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Merlin假装不知道Arthur在看他,一次他没有


  

Ⅰ.

  Merlin不知道他是怎么趴在Arthur的床上睡着的。这完全不是Merlin的错,因为Arthur今天再次表现得像个混帐,由于莫名其妙的暴怒给他安排了过多的工作——抛光盔甲(两次),打扫马厩(看在上帝份上,那些马住的地方都快比Arthur的脸还干净了),还有没完没了的靴子,最后他还得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给Arthur换床单。这种状态下,任何人都可以在沾到床的一瞬间睡着。 

  Arthur的心肠显然没有他的床那么柔软。Merlin想。他留恋了一会儿Arthur的被子,正准备睁眼从云端般舒适的床垫中撑起自己,就听到Arthur疾速的脚步和门被推开的声音。  

  在门开的一瞬间,脚步声停住了。Merlin屏住呼吸保持着熟睡的姿势,紧张兮兮地等待着Arthur的大吼或者其他更暴力的东西,像是“你这蠢猪,Merlin,赶紧起来否则我的拳头会让你一整天都起不来”之类的。但整个房间以一种折磨人的方式安静着,Merlin也就只能继续装睡,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稳。过了一会儿,他听见门被小心地合上,Arthur向他的方向走来,脚步轻柔缓慢,碾得地板轻轻作响。 

  绝对有什么不对劲,如果那些代表着Arthur是在避免吵醒他的话。  

  Arthur停在床前了。盯着Merlin。Merlin没有睁开眼睛,但他能感觉到Arthur的目光就像羽毛一样在他身上拂过,灼热,温暖,如同金色的魔法渗入Merlin的皮肤。

  那是一个相当私密的片刻,完完全全属于Arthur一个人的短暂时光。这让Merlin有一点暗自愧疚,仿佛他才是那个偷偷摸摸的人。Arthur在看着他,流露出了一种从来不愿在别人面前展现的柔情,在他以为没有人注意到的时候——而Merlin注意到了。不止是现在,一直以来他都能透过Arthur的烦人、自大和不可一世的傲慢看到那些珍贵而易碎的部分,然后决定倾尽一切去保护它们。 

  又过了很久,一阵凉风从窗口灌入,摇动烛火,暗红的颜色在Merlin紧闭的眼皮上热切地晃着。那种微妙的气氛顷刻消失得无影无踪,Arthur忽然伸手毫不留情地推了Merlin一把。  

  “Merlin!”他怒吼着。  

  “怎么了?”Merlin装出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从床上弹起来,“我在哪儿?”  

  “我的床上,天哪,”Arthur瞪大了双眼,“我一进门就看到你睡得像头死掉的母牛——在我的床上!”  

  “然后你就立刻把我叫醒了?”  

  “一秒都没迟疑。不然你还指望着我把床让给你?”  

  Merlin盯着他一脸混蛋的样子,心里弥漫出细密的温柔。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非常残酷。不过这就是你,对吧,你总是这样折磨你忠诚的仆人。”  

  “那你最好现在快点回去睡觉,以便明天准时带上早餐来这里受我折磨,Mer-lin!”Arthur气急败坏地说。  

  Merlin朝他耸了耸肩,转身走出了门。

    

  

Ⅱ.  

  “我就说了一定会下雨,”Merlin拧着自己的外套,“你非要说我的预感都是不准确的。”  

  “停止抱怨,Merlin。”Arthur命令,“是我带你找到这间屋子的。”

  “噢,‘屋子’,如果你坚持这样称呼它的话。”Merlin讽刺道,“我见过的‘屋子’里好歹能有张床。”  

  “能避雨就不错了。”Arthur瞄了他一眼,“我们得在这儿待上一晚。”  

  “没有床?”  

  “是的,公主。”Arthur撇着嘴,把上衣从头顶脱下来。“快点,把衣服脱下来晾一下。”

  Merlin有点扭捏地抓着衣服一角,挑着眉望向Arthur。 

  “怎么了?”Arthur愣了一下,注视着他,然后翻了个白眼。“你又不是姑娘,Merlin!”  

