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Ways 【3:关于龙的浪漫都市传说】

建议去SY看,因为有很多字体编辑,在这边可能会有点影响观赏效果(?):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4391&page=1&extra=#pid3240185

很早很早之前开的头,想着端午节发个贺文就写了下去,结果写多了……没赶上……



  “好的,先生,您的披萨会在三十分钟内送至。”Gwen用肩膀把电话夹在耳侧,动作娴熟地在纸片上记下顾客的要求,然后伸手摁下免提,把纸片递给Merlin。
  
  又是那种百无聊赖的下午,阳光透过玻璃门投在地上,晃得人昏昏欲睡。还没到饭点,他们俩正守在柜台后面用Merlin的手机看情景喜剧,Gwen时不时被几个外卖电话打断,然后Merlin就被迫把屁股从转椅上挪开,到厨房去制作披萨,并把Gwaine塞进他们的外卖车里——Merlin现在正在看最好笑的几集之一,这使得这通外卖电话显得格外讨人厌。
  
  “海鲜披萨,多加芝士,不要番茄……”Merlin撅着嘴取过纸片,漫不经心地喃喃着念,“在外卖盒上……这他妈什么?在外卖盒上画一头龙?”
  
  他诧异地抬头看着Gwen,收获她一个不以为然的耸肩。“服务业日新月异,”她说,“顾客们总是会有奇怪的要求。”
  
  “是这样的,Gwen,当然了,”Merlin皱着眉死瞪那张纸,“但这可跟挑食什么的无关。我们是卖食物的,你知道那不怎么经常涉及到龙。”
  
  “但是很可爱对不对,”Gwen梦幻般地提高音调,“你的那些小画儿——多有趣呀。而且这位顾客的声音很性感,顺便一提。”
  
  Merlin绝望地翻了一个白眼。在转身走进热烘烘的厨房时又翻了一个。
  
  
  
  Merlin喜欢画画,画画和食物——他很高兴他选择了其中之一作为薪水来源,并且有足够的业余时间来做另一项;但当这两者以一种滑稽的方式融入到一起时,Merlin并没有多开心。
  
  “你也意识到这有点像个阴谋了吧?”他把鼻子皱起来,一边冲Gwen说,一边用黑色马克笔在外卖盒上画着一只简笔卡通龙的翅膀,“本周第四次了,同一个顾客、同一个口味的披萨、同样的奇葩要求。”
  
  “至少你每次画的龙的动作都不一样,”Gwen听起来有点幸灾乐祸,“噢天哪,好可爱,他拿着一个虾球吗——用翅膀?”
  
  “那是麦克风,Gwen,”Merlin纠正,“他在唱歌。”
  
  Gwen发出了一声柔软的叹息,跟她吃到顶级的甜品时一样的那种声音。Merlin稍微顿了顿笔,然后在龙的脑袋边上画了一个对话框。
  
  「试点儿别的口味?」他写道。那头龙看上去很具有诱导人的潜质。
  
  “把他从过量海鲜里拯救出来。再说,我们店的新口味披萨需要推销。”Merlin盖上笔盖,朝Gwen微笑,似乎毫未意识到自己在让这一切愈演愈烈。
  
  
  
  外卖电话在下午四点半响了,Gwen从椅子里跳起来拿起听筒。
  
  “你好,Ealdor披萨,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她甜美地对话筒说,“噢,Pendragon先生——”
  
  Merlin挑起一边眉毛,和Gwen盯着彼此。“还是和平时一样吗?”她接着说,“那……鸡肉怎么样?”
  
  Gwen一边在纸片上写下什么,一边抛给Merlin一个意味深长的狡黠笑容。“哦不,不是我画的,”她咬着嘴角来避免大笑出声,“他叫Merlin。”
  
  Merlin怒视着她,夸张地做着口型:「你个叛徒。」
  
  「咬我啊。」Gwen也无声地朝他说,然后继续她和Pendragon的对话,“Merlin很高兴你问到他了。”
  
  “我没有!”Merlin拍着桌子嘶声道,发现店里用餐的两个女顾客正咬着半片披萨、一脸惊恐地盯着他后,他压低了声音,“你故意的。”
  
  Gwen笑得自鸣得意。“是的,我会转告他。您的披萨——以及您的龙——会在三十分钟内送至,Pendragon先生。”她挂掉电话,大笑起来。
  
  “没那么好笑吧。”Merlin闷闷地说。
  
  “你的‘龙语’很有用,他决定换个口味。还有,他让我转告你,”Gwen的深色皮肤上缀出两个酒窝,“他今天想要一只耍剑的龙。”
  
  “他应该为之付费。”Merlin嘀咕。
  
  “我们的Pendragon先生每次都会给Gwaine不少的小费,”Gwen说,“Gwaine说他看上去很阔绰。”
  
  “你们已经开始在背地里谈论顾客了吗?”
  
