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自己很少往这边搬诗,于是就来发一点。

还是觉得诗,必须要处在一种奇妙的平衡(或者恰恰是失衡?)中才能写好,济慈说写诗是“像树上开花一样自然而然的事”,所以我还算比较低产,每次写都要在诗兴席卷而来的时候下笔,觉得这样的诗会真挚很多。同样在诗歌欣赏上,我也比较喜欢自然冷静一点的,太热烈的诗——尤其是刻意热烈的诗,仿佛不热烈就不是诗了的那种诗——则稍显诗趣不足。措辞上,我更倾向于把平实的词语妙用,而不是用生僻华丽词藻堆砌(为什么我喜欢木心,先生措辞真是妙不可言)。

写诗不是“文艺”,写诗是迫不得已。

叶芝说:“从我们与别人的冲突中,我们创造了修辞;从我们与自己的冲突中,我们创造了诗。”

木心说:“艺术是光明磊落的隐私。”

有话想说,又无话可说;迫不得已,自然成诗了。



……我觉得我应该另开一个主页放诗、画、吃的、书摘和自拍 (没有自拍),但是我懒。

评论(9)
热度(36)

© 茶爽还是叉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