到多久?”
  
  “我没有发脾气。”Merlin反驳。
  
  “那你为什么——”
  
  “Gwen很难过。”Merlin向上看着Arthur,“前几天你说你知道怎么做了,但是你还是在伤害她。”
  
  “我并不——”
  
  “我知道,”Merlin再度打断他,“但你和Elena公主就快结婚了。你每天跟她野餐,你知道这个趋势有多明显——”
  
  “好吧,如果我让她难过了,就应该是她来冲我发脾气,不是你!”Arthur怒视着Merlin,把双手叉在腰上。
  
  “Gwen是我的朋友!”
  
  “我就不是你的朋友?”Arthur气急败坏地吼道。
  
  Merlin瞪着他,用力呼吸,似乎无从反驳。
  
  噢。Arthur想,他已经明白了一些Merlin自己都还弄不明白的事。
  
  Arthur朝他迈出一步,然后又是一步,Merlin侧过脸别开了目光。Arthur眉头紧锁,不断向他靠近,直到自己的影子完全覆盖在Merlin身上;而Merlin在他的后背贴上树干时发觉自己无路可逃。
  
  Arthur将手掌越过Merlin的肩头,撑在他耳侧,彻底切断他的退路;他的手与粗糙的树皮紧密相贴,Merlin的发梢若有若无地刺着Arthur的指侧,Arthur看着他偏过头时脖子的弧线,全神贯注。
  
  “你在生气。”Arthur低声在Merlin的额角说,“不仅仅是为Gwen。”
  
  Merlin沉默不语,而Arthur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而我不会跟她结婚,Merlin,”他说,“也不仅仅是为了Gwen。”
  
  “看着我。”Arthur强调,Merlin照做了。
  
  “过去的几天里我一直在思考,”Arthur停顿,平复了一下心跳,接着说,“我们之间有些东西——我试图忽略,我想在它开始的时刻阻止它;我试了但是、但是我来不及,Merlin,它开始得比我想象的还要早,早在我毫未察觉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根深蒂固。我甚至从未有机会考虑我能不能、该不该——”
  
  “Arthur……?”Merlin轻轻呼唤他,慌张得一塌糊涂。
  
  “——这真是糟糕透了,对不对?”Arthur用拇指抚过Merlin皮肤下脉搏的狂澜,“我以为我爱Guinevere。我记得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她是我看见的第一个人;当我和你们俩在一块儿的时候我总是很快乐;她不因我的身份而对我卑躬屈膝,那让我感觉……很特别,然后我吻了她,你知道的。那个吻很不错,不错到我几乎认为那就是我想要的了,”
  
  “Arthur……”Merlin又叫了他一次,睁大双眼,鼻尖发红,语气震惊而近乎恳求。
  
  Arthur不顾一切、用尽全力地凝视他。“但那不是。”他说,“错透了。我爱上Gwen的过程清晰完整得像是谋划好的一样,而现在我才意识到那是我编造的借口,就为了让自己免于直面内心——我还是无法逃出我的感觉,无论我多少次对其视而不见;我昏迷时陪在我身边的人、让我快乐的人、地位悬殊却从不对我卑躬屈膝的人——你知道他是谁。”
  
  Merlin重重吞咽了一下。“你和Gwen之间不可能没有什么——她很……聪明,”
  
  “有时候我更喜欢某种蠢蛋。”Arthur插嘴。
  
  “……她能看出来你是否爱她的。”Merlin接着说。
  
  “在我自己都看不出来我是否爱她的时候,你还能指望谁?”Arthur专注地向他微笑着,声音低而柔,“白痴。”
  
  Merlin不说话了,然后他后知后觉地开始脸红,从脖子红到耳尖;这使Arthur非常想取笑他一番,但感谢上帝他忍住了,否则他一定会忽略Merlin脸上表情的微妙变化。
  
  Merlin轻轻抽了口气,再次呼出来时眼眶已经湿红了。“所以,”他舔舐了一下嘴唇,纠结而腼腆地勾起一点嘴角,“你是在说我?那些……‘根深蒂固’、‘无法逃出’的感觉?”
  
  “我不会再说第二遍的,不管你怎么假装自己没听懂。”Arthur愉悦而混帐地说。
  
  “噢,”Merlin垂下目光,又抬眼看向Arthur。“这可真是让我……”
  
  “受宠若惊?”
  
  “……被吓坏了。”Merlin说,扭动他被Arthur紧握的手腕;就在Arthur以为他要挣开的时候,Merlin反手将指尖轻轻放入了Arthur的掌心。
  
  “至少不会吓跑你。”Arthur骄傲而温柔地说,捏住Merlin的手,“连死亡都不能把你从我身边吓跑,事实上。”
  
  “同时出现三只以上蛮牙兽的话我就跑了,真的。”Merlin笑着说。
  
  “你是不是对我下魔咒了,Merlin?为什么我放着个公主不管、在这里跟一个残忍的弱智拉着手?”Arthur一边装腔作势地高挑眉毛,一边得意地笑着把Merlin的手握得更紧了。
  
  Merlin张了张嘴,拘谨地笑出了酒窝。Arthur几乎能感到自己眼中的爱意淌到对方身上,而Merlin的眸色深沉,似乎正透过Arthur的身体、紧紧抓住他心中最柔软而坚不可摧的部分。Arthur仿佛这才反映过来他说了些什么,他的脑中豁然开朗,像是忽然灌入了久违的空气——那朵玫瑰的意义、日积月累的一切细节、他在Gwen或者任何人身上永远得不到的东西——渡过漫漫长夜之后,他如今就在Merlin的面前,完完整整地享受着他的纵容,他的纯净的偏爱和奋不顾身的辅佐;Arthur明白自己正在迅速地泥足深陷,但上帝,他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事了。


TBC

评论(10)
热度(79)

© 茶爽还是叉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