  “不经常,但他是如此特别,而且显然爱上了我们的披萨和你的龙。”Gwen辩解道,“这简直像个都市传说。”
  
  “我觉得比较像一则由压力过大引起的精神病案例。”Merlin尽可能让自己做出那种不耐烦的刻薄表情,但显然失败了,因为Gwen望着他的眼神跟她看《怦然心动》时如出一辙。
  
  
  
  Gwaine送完餐回来的时候给Merlin带了一盒东西,上面贴着一张浅绿色的便条。
  
  「作为回报和支持。顺便,披萨很棒,我的朋友们很喜欢。它们和那头卡通龙都出自你手吗?——Arthur Pendragon」
  
  “天哪,这已经算得上是骚扰范畴了,对不对?”Merlin盯着那东西呻吟道。
  
  “史诗级别的可爱。”Gwen评价,“快拆开,Merlin!看看是什么浪漫的小东西!”
  
  “我能摸到那里面不是纸钞、支票或者什么沉甸甸的金子,所以我更倾向于直接把它扔进垃圾桶。”Merlin说。
  
  “他又没惹到你什么,Merlin!”Gwen朝他喊道,“多友好啊,他把他的名字都告诉你了,还有小礼物。更何况你自己也相当乐在其中——”
  
  “我,没有,乐在其中。”Merlin咬牙切齿地反驳,Gwen不置可否地撇撇嘴,根本没有被说服。
  
  Merlin在她和Gwaine的注视下装作满不在乎地撕开包装,里面是一盒颜色很齐全的水彩笔,以及另一张便条。
  
  「下次给我送来彩色的龙。」
  
  “……你报警了吗,Gwen?”Merlin的眼睛几乎要把那字迹瞪得立刻燃烧起来,“快点,我们绝对接待了一个反社会变态。彩色卡通龙?现在连14岁小女孩都在搞摇滚金属乐了。而且他甚至没使用‘请’。”
  
  而Gwen只是笑倒在柜台后面,嘴里不断念着“浪漫都市传说,完全的。”
  
  
  
  Merlin完全没想到那是个开始。他用水彩笔给Arthur画了龙(是的,很没出息,他承认),龙的头上顶着一只彩虹旗配色的皮球(是故意的,他也得承认),角落里写了一行字:「所以我能知道为什么吗?这些龙?」
  
  Gwaine给他带回了便条:「是为了我的“组织”。p.s. 鸡肉不错,但我还是更喜欢海鲜的。」
  
  第二天Merlin回以一头粉色的龙,并在它头上画了一只发光的角。他用深粉色在一旁写上:「别告诉我我被牵涉进了一个恋龙癖俱乐部,拜托。以及,这是一头独角兽龙。」
  
  Gwaine把便条递给他的时候饶有兴趣地倚在柜台上向Merlin大笑。“你和你的龙们太有魅力了,亲爱的,”他说,“你的Arthur给我的小费数量让我觉得自己像是被包养了。”
  
  “不是‘我的’Arthur。”Merlin说,同时伸手取过Gwaine夹在手指间的便条,低头把它展开。
  
  「差不多算是那种俱乐部。你可以加入,某天。如果你愿意的话。:)」
  
  Merlin觉得他是开玩笑的,毕竟他不认为在心理学上真的有“恋龙癖”存在。但也没什么别的理由促使他收集这么多画着龙的……外卖盒了。Gwaine不断声称Arthur帅得像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并且还拥有一副好身材,看上去非常体面;同时Gwaine还声称,这城市里所有看上去很体面的人背地里都有一些腐朽的业余爱好。Gwaine说过的话很多(有时候也实在太多了,Merlin想),但其中大部分都是真理。
  
  神奇的是,这段由外卖盒、彩笔和便条搭建起的友谊奇迹般地稳固,他们保持着这种缓慢又奇怪的交流方式,Merlin渐渐认识到Arthur是个不错的人,而非一个彻头彻尾热衷于卡通龙的白痴;他很风趣,有点自大却不是令人讨厌的那种,甚至能接受Merlin前几次发出的那些具有挑衅意味的同性恋玩笑——彩虹元素和粉红色独角兽之类;更糟、或者更好的是,他发觉Arthur有点算是在跟他调情——像是,「你在食物里加了魔法吗,Merlin?昨天的披萨让我痴狂。我真的尝到你指尖的魔法了。」或者这张「我的朋友们都爱上你了,尤其是我姐姐,一个狂热的龙类爱好者。不过他们都不能跟我抢。我得把那些外卖盒锁在保险箱里,有鉴于她一定会来入室盗窃的。」,如他所写。
  
