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L'histoire Commence (短篇 第二更)

2.

  三天了,Arthur不知去向。

  Merlin疲惫地挂掉电话,换用左手抱着那袋橙子,右手在裤兜里摸出钥匙,对准锁眼。

  他的鞋柜半开着,一只粉红色的拖鞋孤零零地待在地板上(五年前来自Morgana的来意不善的礼物),餐桌上摆着没吃完的中餐外卖,电视开着,而失踪三天的Arthur正窝在他的沙发里,出神地盯着电视屏幕。

  “Arthur?”Merlin迟疑地呼唤道。

  “Merlin,”Arthur扭头看见他,仓促地站起身,“我没听见你回来。呃,你给过我钥匙,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他衣冠齐楚,但看上去就像刚淋了一场大雨,狼狈地望着Merlin,露出每一次他需要Merlin却不打算说出口的那种表情。
  
  Merlin把橙子放在橱柜上,走向Arthur。

  “你还好吗?”他问,望进Arthur的眼睛。

  Arthur没有回答,安静而紧张地凝视着他。“我很好,”过了一会儿,他干巴巴地说,“至少比三天前好多了。”

  Merlin宽慰地拍了拍Arthur的手臂。他不打算责备或者质问Arthur,这从来都不是他的作风。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Arthur紧皱眉头,电视里尴尬的情景喜剧笑声填满了沉默,好像在讥讽什么东西。 

  “Gwen在家里,”Merlin补充,“Morgana陪着她。如果你想道歉——我的意思是,你必须向她道歉——我可以打给Morgana。她很沮丧,我几乎从来没看到她这个样子,你得庆幸Gwen没有在媒体面前对你大加诋毁。她爱你,Arthur,你知道的。我们可以重新筹备婚礼,在你准备好之后……一切都会很顺利。”

  “我不想去见Gwen。”Arthur抛下一句。 

  Merlin愣了一会儿,想着换个方式。他舔了舔嘴唇,示意Arthur坐下,“我知道你需要更多时间——”

  “我已经有足够的时间了,Merlin,”Arthur打断他,“足够到让我决定叫停这场婚礼。”

  Merlin变换了一下姿势,让自己正对着他,忧虑地看着Arthur。他们沉默了一会儿。“……告诉我有什么不对,我们可以——”Merlin轻轻摇了摇头,加重语气,“我们可以解决它。”

  Arthur的喉结上下滑动,像是在安抚自己的情绪。“我不想……失去你。”他承认。 

  “你不会失去我,天啊,”Merlin提高了声调,对Arthur的话感到不可理喻,“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一点。”他荒唐地笑了一下,“不是说你结婚了就会被Gwen绑在家里,你个菜头,你手上戴的是戒指,不是镣拷。”

  “它,Merlin,你根本想不到,”Arthur说,自嘲地摇着头,“它就是镣拷,如果为我戴上它的不是你。你——才是我想与之交换戒指和誓言的人,不是Gwen。” 

  Merlin花了几秒钟才弄明白Arthur在说什么。他僵在那里,仿佛被空气噎住了,想咳嗽,却发不出一点声音。电视里再次传出一阵笑声,音量很小,显得极其敷衍。荧屏上的微光在Arthur的左脸上浮动,Merlin无法承受对方眼中不加掩饰的热度,却更无法移开目光。 

  他不想承认这是他一直以来想要的,内疚而奋力地压制心中可悲的欣喜。他能感觉到眼眶变热,但没有泪水从中涌出;这就是他的天赋,完美地掩饰情感,正如每一次他想要冲向Arthur、占领他的一切,却都可以得体地退开,把他推向Gwen,告诉他“你爱Gwen,Gwen也爱你”,仿佛害怕这种平衡被打破。Merlin利用了Arthur对他的无条件信任,说服后者将那份早该终止的感情延续下去,从而埋葬自己从五年前逐渐建立起来的、毫无胜算的爱,埋得那么深,以至于他自己都几乎意识不到。他一遍遍地强调,Arthur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他可以为他做任何事,可以为他的快乐感同身受,可以开心地看着他在婚礼上宣誓用一生去爱另一个人。他做得那么好,安分地站在警戒线外,不越雷池半步;没有任何人——包括他自己——发现他对Arthur的感情早已经不受控制地越了界。

