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Satin And Velvet Chapter 6 下(6.14更新)

我特么终于更了(。写这么点肉渣都快写疯了(((。





Arthur用他的手抚上Merlin耳后的柔软肌肤,看着Merlin脸上的得意表情在他手指的不断摩挲下渐渐软化下来。他伸出拇指轻轻按在Merlin的下唇上,其余四指落在他脸侧,决定不去压抑他胃里涌起的一阵溺爱。

“嗯?”Merlin拘谨地望着他。

“再做一次,Merlin。”Arthur温柔地命令道。

Merlin无意识地舔舐了一下嘴唇(舌尖差一点碰到Arthur的手指,Arthur不敢肯定自己有没有为此发出一声幸福的呜咽),湿润的头发搭在他前额;水珠滑过眉骨挂在他的睫毛上,折射着他双眸的湛蓝,最终滴下。Arthur感觉到Merlin的手掌从他的肩膀向上移,然后仰慕地捧住他的脸。

Merlin颤动着睫毛把吻递过来的时候,Arthur明白这跟前一个完全不同。不带一点玩笑,Merlin缓慢、圣洁、崇拜地吻着他,像是低语,像是长年的柔情、从容的叹息。Arthur在他唇上尝到了初雪。

他在一辈子那么长之后松开Merlin,极深地望着对方,才看见Merlin的泪水摇摇欲坠地挂在眼角。

“怎么了?”Arthur喃喃道,轻轻替他擦去眼泪。

Merlin无助地搂住Arthur的头,把自己的额头与Arthur的相贴。Arthur顺从地让他这么做了,闭着双眼。“别那么像个女孩儿,Merlin。”他轻笑着叹息道,把双手架在Merlin肩上,听着他们不匀的呼吸和水滴落进水中的声响。

“我不能失去你,你明白吗?”Merlin的气息喷在Arthur面颊上,“你这傻子,我不能失去你。”

“你不会的。”Arthur侧过脸吻了吻他的脸侧,保证道。

Merlin还想说什么,Arthur用一串湿漉漉的亲吻阻止了他。他把头埋在Merlin的颈窝,同时伸手扯下他的蓝色领巾,“别戴这玩意儿了,”Arthur含糊地说,“我喜欢看你的脖子。”

Merlin不明不白地轻哼了一声,这鼓励了Arthur迷恋地将亲吻布满他的脖颈,好像是为了应证他刚说的话。汹涌的爱意像火势蔓延开来,Merlin扳过Arthur的脸,深深地看进他的双眼,眸中蒙着一层柔情。“Arthur,”他低哑地说,“你……信任魔法吗?”

Arthur沉默了一会儿,右手抚上Merlin的脸。“不,”他微微摇着头,承认道,“我只是信任你。”

Merlin用一种忧愁、偏执又感动的神情凝视了他很久。“我会一直保护你,Arthur,我和我的魔法——只效忠于你。”Merlin向他宣誓,“不管以后有谁会……弃你而去,不管魔法对你做了什么,你一定要记得这一点。”

Arthur以一个了然的微笑和一个绵长结实的吻作为回答。Merlin握住他的肩膀,急切而缓慢地回应着他,与他唇舌相抵,而Arthur觉得自己脑袋里所有东西都混在一起、全然无所谓了。他花了几秒钟犹豫不定是该把Merlin拽进水里来,还是该让自己从这碍事的澡盆里爬出去;但这并没有困扰他多久,因为几分钟后Arthur发现自己正把Merlin压在衣柜上吻得天昏地暗——天知道他现在身上除了一层红潮以外什么也没穿,而Merlin——Merlin身上的布料显然也没比他多到哪儿去。

“天啊,这、”Merlin抽着气,就在Arthur的双手滑到他臀上、把他们俩拉得更近的时候。“这有点超出可控范围了,我猜?”