  他们这样做了两个多星期——很难想象有谁连续两个多星期吃披萨,但Merlin觉得那和“连续两个多星期在披萨盒上画龙”的疯狂程度难决高下——Gwaine认为他们应该交换手机号以便于“私密地”好好聊聊,而Gwen坚持Arthur的便条有一种“新时代骑士风度”。总之,在这样一段时间之后,事情终于迎来了一个显而易见的转折。
  
  Merlin展开便条的时候,Gwen一如既往靠在他身后,满怀期待地紧盯着那张绿色的纸,就像那是一颗巨大的钻石。
  
  「明天来我这里,拜托。带上披萨和龙,如果真的存在那样一头龙的话。」
  
  他们都愣了一会儿,然后Gwen惊叹着吸了口气。“我的天。”她热情地搂着Merlin,“你会去的。告诉我你会去的,是不是?”
  
  “呃。”Merlin从喉咙里发出了一点迟疑的声音。
  
  “Arthur在约你去他家,Merlin,那显然是个无比宏大浪漫的约会!”Gwen激动地尖着嗓子说,“他非常帅——金发碧眼——跟你多搭啊!”
  
  “我们中只有Gwaine见过他,Gwen。”Merlin斜睨着她,“还有那不是约会,你看太多言情小说了。”
  
  “你会去的,至少?”Gwen握住Merlin的手臂,期待地望着他。
  
  Merlin抿着双唇,花费了一点毫无必要的时间来抉择。“有鉴于他第一次用了‘拜托’,”他缓慢地决定道,“我猜那还是挺不容拒绝的。”
  
  Gwen兴奋地发出一段笑声,把头埋在Merlin的肩膀,后者无奈地勾起嘴角,偏过头和Gwaine四目相对。
   
  Gwaine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注视了他一会儿。“……所以你跟Arthur Pendragon到底是在搞什么?”他犹豫地问。
  
  “噢天啊,我不知道。”Merlin把脸埋在手中呻吟出声。
  
  
  
  Gwaine把他送到Arthur的家门前就走了,Merlin捧着外卖盒,在那扇门前用莫名其妙的紧张感自我折磨了几分钟,然后逼迫自己伸出手指摁下门铃。
 
  门开得很快,一个披着一头黑发、美艳得惊人的女人出现在门后,扶着门框打量他,眼里噙着撩人、神秘、饶有兴味的笑意。她穿着一条绿色丝绸吊带裙,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肤;如果那裙子再短上几公分,Merlin就要以为自己是被邀请进了一个性爱派对了。
  
  “呃……您的披萨?”Merlin被她盯得毛骨悚然,把手中的披萨向前递了递。他们俩的目光同时垂在了外卖盒上那头棕色的、抱着一朵向日葵的龙身上,Merlin觉得自己的脸已经通红了。
  
  “你是Merlin!”女人笑起来,把门打开了一点,转过头向屋内不知道谁喊道:“他超可爱——”然后又回头看向Merlin,向他扬了扬眉。“进来。”
  
  Merlin跟着她走进门里,她的鞋子在地板上随意地嗒嗒响着。室内装修得很简洁,但能看得出那些家具都不便宜;Merlin一进去就发现沙发上坐了一排男人,直刷刷地盯着他,多少有点诡异。
  
  “我是Morgana,”黑发女人介绍道,“但我想你应该更想认识我的白痴弟弟Arthur。”
  
  “呃……哪一个?”Merlin的目光在那些男人间拘谨转了一圈。
  
  “那个最肥的。”Morgana接过Merlin手中的外卖盒,露出了黑暗的笑容。
  
  “我、才、不、肥!”其中一个发出声音,把背后的抱枕砸向了Morgana,后者轻松接住并砸了回去。Merlin的目光随着抱枕抛过去,看到了“金发碧眼”、“帅得像从童话里走出来的”恋龙癖Arthur Pendragon。他穿着西装,外套敞开,领带也歪着,看起来既成熟又幼稚,而且感谢上帝他确实并不肥。Merlin被突如其来的紧张扼住了咽喉。他试着不去盯着Arthur看,又试着不要“试”得太过头以至于显得自己很蠢——但是,靠,他们已经开始互相盯了——随便吧。
  
  “你应该向Merlin介绍下大家,”Motgana指着Arthur,“然后再继续用眼神舔他。”
  
