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Satin And Velvet (5.10更新 Chapter5)

Arthur半醉着推开房门时,映入眼帘的就是跪在地上擦拭着地板的Merlin。

“Arthur。”Merlin直起身子呼唤他,声音疲惫。

“你为什么要——”Arthur伸出两根手指象征性地比划了一下擦得锃亮的地板,“你明可以用……其他方法,来轻松完成工作的。”

“噢,还是不了,”Merlin微笑着看着他手中的抹布,然后又抬眼看向Arthur。“我不太习惯那么明目张胆地……你知道。”

Arthur俯视他,微笑着沉默了一会儿。“别擦了,”他向桌边走去,一屁股坐进椅子里,“过来。”

Merlin顺从地擦干手向他走近,并从旁边端来了Arthur要求的食物和酒。Arthur的视线从Merlin脸上滑到他手中的盘子里——在途经Merlin白得反光的脖子时他大概可悲地盯着看了一会儿,当然。

“哇,真丰富。”Arthur夸张地说,“让我们看看你为你的殿下带来了些什么——有葡萄!还有葡萄、葡萄和葡萄。”

他重新把目光锁进Merlin眼里,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

“嗯……其实……”Merlin抿了抿唇,并抬了抬他提着酒壶的那只手,“这也是葡萄酿的。”

“Merlin。”

“殿下?”

“我真的胖到那个程度了?”

Merlin又在憋笑,Arthur真的要好好考虑在法律中添加一个关于嘲笑未来国王的罪名了。

“我只是觉得你很喜欢葡萄,真的,没什么别的意思——”Merlin辩解道,脸上一副“绝对在扯谎”的表情。

“我也很喜欢你,Merlin。”Arthur说,“但我很确定我不想看到你把自己盛满一盘子端在我面前,或者更糟,把自己酿成酒。我要吃肉。”

Merlin傻兮兮又腼腆地笑着,仿佛还沉浸在Arthur反驳的第一句话中。他们对视了一阵子,Arthur威胁的眼神显然毫无作用。

“肉。”Arthur重复,而Merlin只是很有耐心地耸了耸肩。

Arthur从鼻子里喷出气来。“喔天哪你这弱智,给我坐下来!”他的眉头温柔地皱在一块儿,“我的蜡烛呢?别告诉我你也搞砸了那个。”

“呃……”Merlin笨拙地拉开Arthur身侧的椅子,一脸尴尬。

“你搞砸了那个。”Arthur惊讶又无奈地指出。“看啊,你真是个优秀的男仆。”

“Grace不久前来借走了所有剩下的蜡烛……”

“这个Grace是谁?”

“我编造的一个人物。”Merlin笑着承认道。然后他走到那架大柜子边,从里面掏出一支长蜡烛,背对着Arthur悄悄用魔法把它点燃。“有太多杂活要干了,我没时间点蜡烛嘛……”Merlin用左手护着火苗,摇摇晃晃地走回桌边,把烛台立好。

Arthur注视着他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然后再次命令他坐下。Merlin轻轻坐下了,与他默默望着彼此。橙色的烛光淌在Merlin的脸上,将他的颧骨映得更加突出,Arthur就这样持续着迷地凝视着他,一手在桌上撑着自己的脑袋,一手漫不经心向嘴里塞着葡萄。

Merlin一动不动,毫不躲闪地承受着Arthur视线里的热度。一阵微风摇动烛光,Merlin脸上的柔和光芒随之流动起来,就在那一刻Arthur捕获了他双眼中的深情、幸福和不可自禁的爱意——他确定现在的自己看上去也和那别无两样。Merlin是一直以来都这样看着他的吗?时时刻刻都像在宣告“我愿为你而死”?

“告诉我,Merlin,”Arthur轻声说,束手无策而又甘之如饴,“你骗了我那么久,可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你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Merlin转了转眼球,似乎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回答。

“我希望你也这样看待我,”Arthur接着说,“不要再有秘密了,好不好?我是说——像那些重要的事情,我们可以……我可以,呃,帮帮你。”

Merlin挑起嘴角,“你不惹祸上身就是能帮的最大的忙了……”

“禁止取笑王子。”Arthur装腔作势道,而Merlin就这样笑出了酒窝。他们同时向彼此伸出一只手,Arthur紧紧攥住Merlin的指节,抚摩过他皮肤下骨骼的轮廓。“说真的,Merlin,作为全Camelot唯一一个知道你的秘密的人……”

Merlin的脸色忽然变得很复杂,紧闭双唇紧张地盯着他。

“噢,当然除了Gaius。”Arthur不以为然地补充道,而Merlin看上去甚至更加为难了。Arthur眯起了眼睛。

“所以……还有其他人知道?”他的语气比他所想传达的听上去更加严厉。

Merlin低垂下目光。Arthur能感到Merlin僵硬起身体、并轻微地动了动被他紧握着的手指,似乎在担心Arthur会甩开他的手——而Arthur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在全部余生中都绝不会那样做的。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把Merlin的手扣紧在十指之间。