“你就闭上嘴吧,Merlin——”Arthur的右手开始在Merlin的腰际游走,引起后者的不断微妙战栗 。“是你先吻我的。”

Merlin抱住Arthur埋在自己颈窝的头,手指伸进他的发丛,发出一段破碎的轻笑。“这不公平,”他扭了扭身子以示不满,“这一地的水待会儿又归我来清理。”

“我可以叫个女仆来代劳——”Arthur说,“你现在还有空想那些?”

“你真是……”Merlin一只手撑着衣柜门,一只手慢慢沿着Arthur的脊柱向下滑去,而Arthur温热的手掌探进Merlin那已经垮掉一半的裤子里,立刻将他剩下的话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呻吟。Arthur闲着的那只手沿Merlin的手臂一路向上,与他十指相扣,把Merlin钉在了质地温厚的木柜门上;Merlin仰起头,露出他线条流畅的脖子,Arthur就顺势探身过去,热情而细致地吻住他耳后的肌肤,鼻尖陷在他柔软湿润的黑色发丝里。

“我的。”Arthur的声音潮湿又低沉,轻轻落在Merlin的耳廓。他不知道他听进去了没有,因为Merlin正失神地在他耳侧轻喘着,不断用短促的气息念着他的名字。Arthur的胸腔里像是有根弦紧绷着。在某个几近窒息的片刻他忽然意识到他从未、从未如此清醒却又不可控制地想要谁——有一次他在某个异国女宾客的床上醒来,胸口搭着她纤细光裸的手臂,脑袋里除了剧烈的头痛、一阵恐慌、以及乱麻般的记忆以外什么都没有;还有一次他在烂醉之后被一个尝起来像蜂蜜酒的不知道什么人按在墙上狂乱地吻了一通,所幸他在自己还剩点儿悲哀的理智时推开对方,晕头转向地缩在一边把胃都快呕吐出来了;甚至Merlin还撞见过一回,那时Arthur正在某种爱情魔药的作用下含着一个女巫的舌头——除那些之外,偶尔他会需要某个人来帮他解决问题,而Camelot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都会乐意爬上他的床。

长年以来,Arthur对于性总是很克制,毕竟他不想看到一票女孩儿带着他稀里糊涂搞出来的“继承人”们来到他面前。当他在跟谁做爱的时候,他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要不就是彻底不清楚——总之,它们全都没有意义。它们就像是Arthur一个人的事情一样,Arthur完全专注于自己,全然感官化,按他的想法掌控着节奏——但Merlin带给他的感受与那些都不一样。Arthur的理智完全颠覆,欲望层层堆积,感到任人摆布、千钧一发、无可救药;而Merlin甚至还什么都没做,他就束手就擒了。Arthur想去顾及Merlin的感觉,并在Merlin的愉悦中同样切肤地感到快乐;这一切是如此水到渠成,既自然又奇异,多少还有点尴尬: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不管他们深爱彼此到什么程度,他们都仍然是最好的朋友;然而,诸神在上,Arthur不认为大多数“最好的朋友”们会握住对方的性器,还这么、你知道,意乱情迷。他知道这会成为他们的习惯的,而Arthur同样确信Merlin会抓住一切机会拿这来取笑他——不是现在,当然。

“我的天啊,Arthur……”Merlin弓起背,脚趾蜷缩,几乎是呜咽着叹道,并用左臂环紧了Arthur。Arthur的思维随着一声嗡鸣崩断,他只能绝望而慌乱地吻紧他唇舌能触到的每一寸皮肤,让那些甜蜜的情绪从Merlin身上一一反馈给他自己。


Arthur加重手下的力度,Merlin报复般地也这么做了。他相当笨拙,毫无章法地触碰着Arthur,但那还是让Arthur头晕目眩。Arthur不太分得清让他沉迷的是性爱本身还是Merlin——他掌下的身体苍白、瘦得可怜,却似乎蕴藏了源源不断的魔力(他确实有,Arthur后知后觉地想),他触到温暖、浩瀚、馥郁,一股酥麻随着脉博直攀到脑海,渗进他的骨骼和血液,与Merlin发出的呻吟紧紧缠在一起,在他们身上凝成薄汗。