  “我没有用眼神、算了,”Arthur怒视着Morgana,然后看回Merlin,站起身来扯了扯衣服。“我是Arthur,正如你已经知道的;这是Lance,”
  
  Merlin看过去,一个非常绅士的男人向他友好地微笑了一下。
  
  “还有Percival,”
  
  Percival头发很短,身材健硕,穿着运动背心(为什么同一个房间里会同时出现西装男和运动背心男?);Gwaine提起过他,说他们俩私底下在推特上聊得很欢。
  
  “Leon、Edric和Tristan。”
  
  他们三个看上去年龄稍微大一点,一起朝Merlin挥了挥手。Merlin有点不知所措地对所有人说了Hi,然后就不知道该把眼睛放在哪儿了。
  
  “呃,要不……”Arthur环顾四周,“我们坐下一起吃披萨?”
  
  “拜托,老弟。”Morgana翻着白眼把自己扔进一侧沙发里,踢掉鞋子,“你像当年在幼儿园里第一次交朋友似的。就给Merlin找个地方坐下,然后跟他聊正题。”
  
  “你对我的幼儿园经历一无所知!”Arthur以跟Morgana斗嘴来掩饰尴尬。
  
  “噢,我亲爱的弟弟,我可是了解得相当清楚。追着你跑了一天最后把你打到池塘里的那个小姑娘叫什么来着?Sophia?”
  
  Arthur从鼻腔里发出一声不满的轻哼,然后像个骑士一样邀请Merlin坐在他身边。
  
  
  
  “然后呢?”Gwen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更靠近Merlin一点。
  
  “然后,”Merlin喝了口咖啡,接着说,“我知道了关于那些龙的真相。他们是……一群怪咖,你懂的。Arthur和Morgana都在他父亲的公司里任职,但是Morgana突然就甩手不干了,拉着Arthur和这一帮朋友出来自己创业。现在差不多算是刚刚起步,恰好他们缺一位设计师——”
  
  “那头龙是他们拿来招聘人才的点子吗?”Gwen问,“果然是个阴谋。”
  
  “不,这是个巧合——其实一开始只是Arthur跟Morgana打赌输了,Morgana想要一头龙而Arthur就想出了一个坏注意。”
  
  “也不是那么坏吧,有鉴于结局是你们约上会了。”
  
  “我们没有约上会,Gwen!”Merlin低声嘶吼道,“他只是、”
  
  “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你看了一晚上顺便还狂热地夸了你的颧骨?”
  
  Merlin沉默不语。是的,他跟Arthur以及Arthur的朋友们聊了一下午,然后一起吃了晚饭,Merlin接下了设计师的工作和,很多很多杯酒(Morgana不允许任何人拒绝她调制的鸡尾酒)。在有点醉到头晕目眩的时候,Merlin一个人到Arthur的阳台上去透气——从那儿看出去的天空像暗紫色的天鹅绒,星星不多不少、恰如其分地洒在其上。Merlin吹着夜风,开始认真考虑这一切是不是真的成为了一个“都市传说”。
  
  当另一双手搭上栏杆时,Merlin不用转头就知道那是Arthur。他们没有对视,Arthur十指交扣,两只手的拇指互相摩擦。
  
  “呃,我希望今天我们没有吓到你。”Arthur突然说,目光仍和Merlin一起眺望着天空。“我也觉得忽然叫你来有点突兀,但我们实在不想错过这样一个优秀的设计师。”
  
  “你们没有吓到我。我只是画了几头龙,挺蠢的,”Merlin笑着低下头,“你们可能真的高估我了。”
  
  “除那之外,我自己也实在……”Arthur停顿了一下,仿佛是在选择措辞,“……不想错过你。私人地说。”
  
  “噢。”Merlin犹疑地与Arthur望着彼此,“呃,我该说谢谢?”
  
  “你真是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样,”Arthur笑开了双唇,在夜色中也显得如此耀眼。“被夸奖时那种傻乎乎的表情,还有恰到好处的迟钝。但是你比我所想象的要更加奇妙一点。你有完全出乎我意料的颧骨——很迷人。”
  
  Merlin现在完全确信那些便条上的句子真的是调情了。“是,我小时候常常被自己的颧骨割伤。”他腼腆地开着玩笑,而Arthur的目光从落到他身上开始就没在移开过。
  
  “你脸红了?”Arthur偏了偏脑袋,俏皮地问。
  
  “是因为酒。”Merlin回应,但他自己都不信那个。然后Arthur就发出了让Merlin浑身发痒的、温柔而充满偏爱的低笑。
  
  “我们应该交换号码吗?还是说你更乐意保持一天一次通过外卖盒和便条的那种交流方式?”Arthur不动声色地朝他靠近了一步,声音低柔地说。
  
  
  
  Gwen斜睨着他,用那种仿佛可以洞穿Merlin心灵的可怖眼神。
  
  “他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在调戏你。”Gwen指出。“你们算是一见钟情,哈?或者说还没见就已经差不多钟情了?”
  