  Merlin重重地吞咽,思忖着要如何不让Arthur看见他身上的伤痕。他前几天刚帮Arthur挡下了一击,那时Arthur已经晕倒在地,Merlin用魔法解决掉了大部分人,在驮起Arthur准备离开的时候被某个奄奄一息的山贼划伤了背。伤口不深,但触目惊心。说实话,这算不上Merlin为了救Arthur的命挨下的最重的伤,不过Arthur不需要知道这些。  

  Arthur转着眼珠,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转过身去。“我不看你,行不行?Morgana要是有你一半的矜持我都得谢天谢地。”他说,“快点,白痴,我还等着晾衣服。”  

  Merlin迅速把衣服扒下来,调整自己的坐姿,尽量避免Arthur看到他的伤口。  

  “好了?”  

  “好了。”Merlin轻咳了一声,在Arthur转回来面对他的时候把衣服递给Arthur。 

  “我以为你才是仆人呢。”Arthur揶揄了一句,一把接过衣服。  

  尽管是在夏天,雨夜仍然让他们瑟瑟发抖。Merlin用魔法生了火,告诉Arthur是Gaius给他的打火石让那些湿润的木柴燃烧起来的。Arthur将信将疑,不过还是欣然凑近了火堆。

  “雨天真是有够烦人的。”Arthur说,仰身躺了下来。  

  “像你一样?”Merlin尖刻地讽刺道,而Arthur出人意料地没有还嘴。他回过头去看Arthur,发现Arthur眉头紧缩,目光落在他背上。  
  Merlin安静地将头转回来,抿住双唇,凝视着火光。淅淅沥沥的雨声填满了他们之间的沉默,Arthur没有开口问什么,大概已经猜到了伤口从何而来。Merlin闭上眼睛,眼睑上跳跃着苦涩的光斑,火焰自顾自地噼啪作响,Arthur的视线抚在他的伤痕上,几乎是颤抖着滑过,温柔得不可置信。  

  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不知何时和屋外的雨一起陷入了睡眠。

    

  

Ⅲ.  

  当他把烤鸡端上来的时候,Arthur抬起了头。  

Merlin用余光瞄到Arthur咬着手指,眉梢上挑,明显是恶意地想要引起Merlin的注意,或者是疯了。

  他低着眼,毕恭毕敬地帮Arthur的酒杯添上酒,尽力忽略后者饶有兴味的目光。Arthur似乎因为没有与Merlin目光相触而感到不满,在桌下用脚轻轻蹬了蹬Merlin。  

  Merlin晃了一下,稳住重心,仍旧紧盯着自己手里的酒壶,死咬着口腔内壁避免自己笑起来。对面的Morgana放慢了把勺子送进嘴里的速度,若有所思地审视着他们,而Uther还在对骑士们的训练事项高谈阔论。

  “你觉得这样做怎么样,Arthur?”Uther忽然问道,Arthur这才撤回钉在Merlin脸上的目光,窘迫地看向他的父亲。  

  “呃,抱歉,”Arthur握住椅子把手,不安地扭了扭身体,“您能重复一遍吗?”

  Uther失望地瞪着Arthur,Merlin溜到国王的右侧去为他倒酒,Morgana把她一脸心知肚明的表情和不怀好意的笑埋进了盘子里。

  


Ⅳ. 

  大战前夕,骑士们围坐在一起,碰撞酒杯、放声谈笑。Merlin坐在Leon身边,和他们讲着关于Arthur的皮带的笑话,Gwaine笑得前仰后合。

  “要是他知道你泄露了这个国家机密,你会被关进大牢的。”Gwaine说,把酒杯送到嘴边。

  “他不会,因为那样就没有人帮他给皮带打孔了。”Merlin调侃。骑士们再度发出大笑,Leon友好地拍了拍Merlin的后脑勺。 

  夜凉如水,月光浅得几乎无法穿透树丛。如果不是Arthur的影子在帐篷上显眼地投着,Merlin大概不会发现他站在那儿好一阵了。他无意间向Arthur瞟了一眼,恰恰撞上了他的目光。

  浓烈、纯粹、直接,毫无防备。 

  Merlin立刻移开视线,心乱如麻。骑士们没有察觉什么,继续听Gwaine吹嘘他以往的见闻,Merlin朝他们心不在焉地笑,脑海里漂满了Arthur的眼神,眸中映出的热烈火光、眼底暗流汹涌的爱意、无处藏匿的温情和义无反顾的信任。 

