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L'histoire commence (短篇 第一更)


又名亚瑟公主逃婚记

【注:大量Gwen出没!但是反正所有情节和角色都是为了AM成功搞到一起做铺垫,所以......

L'histoire commence




  他们的故事,Arthur想,要从他那充满浆果饼干香气和无聊透顶的老派笑话的中学时代说起。他们和所有年轻人一样,莽莽撞撞,急于在同龄人中显得卓然超群;接着是不经意而日渐增多的目光相触,像大火蔓延一般势头迅猛的恋情,随之而来的Uther的怒气,Arthur摔上Pendragon家门后他们泄愤般的性,吻,沉默,厌倦,更多的吻,然后是这场婚礼。

  Arthur站在长毯一端,婚礼还没正式开始,宾客们零零散散地聚在一起谈笑,他摆弄着自己的袖扣,满心不知所起的焦虑。

  “某些人开始紧张了。”Merlin出现在他身侧,手掌宽慰地搭在他肩上。

  “我从不紧张,Merlin。”Arthur随口反驳,转过头打量Merlin打理好的头发和整整齐齐的西装,“我得表扬一下Morgana的品味,你看上去——” 

  “光彩照人?”Merlin接嘴,翻了个白眼,“留着那个对你的Gwen说吧。”

  那就是了,他和Gwen的故事,甜蜜而戏剧化,从中学时代一直讲到现在;生活优越的富家子和足够幸运的平凡女孩,新郎和新娘,将如一切爱情小说所写,从此以后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但这不是Arthur要讲的故事。那是另一个,关于新郎和他的伴郎,Merlin。  

  Arthur和Gwen的恋情像棵偶然种活的橙树,出其不意却又顺理成章;而遇见Merlin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意外。他在Arthur进入大学的第二天大张旗鼓地闯进他的生活,带着他那副可笑的热心肠和十足的正义感,只花了一周就让Arthur对他产生了不可摆脱的依赖。从糟糕的第一印象开始,Merlin把他称为“中世纪的皇家混帐”,而Arthur则发誓要让Merlin学会用膝盖走路。这场闹剧后来不了了之,他们在学会道歉之前就学会了原谅对方。Merlin一直没有、也并不真的需要学会用膝盖走路,但他学会了每天早上帮Arthur带咖啡,双份奶;学会了迁就Arthur所有不为人知的癖好,毫不费劲地就能逗他开心;他甚至可以一次又一次乐此不疲地帮Arthur和Gwen修复感情,像个勤奋而熟练的裁缝一样伏在那里修修补补,维持他们的完美表象。

  Arthur不擅长处理与人之间的关系。他总是愿意给人最好的,(“理想主义者”,Gwen如此称之),尽管有些人并不值得他这样做。Arthur身边一直围满了虚情假意的附势者,他被欺骗,被背叛,被抛弃,太多次,以至于Arthur很难再去毫无保留地敞开胸怀接纳别人。“你知道吗,我亲爱的弟弟,你是个圣人,”Morgana倚在他的沙发里,用水果叉挑起一颗樱桃,“也是个完完全全的傻子。”

  Arthur知道。 

  按照Morgana的标准,Merlin是比Arthur还傻得厉害的那个。没有人会像他那样任劳任怨又忍气吞声,总是不合时宜地展露忠诚,永远冒冒失失,如同一个在伦敦遭到阵雨突袭的旅客,徒劳地用公文包充当雨伞,手忙脚乱地寻找一个恰当的避雨屋檐。

  出于某种巧合,或者出于命运,Arthur成为了那个屋檐。不仅如此,他还殷勤地把Merlin叫进了他的小屋,给他送上一小碟焦糖饼干和一杯热茶,顺便挖苦他,假装自己是个混蛋。Arthur喜欢这个比喻,因为这比他们实际上的相遇浪漫几百倍;如果再将这个比喻延伸下去,那么伦敦这场倒霉的雨永无止息,同时也没人想到Arthur可以借给Merlin一把伞——Merlin顺理成章地成了Arthur小屋里的永久住客,首先把他分类堆放好的物品弄得一团糟,又事无巨细地替他打理生活,像是往Arthur平静的湖面掷了一颗石子,激起阵阵涟漪。

  不知怎的,Arthur有点喜欢这样——可能不止一点,谁知道呢。Uther为Arthur规划好了整个人生,Arthur也不是一个特别具有反叛精神的勇士,他的人生总共就只那么一点意外惊喜:十七岁时遇到Gwen,二十二岁时遇到Merlin,二十七岁时他决定和前者结婚,而后者也在他的婚礼上,站在他身边,坚定地把Arthur推向他的妻子、他的未来、他的完美结局。 

  可问题在于,这不是Arthur想要的结局。


————

  

  “我发誓,”Merlin说,躺进椅子靠背,“那是我做过最糟、最糟的决定。” 

  Arthur弯下腰,从椅子后面轻柔地环抱着他,把下巴搁在Merlin的颈窝,盯着台灯在桌上投下的橙色光晕。“比在秘鲁那次为了救一只流浪狗丢了自己的钱包还糟?