  “再次申明,我们还没搞到一起,Gwen。”Merlin说,“我们只是保持作为朋友和同事的正常交流。”
  
  “但是你承认他很是你的菜,更何况朋友和同事们一般不会给对方写那种恶心兮兮的便条,比如今天的——”Gwen扯过Merlin手里攥着的几张绿色纸片,“「我们的短信被Morgana翻到了。她打算用那个威胁我一辈子。我不再是一个自由人了。:( 」”
  
  “Merlin。”Gwen的眼睛锁定住他,“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那些‘作为朋友和同事的正常交流’的短信拿给我看?”
  
  “大概再过几亿年吧。”Merlin撇了撇嘴,把自己的脸藏在咖啡杯后面。
  
  “你是说当你们生出了一个太阳系之后?”
  
  “物理上没有这种可能性。”Merlin说,然后拿起他震动了一下的手机。
  
  「救我,Merlin。Morgana非要给我拍裸照并发给你。」
  
  Merlin盯着屏幕笑了起来,忽视了Gwen在一旁的大喊大叫“是他对不对?你笑了,绝对是他!”,思索了片刻,然后打出回复:
  
  「没关系,我不介意看那个。」
  
  他把手机放下,安抚了一阵Gwen,再拿起手机的时候看到三条未读短信。
  
  「好,那你自己带上披萨过来看3D的。」
  
  「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真他妈爱死你了。」
  
  「!!!刚才那条是Morgana发的!」
  
  Merlin咬着手指大笑,感觉注定要成为“浪漫都市传说”的命运牵引着他的手指落在了手机上。他想反正他都这么泥足深陷了,那就干脆陷得更彻底一点。
  
  「乐意效劳。」
  
  「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也是。」
  
  「两条都是我发的。」
  
  过了很久,他的手机才再次震动起来。
  
  「靠。」
  
  「快来我这儿。」
  
  
  
  Merlin到的时候是Arthur来开的门,他激动又无措地看着Merlin,后者也望着他,欲盖弥彰地笑。
  
  “你一个人?”Merlin试探着问。
  
  “刚刚把Morgana赶走。”他回应道,脸颊升起红晕,Merlin完全被那取悦了。
  
  “很好,呃,我……”Merlin把披萨盒在Arthur面前晃了晃。“我想你打开这个。”
  
  Arthur接过它,“很轻,”他评价,并抚摸了一下那上面的图案——一头红色的龙,金色头发,穿着可笑的西装——“这是我吗?”他问。
  
  “很敏锐。”Merlin笑着回答。“看在上帝的份上,快点打开它,我要紧张死了!”
  
  Arthur挑起眉毛看了Merlin一眼,缓慢地打开了披萨盒,然后就盯着里面一动不动了。
  
  “这里面、”他轻轻说,“靠,这里有一枝玫瑰。”
  
  “我放进去的。”Merlin补充。
  
  “很显然,”Arthur迟钝地把眼皮抬起来,看向Merlin,那眼神让Merlin感觉像是刚吃了一吨巧克力。
  
  “我觉得这和你给我写的两个月的便条以及一个月的短信比起来,要稍微直白一点。”Merlin耸了耸肩,假装神态自若,直到Arthur把他向自己的方向拽了一步。
  
  “其实我准备了一个更直白的。”Arthur说,毫不掩饰眼底的深情和心脏的狂跳——他也不必掩饰了,因为Merlin自己也一样。
  
  “是什么?”Merlin问,然后Arthur的嘴唇就贴过来,轻轻吻了他的嘴角。
  
  “这个。”Arthur退开一点,“如果你没有惊恐地跑掉的话,还有更多的。”
  
  “如果我要‘惊恐地跑掉’,从你第一次要求我画龙开始,你就已经加入我们披萨店的黑名单了。”Merlin伸出双手勾住Arthur的脖子,“上帝,我是说、我们最好还是进去吧,这样我们才能把那些‘更多的’付诸实践。”
  
  接着他向Arthur征求另一个亲吻,而Arthur用心照不宣的笑容和实际行动表示同意。
  
  The END



评论(6)
热度(95)

© 茶爽还是叉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