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Silent Night (老年梗/圣诞)

10 Ways to Meet Your Destiny 里面【4: Anchor】的后续,圣诞小短篇


【4后续: Silent Night 】


注:老年梗,涉及一对老年人,一群圣诞节缺席的朋友,一个仿真壁炉和一个朋克圣诞老人。


  Arthur醒来的时候,Merlin正坐在他旁边,半截身子陷在被子里,开始阅读那本他看过无数遍的书,黄色台灯轻柔地照着书页,让它看上去闪闪发光。书里讲的是跟中世纪历史有关的什么东西,措辞艰涩,Arthur曾经趁Merlin在外面忙活时偷偷翻过它,试图弄清楚Merlin为什么如此沉迷其中,但每次都半途而废了。 


  “Merlin。”Arthur含糊地吐出一句,转了个身,避免早晨的光线洒在他眼皮上。Merlin应声哼哼着,瞥了他一眼,放下了书,右手手指伸进Arthur的头发里,轻轻抚摸。  

  “早上好,Arthur,”Merlin轻声说,“睡得好吗?”  

  “你什么时候醒的?”Arthur皱着眉毛,转回来,发现阳光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刺眼。
  
  “比你早半个小时,”Merlin回答,“大概六点半。”

  “真可悲,”Arthur说,“我们的作息时间开始以路灯为准了。”

  Merlin笑了一下,调整着姿势,让自己能更舒适地同Arthur讲话。“还不算,我们依旧可以看电影看到很晚。”  

  “哦,某些人好像没有在昨晚的电影播到三分之一时彻底睡着,对吧?” 

  “那是给年轻女孩儿看的,老菜头,”Merlin辩解,“我并不疯狂迷恋裘德·洛。” 

  “随你怎么说。”Arthur愉悦地伸展着身子,小心翼翼地不扭到自己任何一块接近使用年限的骨头。“我觉得我们该来点儿茶,Merlin。”  

  “我真的怀疑我是被你骗来当了几十年的男仆,”Merlin一边尖锐地说,一边掀开被子,缓慢地坐起来,双脚在地上四处寻找着他的拖鞋。“还从未拿到过一分钱报酬。”
  
  “我拥有整个公司,如果你是在说我付不起的话。”Arthur抗议。“而且你手上那枚戒指,看看,够再买你一辈子了。”  

  “拜托,下辈子千万别找上我。”
  
  “这份好差事可是有很多人求之不得啊,Merlin。”

  “别了,我还是选择我在研究院的工作吧,”Merlin缓慢地从床边站起来,转身抚平床单上的褶皱,“舍不得让那些化石被毛手毛脚的实习生碰。” 

  “不必挂念你的化石,Merlin,反正你就快变成它们中的一员了。”

  Merlin佯怒地瞪着Arthur。要是再年轻个二十岁,他就会把床头的毛衣砸向Arthur的脸。“希望我待会儿进来叫你吃早饭的时候,能在床上看见你的尸体,Arthur Pendragon。”他虚张声势地威胁道,走向门口。Arthur笑起来,在床头找到他的衬衣和那件起了球的红色羊毛衫,开始了他漫长的起床过程。  

  几分钟后Arthur走出了卧室,Merlin在煎法式土司,锅里的黄油滋滋作响。Arthur从后面看着他的背影,想着年轻的那些时候,Merlin在厨房里忙活,Arthur悄悄从背后抱住他,用印在发丛和脖颈间的吻加以干扰,而Merlin就会挥舞着锅铲作势要击打他;有时候Arthur会放开他,拉开餐桌椅子,坐在一边盯着Merlin,直到后者开始脸红;有时候要是Arthur再努把力,他就能收获一场绝妙的清晨性爱,在沙发上,或者料理台边上,偶尔也会涉及餐桌和浴室——“过来端个盘子,老菜头,”Merlin说着,关了火,向Arthur投来一瞥,“……你那副恶心兮兮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他们花了一个小时解决早餐,在倒牛奶的时候Merlin弄翻了杯子,桌布上晕开了一滩奶,Merlin温和地咒骂着,想伸手去拿桌边的厨房用纸,Arthur赶在他之前扯下了两张纸,一边刻薄地抱怨Merlin“笨手笨脚”一边替他收拾残局。