  “比那还糟。” 

  “白痴。”Arthur咕哝,收紧了怀抱,在他颈侧留下一个吻。Merlin象征性地斜睨他一眼,懒洋洋地微笑着。

  “你最擅长的,Merlin,就是口不对心。”他评价。  

  Merlin撇了撇嘴,“不,我最擅长的是忍受你。”  

  “是你把我变成一个难以忍受的怪人的,你必须对此付全责。”Arthur还嘴,用吻偷袭了Merlin的下巴和颧骨,轻轻摘下他的眼镜,在对方下意识地伸手去够那副眼镜时扣住他的手腕,顺势转过身,将Merlin封锁在椅子里。 

  “听起来我好像别无选择?”Merlin仰起头看他,嘴角带着似是而非的笑容。  

  “不,你有很多选择。但正如你所说,我是你最糟的一次决定,”Arthur俯身献上宠爱的吻,在亲吻的间隙低声呢喃,“而你是我最好的一次。”

———— 

  Arthur作下这个决定时,离婚礼开始还有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菜头,”Merlin瞥了瞥自己的表,“你确定你不紧张?”

  “闭嘴,Merlin。”
  
  “我只是担心某些人会忘了自己的誓词。”Merlin调侃道,“你要结婚了,Arthur,如果你的誓词说得像那次毕业演讲一样结结巴巴,人们会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打算和Gwen共度余生。”

  Arthur吞咽了一下,不敢对上Merlin的目光。他试图对Merlin蹩脚的玩笑嗤之以鼻,却发现自己头一次感到如此无所适从。是的,他清楚地记得誓词的每一句,从现在到永远,不论富裕或贫穷。共度余生,他想,听起来就是那么简单的几个字。他即将从Gwen的父亲手里接过她,为她戴上戒指,信誓旦旦地牵着她的手,再过几年他们会有孩子,两个或者三个,为鸡毛蒜皮的事互相埋怨;幸运的话,每隔一段时间他们会去拜访Merlin,假装这场婚姻没有使他们和Merlin之间有半点生疏;然后是老去,无可奈何,他们彼此搀扶,平静而欣慰地等待死亡。

  Arthur突然意识到这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故事的后续就摆在他面前,平铺直叙,毫无悬念,而Arthur从未如此迫切而明确地知道,他想要的不是这个,不是Gwen。“十五分钟”,Merlin提醒他,Arthur可以用它来回忆一下他稍后的发言稿,最后整理一下发型,或者站在那里安静地喝光手里的香槟。但他没有。Arthur的胸腔因冲动而发疼,耳边像是响起了激动人心的电影配乐,节奏鲜明地往他体内灌输不合逻辑的念头。

  他平息着心跳,用余光和想象拼凑出Merlin现在温和的笑容,感受着Merlin站在身边带给他的归宿感,想象着没有他的生活,和,有他的生活。

  Arthur感觉到一阵强烈的逃离欲,他潦草地看了Merlin一眼,把杯子塞进了他手里,扯下胸花,疾步向门口走去,无视了身后的呼唤,推开门,冲进人潮。


————
  

  “所以,”Vivian挑起眉毛,“你逃婚了?”

  “我知道这让我看起来像个傻子,”Arthur疲惫地说,“但我——”

  “你错了,”她伸出手臂,在烟灰缸上抖掉烟灰,“你看起来像个不知好歹的负心汉、懦夫、感情骗子。网上是这么说你的。”

  “听起来很客观。”Arthur沉闷地评价。

  “我不在乎那些。”Vivian说,“为什么来我这儿?”

  “因为你是个人缘太差的婊子,没人会想到我会在你这儿?”

  Vivian大笑起来,“老天,我太想念你无耻的人身攻击了。”

  Arthur摇着头笑了,等待Vivian抛出下一个问题。他知道她会问“为什么”,然后他会无从回答,任由沉默把他们吞没。

  “你在逃避谁?”Vivian问。

  Arthur愣了一会儿,找不到话回答。

  “你没问我‘为什么’。”他干涩地说。

  “我不觉得那是个必要的问题。”Vivian回应,把烟摁灭,Arthur盯着她手腕上耀眼的手镯,锐利的光点随着她的动作晃动起来。“那么,你在逃避谁?”她重复。
  
  凝重如溺水般的沉默席卷了Arthur。他沉重摸了一把脸,目光垂向地面,地毯上的花纹似乎攀上他的身体,将他勒得喘不过气。

  “……从中学开始,除了我父亲以外的所有人都告诉我,”Arthur文不对题地回答,“Gwen非常好。那是对的,”他抬头,对上Vivian的视线,“她的确非常好,她也把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我们在一起很开心,我曾经觉得她就是我能遇到的最好的事物,真的。然后,Merlin——”

  Arthur停顿下来,自嘲地笑,摊开手怂了怂肩膀。

  “Merlin稍微来晚了一点,”他接着说,“我完全被搞乱了。我知道我应该爱Gwen,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Merlin推翻了一切,我从未对人有过那样强烈的感觉,每一次我靠近他,我都觉得找回了一点我遗失了上千年的东西。我和Gwen开始出现问题,Merlin帮我们解决;我开始怀疑我对Gwen的感情,Merlin就想方设法令我相信我爱的是她。我以为这能让我按照原轨走下去,和Gwen结婚,过我以前认为很完美的生活,但当婚礼来临的时候,我知道我不能这样,我就是……不能。我曾经爱上Gwen,是因为她拥有无数珍贵的品质,她很……特别;但是对于Merlin,”Arthur吞咽了一下,“是因为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Vivian一言不发地看着他,平静而严肃,没有紧皱眉头,也没有露出嘲弄的笑容。

  “你能想象吗,Viv?”他轻声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比在自己的婚礼上找到真爱、而他是你的伴郎更悲惨的?”

  房间安静了一会儿,Vivian注视着他,像是看着一个令人欣慰的奇迹。

  “有,”她回答,“那就是永远找不到他。”

  


TBC


评论(33)
热度(147)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