“就这样,Merlin……”他向Merlin的耳朵里吐息,“别放开我,永远别。”

当Merlin终于把自身的全部重量沉在Arthur肩上,满足又疲倦地发出笑声时,Arthur也一样陷入进温存的余韵中,在Merlin的耳后重重喘息,觉得这世界轻软、湿润又美好得一塌糊涂。

“你感觉怎么样?”他喃喃着问Merlin,顺便吻了吻他的鬓角。

“嗯,我感觉我们的关系从此正式变得见不得人了——”Merlin慵懒地把下巴挂在Arthur肩头,夸张地呻吟着答道,随后与Arthur同时轻笑起来。

“再次重申,是你先吻我的。是你占了王子的便宜。”Arthur稍微退开一点距离,以便把Merlin的面容尽收眼底。

“是吧,那就。随你怎么说。”Merlin翻了个白眼。

“那是事实。”

“你诱导我那么做的……”Merlin反驳,Arthur立刻把他的狡辩揉进了一个平淡而柔和的吻。

“我觉得我得重新洗一次澡。”一会儿后,Arthur挑起一边眉毛,盯着Merlin。

“如果你愿意放开我的话,”Merlin笑出了酒窝,“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去给你烧水。”

“我不愿意。”Arthur回应。

“噢看看,你真是个混蛋,对吧?”Merlin撅了撅嘴,心口不一地凑上去啄Arthur的嘴角。

“或者我们可以再做点更见不得人的事。”Arthur说,“我们还有一整个下午呢。”

“我们还有一辈子,白痴,”Merlin宠爱而漫不经心地抚摩Arthur的胸口,“你不用练剑了?”

“好吧。”他握住Merlin的手,“你必须在边上等着我。”

“我有哪次没在一旁等着伺候你吗,殿下?”Merlin的嘴又开始冒出那些自作聪明的讽刺声音了。不过,Arthur得意地想,我已经找到了一个把它们全都堵回去的好方法。




他们能再度独处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Arthur大步流星地向寝殿走去,Merlin就像任何时候一样跟在他身后,半路上还无比尴尬地同Gwen打了个招呼。他们刚走入房间,Merlin一关上门,Arthur就贴了上去,把他摁在门上漫长地亲吻。

“Ar……Arthur,锁子甲!”Merlin轻轻推开他,“都快把我的胸口硌出个洞了。”

Arthur微笑着把目光垂在Merlin湿润饱满的双唇上,任由他把自己拉到床边,熟练地替他解开甲胄。“别回去睡了,”Arthur说,“在我这儿过夜。”
  
Merlin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Arthur盔甲的领口,用手指在那儿扳着什么。“呃……你确定?”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不确定?”

“因为我……”Merlin挑起眉毛,“在这儿没有睡的地方?”

“别装了,Merlin,”Arthur嘲弄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你睡在哪儿。”

“呃。”Merlin抿紧双唇,窘迫又可笑地看着Arthur。

“我们可以很‘见得人’地睡在一起,”Arthur试探着说,“如果你觉得……”

“我不觉得,Arthur。”Merlin打断他,目光在Arthur双眼间流转,而Arthur只在他深海般的眸色中望见了欲盖弥彰的沉沉爱意。

然后他用成千上万个吻和爱抚把Merlin压进了柔软床垫,两个人手忙脚乱、毫无头绪地触碰着彼此以及他们自己。灭顶般的高潮之后,Arthur让Merlin趴在床上,纡尊降贵地一寸寸吻过他凸出的脊柱。

“Merlin,你太瘦了。”他攀上Merlin的背,让自己的胸口熨贴在他身上,“你是十年没吃过饭吗?”