  Merlin知道Arthur在想什么。大战在即,他将目睹着他的骑士们为他以身涉险,其中有些人可能不会从战场上回来。Arthur似乎只是想抓紧最后一点时间看看这些由他亲手册封的勇士们……还有Merlin。 

  揣测别人对自己的想法通常是件不受人鼓励的事,但Merlin就是能毫不费劲地明白Arthur对他的感觉。他没有义务陪Arthur冲锋陷阵,但他这样做了;他不必在危险面前表现得那么无畏、无畏得像在犯傻,但他也这样做了。他是Arthur上战场前最后一个鼓励他、为他穿上盔甲的人,同时也是Arthur凯旋时第一个祝贺他、为他卸下戎装的人。Arthur看上去总是在欺负他,却从未掩饰过对他的偏袒。 

  Arthur会在赴身沙场的前夜悄然无声地凝望他;隔着半个湿润的夜色,用完全不带有侵略性的,柔软得一塌糊涂的目光凝望他。

  这样的Arthur让Merlin无所适从。他身边的笑声和酒液撞向杯子的清响仿佛变得遥不可及,Merlin头晕目眩地再次向Arthur的帐篷看去,而Arthur已经没有站在那儿了。

  
  

Ⅴ. 

  “不。”Merlin说,“不可能。”

  “听着,Merlin,这是命令,”Arthur把戒指取下来,放进Merlin掌心,“把它带回去,交给Leon。”

  “我不走。”他把戒指塞回Arthur手中,握紧了Arthur的手臂,眼眶湿红,“我不会让你、”

  “别说了,”Arthur轻轻拍着他的手,席卷而下的大雪沾在他的头发上,让他看上去狼狈不堪。“我们没办法两个人都逃出去,我已经——” 

  他因伤口的疼痛轻嘶了一声,剧烈地喘息。Merlin的泪水在脸上迅速凝成霜,利刃般的大风刮得他浑身发疼,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手指,而Arthur虚弱得大概连冷都快感觉不到了。 

  “我哪儿都不去。”Merlin摇着头,声音发颤。“没有你我哪儿都不去。” 

  Arthur停止说话了,担忧而安静地看着Merlin,胸口仍因为窒息而快速起伏着。Merlin把目光抛向远处,触及白茫茫的一片冰天雪地。“我能……找个地方,”Merlin说,“找个山洞。我能救你。” 

  “你不能,Merlin——”  

  “我可以。”Merlin奋力把Arthur支撑起来,“我比你想象的有本事多了。” 

  他用魔法找到了最近的一个洞穴,扶着Arthur往那边走去。Arthur没再抵抗,多半也是因为他没有力气再抵抗了,顺从地靠在Merlin身上,跟他一起踉踉跄跄地冒雪前行。Merlin能感到这过程中Arthur的目光胶着在他脸上,一刻也不曾移开。 

  洞穴不大,但勉强挡下了大雪。Merlin托着Arthur的头,小心翼翼地把他倚在石壁边。

  Arthur微弱地抽了口气,眼神已经开始有些涣散,却还是用力地注视着Merlin,好像他是壮阔大海中唯一得以停靠的岛屿。 

  Merlin手忙脚乱地埋头查看着Arthur的伤口,听见Arthur叫他。 

  “Merlin。”他说,“看着我。”

  Merlin应声抬起头,直直落入Arthur深渊般的眼底。

  “过来点,就……抱着我。”Arthur的声音因久受寒风而低哑。Merlin干涩地咽了口唾沫,攀过去把Arthur搂住。

  “手。”Arthur简短地说,于是Merlin迟疑着向他伸出了手。 

  他终于垂下了目光,Merlin沿着他的视线看去,落在那枚戒指上。Arthur短促地呼吸,手上全是凝结的血污,颤颤巍巍地举起戒指,把它套到了Merlin的手指上。戒指对Merlin来说有点大了,不过那并不困扰他。Arthur紧紧攥住Merlin的手,执着地望进他的双眼。 

  “你在干什……” 