“告诉我我又不会打你。是不是Gwen?”Arthur叹息般地问。

Merlin摇了摇头:“她不……呃,好吧,是Lancelot。”

“LANCELOT?你告诉Lancelot你会魔法却把我蒙在鼓里?!”Arthur提高了声音,不可置信地瞪住Merlin。

“你说了你不会打我的。”Merlin提醒。

“我可没说我不会生气!”Arthur怒视着他,“那是Lancelot!据我所知你们并不是什么认识了半辈子、或者朝夕相处着的伙伴吧?他就那么可信?还是说对你而言他才是个‘命中注定’的朋友,连我都……”

“Arthur,”Merlin打断他,“天啊,你无可取代,知道吗?”

Arthur安静下来,看着Merlin虔诚而柔软得像融雪一样的面容。

“我没有告诉他,Lancelot只是……他看见了——而你在那时候还昏迷着呢。他真的是我们能知道的最正直的人,Arthur,他帮了我很多。”

“比如帮你瞒着我?”Arthur尖刻地反问,但语气已经温和下来,有鉴于Merlin正在做的事让他无法再接着生气——他从椅子里撑起自己,倾身向前把Arthur揽入怀抱。他们同时都为这个动作愣了一下。

“对不起。”Merlin说。他的手已经从Arthur的双手间抽离,搭在了后者的背上,而Arthur就顺势将空出的双臂环上对方的腰际。

“原谅你了,你这白痴。”Arthur毫不迟疑地轻声说道,然后在脑子里骂自己窝囊。他深呼吸了一口,感受到Merlin的气息涌进他体内。“老天,你总有办法让别人放过你,对吧?”

“只对你。”Merlin抬起他搁在Arthur肩上的头,退到一个恰恰能让他们将彼此的表情尽收眼底的位置,“实话说,Arthur,在一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很希望你知道所有事,那样你就不会觉得我是个纯粹的傻蛋了——”

“我从来没那么想过,”Arthur急切地申明态度,“你几乎是我在这世上最喜欢的人了。”

Merlin的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活泼而耀眼的笑容,差点让Arthur为之呻吟出声。

“别笑得这么得意,”Arthur的手掌沿Merlin的手臂一路滑下,再次覆上Merlin的右手,然后将它拉到唇边细细地亲吻,“明天你还是得打扫马厩去。”

“我得再说一次:你还真是个混蛋。”

“最帅的那种。”Arthur说,侧过脸亲吻一下了Merlin的手腕内侧,然后又是一下。

“随你怎么说吧。”Merlin笑着说,“快停下来,痒死了。”

Arthur听话地停了下来,朝Merlin挑了挑眉梢,然后猛然偷袭了他的肚皮,把Merlin挠得不断求饶。

“别挠了!你这菜头、别挠了!”Merlin大笑,东倒西歪地躲着,“求你了!”

“这是对你欺瞒王子的惩罚。”Arthur听见自己不怀好意的笑声,他不依不饶地把Merlin控制在他的双手之间,胡闹着直到他们都精疲力竭地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们停下动作时仍在笑着,专心致志地相视沉默,Arthur忽然觉得无数的情绪将他围堵在此时此刻——他们的呼吸随着频率一致的胸腔起伏喷在彼此之间,整个空间里飘着大笑之后的倦意和宁静,只剩下被烛光隔开的、除他们以外的整个世界,巨大、荒凉、无关紧要。Merlin的笑容渐渐在Arthur的注视下变得微妙起来,而上帝啊,Arthur的心跳无论如何也无法平息了。他发现Merlin几乎算是被他压在桌上,额头上敷着一层薄汗,眼神温柔得近乎一个吻;于是他只能绝望地让自己承受下一股由内而外电流般窜过的强烈爱意。

Arthur吞咽了一下。“Merlin,”他低低地说,“今天我所说的一切——我是指,一切,都是真的。”

“我知道。”Merlin看着他,喃喃道。

“我觉得这真是又蠢又……真实得吓人。”Arthur俯视着Merlin,一只手贴上他的脖子,轻轻摸着他颈后细绒般的发丝。

“是啊,”Merlin微笑了一下,“是这样的。”

“嗯。”Arthur沉默了一会儿。“你今晚会不会留下来?”

Merlin微张着嘴,好像被噎住了一样睁大眼睛。

“呃,我不是说要……”Arthur能感觉到血液涌上自己的脸,“只是……我还有好多话没说够。”

“噢,”Merlin尴尬地笑了笑,“还是不了。今晚Gaius会回来得很晚,我得回去看着家。”

Arthur点了点头,站起身给Merlin让出地方。“好吧。”他说,“那么就……晚安?”