“如果你尝尝Gaius的手艺就会明白了。”Merlin从鼻腔里挤出诱人的疲倦声音。“快下来,菜头,你重死了。”

“反正你总得习惯这个。”Arthur用他那种不可一世的口吻说,并恶劣地朝Merlin身上又挤了挤。

“‘习惯这个’,”Merlin笑着重复他的话,“好下流。我是不是又多了一条足以被判处死刑的罪名了?”

“而我又多了一条把你从刑场上救下来的理由。”Arthur凑过去,轻轻亲吻Merlin的颧骨。“我承诺过的,决不让你失去我。”他侧过身让自己从Merlin背上翻下来,顺势把Merlin侧抱在怀,将他的四肢都收纳在自己的体温里,头埋在他颈窝。

“你记得?”Merlin低声问道。

“我当然记得,”Arthur傲慢地回答,“你现在又要感动哭了吗?”

Merlin无奈又甜蜜地笑了笑。“Arthur,有些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清楚,”他慢慢转过身来,视线与Arthur的胶着在一起,“如果——仅仅是如果——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那都不是你的错。不要自责。”

“又来了。”Arthur抬高眉毛,“你知道我希望你信任我的,是不是?你可以告诉我任何事情。”

Merlin沉默着,Arthur就放任他犹豫不定,同时把他揽得更紧。“是……Morgana,”他终于声音凝滞地说,“她有……”

“我就知道跟她有关。”Arthur说,“看看,有什么值得你紧张成那样?她再可怕也不可能有魔法或者什么的。”

Merlin顿住声音,忧虑地望向Arthur,然后扯出一个窘迫的笑容。“是啊,她——”他结结巴巴地说,“我只是,呃,惹了她,她最近对我可能有点不太……友善。”

“要不要我替你跟她说点什么?”Arthur问。

“不!”Merlin睁大双眼,Arthur没忍住笑,伸出手去拨弄他的黑发。

“你这白痴。”Arthur的手指绕着Merlin的发丝,似乎站在世界的边缘或者中心,手足无措、自甘放纵地看着Merlin,“白痴、蠢蛋、傻瓜、菜头。”

“‘菜头’只有我能用!”Merlin佯怒地瞪着他,Arthur从喉咙里发出一段低柔的笑。

“灭了蜡烛,Merlin,该睡了。”

Merlin转了转眼珠,眼中窜过金光,蜡烛熄灭,房间陡然盈满黑暗。Arthur还没来得及对此作出反应,就发现他们周围渐渐亮起星芒,奇异、繁密、扑朔,美丽得不可置信,像发光的粉末和Morgana的珠宝匣子,Arthur觉得呼吸停滞,仿佛置身银河中央。

像是被整个世界遗弃,又像是被整个世界包围。像是结局,更像是某种开始。

“我想给你看星星。”Merlin在他怀里蹭了蹭,让Arthur的下巴触到他的头顶。

“天啊,这太神奇了。”Arthur惊叹道,几乎能感到那些冷色微光落到皮肤、缀在发梢上的凉意。

“是很神奇。”Merlin认同道,Arthur垂眼,望见他眼中无数深远浩渺的星辰。就是那一刻,Arthur知道他一生中不会再有任何人会以这种彻底而深刻的方式爱他;也不会再有任何人会被他这样发自灵魂、贪得无厌地爱着了。独此一人。

“怎么办,我开始有点过于迷上这些了,”Arthur用一种绝望的柔情说,“你和你的这些小把戏。”

这小小室内的、私密而独属的星空安静了片刻,Arthur似乎听到千年以外时光潮起潮落的微声。这样很久之后,似梦似醒之间,他感到Merlin的手臂再度环紧了他。

“没有我迷得那么深,我的殿下,”Merlin的声音像是穿透星空喃喃而至,“远没有我迷得那么深。”



TBC

评论(13)
热度(83)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