  “Merlin,”Arthur声音低柔地呼唤他,“我和Gwen——我们早就应该结束了。从Lance出现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无法挽回了。这些年——一直都是你,Merlin,对我而言,一直都是你。”

  Merlin慌乱地站了起来,像刚咽下了一把热沙,喉咙发烫,胸腔里一阵阵紧绷的钝痛。他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Arthur也跟着站起身,Merlin无措地向后退了一步。

  “Arthur……”他憋出一个词,避开对方的目光,“这不是、你只是太……”

  Arthur突然向前一步,伸出手,抚上他的颈侧,视线聚焦在Merlin眼中,打断了Merlin没说完的话。“你这白痴。”他低声埋怨,深情而无奈地皱起眉头。Merlin深吸了一口气,感到自己的手指开始颤抖,不听使唤。

  Arthur的拇指滑过他的下唇,目光也随之在那里留下炙热的印记。Arthur稍稍抬起眼,看了看Merlin的反应,似是而非地微笑着,然后缓慢地凑过来,想要吻他。 

  “不,”Merlin轻轻推开他,尽量让自己的声线不要发颤得那么厉害,“……不,Arthur,”他说,向右下方盯着桌角,不敢看Arthur的表情,“十年,你和Gwen,那些感情不可能是假的。你只是……你只是害怕这场婚礼,很多人都这样,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你能搞定这个的。”

  他强迫自己对Arthur展开一个微笑,然后狼狈地转过身,走到壁橱边去,克制着身体的颤抖。找点事情做,他告诉自己,或者说些什么。Merlin打开壁橱,慌张地翻找着茶叶,用尽全力试图表现得更自然。“我来泡一点茶,”他说,清了清喉咙,“Gwaine给我带回来一点东南亚茶叶,据说味道非常——”
  
  Arthur出其不意地从后面拽着他的手臂,温柔而坚决地拉着他转过身,把他摁在壁橱光滑的木面上,压过来,不容分说,看上去有点气恼,但更多的是不合时宜的温柔。 

  “你 是 个 白 痴。”他一字一顿地重复,“没错,我和Gwen的感情是真的,”他用了不容置疑的过去式,“但同样,它也结束得彻彻底底。” 

  “……Gwen是你能遇到的最好的人。”Merlin干巴巴地说。 

  “我不想要‘好’,”Arthur说,“我想要你。”

  这听起来就像一部俗透了的爱情片,突如其来,伴随着温馨的配乐,四周阳光灿烂,又或者是轻快的小雨,主角们可以瞬间抛却所有抱在一起,仿佛生命里除了爱情别无他物。 

  但是Merlin不可以。 

  他需要顾虑很多东西:Uther不会允许Arthur“突然变成同性恋”,Gwen多半会用整个余生来恨他们,Morgana则会处在她三个最亲密的人之间,束手无策。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Arthur指出,“Gwen很聪明,比你和我都要聪明得多。她可能早就猜到了。其他人——我们对他们毫无亏欠,他们也无权对我们的生活妄加论断。听着,我不需要你马上就像个没心没肺的小姑娘一样投入我的怀抱,我只是、”他停顿了一下,目光扫过Merlin的嘴唇,“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想和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人共度余生。” 

  Merlin不愿显得那么可悲,但Arthur就在他面前,离他不到十公分,诚挚地说着这些话,如同把一颗滚烫的钉子一锤一锤钉进Merlin心里,击溃他的防线,让他五年来为避免自己泥足深陷而做出的努力功亏一篑。而Merlin绝望地发现,有一部分的自己对此欣然接受。 