  伦敦下着雪,玻璃上凝着雾气,隐隐约约透出早晨的暗蓝色。Merlin坚持要出门为圣诞树买颗星星,因为去年那颗被Leon的孙子弄坏了,而Vivian今年会从意大利回来,他不想让圣诞树看起来“无精打采”。外面真是有够冷的,Merlin强行给Arthur围上了一条麋鹿围巾,然后盯着他傻笑了好几分钟。Arthur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折辱,但Merlin看上去开心得不行,他就随着他去了,反正Merlin自己也有一副缝着圣诞树和可笑铃铛的毛线袜子,他每天穿着它们在家里招摇过市。

  “天啊,Morgana会爱死这个的。”Merlin说,拍着Arthur的手臂来引起他的注意。Arthur转头,在一排圣诞商品中发现一个非常朋克的圣诞老人,凭借脖子里的弹簧摇头晃脑,穿着一双满是铆钉的靴子,还有那是,噢上帝,鼻环吗? 

  “是的,”Arthur惊恐地说,“是的,她会爱死这个的。”

  Merlin把它从货架上拿了下来,放在购物车里,朋克老人神情颓废,和那几串甜蜜的彩灯看起来格格不入。“我要买给她,”他笑着说,“希望她今年不要再送我们可怕的仿真骷髅装饰品了,总有一天警察会找上门的。”  

  最后Morgana没来他们家里。她照料盆栽时在自己的阳台上摔伤了腿,Mithian把她送到医院打了个石膏。Arthur给她打了电话,Morgana暴躁地拒绝了他们来探望她的请求,声称她不能接受自己“打着个毫无美感的石膏”的样子被Arthur看见,再三发誓她一点事都没有;Merlin忧心忡忡,抢过电话对她唠叨了十几分钟,因为Freya就是在是几年前的冬天去世的,老年人不得不在冬天里注意点身体;Morgana则坚决否认自己属于“老年人”的范畴,催促他挂了电话。 

  Merlin刚放下听筒,准备去热点苹果酒,电话就又响了起来,Vivian苦恼地在罗马抱怨着飞机因为大雪停航的事。 

  “好吧,”Merlin放下手机,看向Arthur,“朋克圣诞老人和圣诞树星星都没有用武之地了。” 

  “这两个女魔头不来,Morgause也不会来了。”Arthur补充。 

  他们沉默了一阵,只有电子壁炉的伪造的燃烧声充满了整个屋子。Merlin盯着仿真火苗,让Arthur握着他的一只手。Gwaine和Percy在地中海,Leon要陪家里人,Lance的重感冒已经让他窝在家里几个月了。以往的圣诞节总是很热闹,一群人挤在他们的房子或者Morgana的别墅里,喝潘趣酒;Freya还在的时候,她会窜进他们的厨房,给大家做那种妙不可言的曲奇,每当Arthur吃到它们,他就会暂时不因为四十年前撞见Freya和Merlin接吻而怀恨在心。  

  “所以,”Arthur清了清嗓子,说,“就只有我们两个了。”

  “是啊。”Merlin回应,瞥了Arthur一眼,“有点冷清。” 

  “还算不上是最糟的圣诞节,我想。”Arthur捏了捏他的掌心,轻声说。

  的确不是。Merlin想。有一次是在他们开始约会后几个月,Arthur带Merlin参加了Pendragon家的圣诞节,Merlin被Uther和他那只严肃的苏格兰牧羊犬吓个半死;另一次更早些,那时候他们还只是朋友,在似是而非的感情中来来去去,Merlin刚和Freya决定不再将他们的关系进行下去,而Arthur新交了个女朋友,带着她到Lance家参加了圣诞派对。 

  “到你了,公主,”Gwaine喝得半醉,没轻没重地捶了Arthur一下。“选什么?” 