“晚安,殿下。”Merlin揉了揉自己的一头乱发,开始收拾装葡萄的盘子,在那之间还忙里偷闲地偷瞄Arthur——好几次,Arthur想,仅那一瞥之间他就彻底陷落了,孤立无援、心甘情愿地双手缴械,交出自己;幸运的是Merlin似乎将成为他更忠诚有力的武器。从未有任何一种,或真或假、或深或浅的爱,让Arthur感到如临深渊却又如此安全。

Merlin收好了东西,靠在门边再次向他道晚安,然后消失在一声木门关闭的清响之后。Arthur抿不去唇角的笑容,在房间里自娱自乐地跳了几步蹦进柔软如云端的床里。



当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床上清醒地躺了好长时间时,他已经回忆完了这一天里发生的每一件事、Merlin十指的触感、他心脏每一次有力且带着嗡鸣回响的博动、以及随之而来的如梦一般的眩晕。这些东西成功偷走了他的睡眠,Arthur百无聊赖地辗转了一会儿,觉得空气湿热得让他不得不出去透透气。他跳下床,取出一件蓝色的斗篷,接着走进了长而黑的走廊,淌进夜幕,让斗篷的一角卷起贴地而行的风。

几分钟后,他惊恐地发现自己正在敲Gaius、也就是Merlin的门,像个借宿人一样不安地等待回音。门很快开了,Merlin的脸从门后冒出来,不解地面对着他。他正穿着一件Arthur从未见过的白色睡衣,脖子和锁骨看上去就是为折磨Arthur而生的。

“不让我进去吗?”Arthur问,Merlin“喔”了一声,侧过身把他放进这间弥漫着药草的清苦香气和温馨光芒的屋子里。在Merlin替他取下斗篷的时候,Arthur注意到了桌上摊开的一本陈旧书籍。“你在阅读?”他问。

“嗯,我想是的。”Merlin谨慎地回答。“我得学两个咒语……以备不时之需,你知道。”

Arthur向桌边走去,Merlin就紧跟在他身边。“这一行是说什么?”他指向一段符文,文字旁边绘有一些珍禽奇兽的图,Arthur觉得自己再把手指伸近一点,就会立刻被其中一条恶蛇咬破指尖。

“关于如何把一个傻王子变成蟾蜍。”Merlin胡编乱造道。

Arthur嗤笑,“那这行呢?”他移动手指,在掠过那蛇的图像时微不可见地畏缩了一下。

“关于怎么让一个自大狂王子在大庭广众之下一边哼歌一边裸奔。”

“听起来是个很复杂的咒语。”

“它是的。”

Arthur想用武力来惩治一下这个狂妄的男仆,但他同时又想濒死般狂热又绝望地吻他。“那这一行?是不是关于如何吻一个英俊的王子的?”他轻声说。Merlin与他隔得很近,近到Arthur可以运用非常轻、非常低的声调,让Merlin瞬间心神不宁。Merlin的目光像是立刻就要躲闪了,但它没有,反而执拗地落进Arthur地睫毛底下。

Merlin一言不发,Arthur默契地也这么做了。要缩减掉他们之间唯剩的距离并非难事,一个吻——Arthur知道Merlin不会抗拒。从一开始,他什么时候抗拒过呢?Merlin既不像那些小姑娘一样紧抓Arthur的好感恃宠而骄,又不扭捏逃避、若即若离。他从没有“处理”这份关系,没有费心经营或者特意勾引,没有迷失也没有推离;他以完全的本心和水到渠成的爱回报Arthur,用一种掌有控制力的方式顺从着。他笨拙地看向Arthur的样子让Arthur觉得自己确实是被全身心地爱着的。

Arthur在吻的边缘犹豫不决之际,身后传来推门而入的声音,他们瞬间触电似地同时看向了别处。

“殿下?为什么你会在这儿?”Gaius踏进屋里,惊讶地询问道。

“呃……”Arthur摊开手,“Merlin,告诉Gaius我为什么在这儿。”

Merlin结结巴巴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得出了一个值不上他思考时间的糟糕结果。“——诗歌!”

“诗歌?”Gaius的眉毛都要挑飞了。

“是的,我在教他一些诗歌……”

“我,呃,爱诗歌。”Arthur单薄地附和着。从Gaius的表情推论他们这谎言的可信度显然不怎么样。

“我和你一样惊讶,”Merlin补充,“他简直读不够!”

Gaius疲惫地审视了他们一圈,好像打算姑且不追究下去了。“那真好,殿下,但我想这不是个读诗的好时候——明天还有一大堆工作,你需要休息了。”

“当然。”Arthur心虚地一笑,“那我们明天再……品味诗歌吧,Merlin?”

Merlin正忙于绷紧脸上的笑肌,敷衍了事地颔首。然后Arthur向Gaius致意,接过Merlin递给他的斗篷,再次投入夜色。他确定自己要睁着眼直到太阳升起了,不过他更确定的是,太阳升起之后的时光将比他所能想象的更好。


TBC

评论(9)
热度(67)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