  他无法抗拒Arthur,从第一天遇到他开始,Merlin无论设下多少防线都徒劳无功。 

  Merlin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什么表情,Arthur看起来很满意,缓慢地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他先吻了吻Merlin的颧骨,像是在征求进行下一步动作的同意,然后是嘴角,Merlin轻喘了一下,接着就是不留余地的吻,Arthur展露出难得的柔情和“完全Arthur式”的强势,用舌头掠夺Merlin触及到的每一点空气,Merlin只能稍仰着头,后脑勺靠在橱柜上,任凭Arthur把他压得更紧,心甘情愿地任他摆布。Arthur大发慈悲地给了他换气的时间,贪恋地凝视了他一眼,然后托起Merlin的下巴,换了个角度,再次把双唇覆上来。热情一点点铺陈起来,接着雪崩一般,天翻地覆。Merlin搂住Arthur的脖子,脑子里想着上千个推开他的理由,却无法阻止自己迎合上去。他觉得这错透了,同时又从来没感觉这么对过,就像是偶然挖掘出了压抑多年的本能。他情不自禁地把手指滑入Arthur的头发,全身心投入其中。他们撞倒了Merlin刚买的那袋橙子,橙子一个接一个往地上滚,好像要为这场闹剧再添点乱;然后Merlin被抵上了另一堵墙,可能是挂着海滩照片的那堵,Arthur几乎把他抱了起来,无止息的吻一路埋在他的耳后、下颔、脖子,外套不知何时已落在他们脚边,Arthur的手从衬衫下缘探进去,不怀好意地画着圈。 

  “Arthur,”Merlin喘息着说,“Arthur,停下。”

  Arthur微微仰起头看他,一头金发乱七八糟地翘着,嘴唇红润,神色温柔。“我有哪里做得不对吗?”他小心翼翼地问。

  “不……”Merlin否认,又犹豫着改口,“是的,我觉得我们不该在现在这么做。” 

  “因为所有人都在为我担心,而我却在这里打算把你操进墙里?”Arthur说,“我保证,我明天就会去Gwen那里,用尽一切办法乞求她的原谅,然后我会在整个公司和媒体面前保护她的声誉;再过几年我和你都准备好了,就会有一场婚礼,那一次不会有人临阵脱逃。我保证。那些计划我们可以慢慢讨论,而现在,我就是要把你操进墙里,没得商量。”

  Merlin无可奈何地被他逗笑了。是的,他想,就会是这样。他们会竭尽全力地获取Gwen的谅解,而出于Gwen的善良,他们还会有幸得到她的祝福。Uther总有一天会知道Arthur并非“一时误入歧途”爱上了一个男人,然后他会别扭地出现在婚礼上,一脸严肃地发表感言,第一次亲口承认Merlin的地位。Morgana会对他们砸一些东西,再之后她会毫不留情地讽刺他们,送他们一些难登大雅之堂的礼物,拿着她的匕首强迫他们让她来策划婚礼,并且总是试图干涉他们的性生活。Gwaine会发明许多无聊的同性恋笑话,Elena则会立刻说出一个比他更无聊的。他们会养条狗,那种对棒球有着病态迷恋的大型犬;为一些小事拌嘴,故意保持着怒气冲冲的状态,用狂野的性来解决矛盾;一起逛街,Merlin威逼利诱着Arthur吃下那些他觉得“完全属于反人类”的食物;在Morgana家里过圣诞节,他们被骗到槲寄生下,然后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接吻。再往后几十年,他们开始把更多时间花在吃药、晒太阳和回忆过去上,平静地把握着最后的日子。

  一个不涉及公主的爱情故事,开始得还不算晚。

  “听起来很不错。”他说,捧住Arthur的脸。外面是无趣的阴天,电视切进一款新型轮胎的广告,地上错落地躺着几个橙子,桌上剩的半份中餐外卖已经冷了。一间狭小的公寓,一个在走向故事结局前逃婚的王子,一个不会魔法的魔法师;他们的故事,Merlin想,要从此刻说起。


The END






or TBC(?

要开学了,这篇就先停在这里,以后有可能还会再填充不同视角或者后续、前传,忙过这学期再说,六月见![梅林眨眼.gif]

评论(12)
热度(120)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