     “大冒险。”Arthur说,倾身把手里的酒杯放到桌上,然后靠回椅背,十指交叉,看着Gwaine。

  “勇气可嘉啊,Arthur!”Gwaine大笑着,半眯着眼思索了片刻。“好吧,给你个容易点儿的——我要你去吻在座的一个人。”他说。大伙儿开始起哄,冲Arthur吹口哨。Gwaine自鸣得意地笑着,补充道,“任何你想要的人 。
  
  Merlin在酒精的作用下东倒西歪,跟大家一起大喊大叫着看向Arthur;Morgana在他右边,心不在焉地抿着酒,妆容夸张的眼睛越过杯沿注视着Arthur,不知为何显得有点担心。

  Arthur点了点头以示同意,“好吧,我会做的。”他轻快地说,看了Merlin一眼,却迟迟没有动作。Merlin嚼着酒里的橄榄,挑起眉望向Arthur,发现Arthur的目光还没有从他身上移开,就这么毫不躲闪、沉迷而难以自抑地钉在Merlin脸上。房间很暗,但Merlin看着Arthur在昏暗灯光下的模糊轮廓,不敢告诉自己他此刻看起来有多么偏执、认真又脆弱。Merlin立刻就觉得酒醒了一半,耳边的哄闹顷刻间变得模糊荒诞、遥不可及,只有他自己慌乱的心跳声,毫无章法地Arthur专注的凝视下响着,震耳欲聋。

  上帝,不,Merlin心跳如雷地想,千万别是——然后Arthur就突然收回了目光,微笑着,仿佛刚才的一刻从未存在过。他搂过身旁的女友,轻轻吻了她一下;而她娴熟地接纳了这个短暂的吻,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笑得脸颊通红,Arthur把手臂舒展在靠背上,一边志得意满地任Gwaine拍他的肩膀,一边扫视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除了Merlin。Merlin僵硬地握着杯子,眼前不断浮现Arthur那个绵长、明晰的眼神,觉得嗓子里像是咽了一把钢针。 

  接下来Merlin被灌得厉害,瘫在沙发上听Gwaine讲他在西班牙公然挑衅一个斗牛士的英勇事迹,迷迷糊糊地瞥见Arthur起身去了阳台。没多久,Morgana也跟了出去。
 

————


  “你是打算过来帮我开红酒,”Arthur站在橱柜旁,朝他摇了摇手里的酒瓶,“还是说你要继续坐在那里黯然神伤?”

  Merlin笑了,拿起茶几上的老花眼镜,“我没有黯然神伤,”他说,缓慢地站起来以免扭到腰,“人类把某种活动叫做‘思考’——噢,你当然不知道,反正你从来不做那件事。”

  “哦,闭嘴吧你。”Arthur说,把酒瓶递到他手中。 

  红酒很快准备好了,彩灯被Merlin挂在壁炉上,绕成“Prat”的形状,Arthur嗤之以鼻,摇着头把蜡烛摆在烤鸡旁边。外面下着雪,唱片机慢悠悠地播着老掉牙的轻柔舞曲,Arthur绅士地把Merlin拉到面前,眼神克制又温柔。Merlin完全无法停止微笑,看着Arthur每一条迷人的皱纹和柔顺的白发,觉得一阵强烈的爱意从胃里漫溢出来,几十年过去,仍然如此蓬勃而难以抵挡。 

  “如果我有这个荣幸,”Arthur说,神色既高傲又可爱得不行,“能请你跳一支舞?”
  
  Merlin笑着把手递给Arthur,后者像个十足的骑士一样吻了吻他的手背,熟练地揽住他,随着柔和的曲调迈出一步,然后是另一步,目光沉入Merlin眼里。蜡烛的光沉稳而深情,暖气将寒冷和除了他们以外的世间万物隔绝在外,朋克圣诞老人在礼品袋里摇头晃脑,淡苹果酒在炉子上发出香气,女歌手用湿润的嗓音唱着噢,爱。 

  “所以终于,”Arthur说,“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他的声音比以前浑浊,脸上布满皱纹,头发失去了太阳般耀眼的光彩,动作也不再流畅灵活,但Merlin就这样凝视他,无数次为自己能看着Arthur一点点老去而心怀感激。 

  “是啊,”Merlin认同,心中满是柔情,想着这就是他想要的一切了,“只有我们。”


The END

评论(6)
热度(59)
  1. rachelBClocked活力茶爽 转载了此文字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