  “只是个形式,代表你是我的。”Arthur气息微弱但是异常坚决地说,“回去之后把他交给Leon,因为你在治国方面显然比不过他。这是我的决定——把Camelot交给他,把我交给你。”

  Merlin如受重击地僵住了。 

  “看着我。”Arthur重复。 

  “我在看。”Merlin干涩的声音掩饰住了他的哽咽。  

  “不,你没有。”Arthur轻声说,然后仰起脖子,用必然扯动伤口的力度、猛然将他的双唇撞向Merlin的。

  Merlin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迟疑着不知把手放在哪里才能不弄痛浑身是伤的Arthur,慌张又绝望地回吻着,似乎这就是此生能吻着他的最后一次机会。这个吻真是有够狼狈的,Arthur的双唇干裂而冰凉,Merlin很快舔舐到了血的甜腥。大风在洞口呼啸,他们在不得不让空气灌入肺里的时候才分开彼此,Arthur痛苦地卖力喘气,伴随着齿间溢出的轻微呻吟。 

  “天啊,你……”Merlin的视线在Arthur的脸和伤口之间徘徊,“我会——我会救你,Arthur,我在这儿。”  

  他向后看了一眼外面的雪地,似乎看到了遥远的Camelot城堡、高扬的艳红旗帜、健硕马匹和袅袅腾起又隐没的炊烟;古老的魔法、来来往往的人潮、万千不可知的命运。绚丽、丰富,下一瞬间又被皑皑白雪盖过,变成单调而刺眼的白。他恍然地回过头,看向Arthur,明白此刻他眼中才是唯一重要的东西。    

  “来世还做我的仆人吗?”Arthur试图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一点,可惜失败了。  
  他还在望着Merlin,但已经有点力不从心。Merlin知道Arthur在等他说些什么,随便什么都好,当做最后的告别——然而Merlin绝不会让这成为告别。他吻了吻Arthur的额头,然后轻柔地伏在他耳边,喃出流畅的音节。 

  一串咒语。

  

======   

  Merlin醒来的时候,Arthur正躺在床上看着他。  

  “你醒了!”他惊喜地直起身体,“感觉怎么样?还疼吗?”

  Arthur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严肃地皱着眉。

  “我以为我会失去你了,Arthur,”Merlin站起来,伸出手去捧住他的脸,感到劫后余生的泪水不可控制地从自己的眼中决堤而下。“天哪,你根本不知道,我以为我失败了——你记得些什么吗?”

  他狂喜而关切地看着Arthur,却发现后者看他的眼神和以往都不一样——痛心、疏离、怀疑,遭到背叛般的委屈;唯一不变的是满眼的真诚。Arthur的目光像冰封的刀刃一样尖锐地割破Merlin的喜悦,让他带泪的笑容一点点凝住。 

  Merlin又愣了一会儿,僵直地慢慢缩回了手。Arthur听到那些咒语了,而且显然无法接受Merlin多年以来的隐瞒。他把嘴唇抿成一条线,不对Arthur作任何解释——他当然可以说“我拿这个救了你无数次命了”、“不要像你父亲一样做出错误的决定”、“我生来如此,无法选择”,或者其他掷地有声的话;他甚至可以调头就跑,逃到随便哪个地方只要不在火刑架上就好。但Merlin只是站在那儿,承受着Arthur沉在他身上、重如千斤的眼神。 

  Arthur看了他很久,像是有以前每一次加起来那么久。

  当Arthur开口说话时,Merlin觉得自己已经站在那儿上千年了。他恍惚间看见Arthur的眼神再度清澈得摄人,仍是释然、坚定且偏爱于他,仿佛从来没有过片刻的犹疑。Arthur扯出一个笑,谅解而又远远不止是谅解。

  “不。”Arthur垂着眼睑,轻轻把手摁在Merlin的手指上,来回摩挲那枚戒指,“我不会记得些什么。你还是那个一无是处的蠢蛋。” 

  Merlin惊讶地盯着他,艰难地尝试着理解Arthur的话。太阳将他的影子投在Arthur身上,然后第无数次或者是第一次,他们相视而笑。

  

  The END




发这个无聊梗的目的只是想要SY梅林区的文量尽快冲向900!现在已经实现了!(整数爱好者开心得狂奔


评论(21)
热度(704)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