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AM】【10 Ways 更新】5:The Weight Of Snow

是的,我更新了!给炸炸的(拖到农历的)生贺,特工AU。炸炸点的梗:Arthur照顾喝醉的Merlin

The Weight Of Snow

  
  “如果你每一次伪装身份都这么没分寸,”Arthur把Merlin拖到椅子上坐好,替他松开领口,然后走到窗边,望了望窗外,伸手用窗帘遮住整片布满灯光的夜色。“我怀疑你早就被抛尸街头了。”
  
  茶几上摆着凉柠檬水,Arthur走过去,提起玻璃瓶,一边倒水一边用余光注意着Merlin有没有从那架椅子上摔下来弄断一两根肋骨。
  
  “水?”他问,向昏昏欲睡的Merlin举杯示意。
  
  Merlin哼哼了一声。
  
  “我就把那个当作‘好的,谢谢’了。”
  
  柠檬水只有三分之一成功通过Merlin的口腔到达了他的胃,三分之二倒在了地毯上,或者沿着他的脖子流了下去,濡湿衬衫。Merlin被呛到了,剧烈地咳嗽起来,手紧紧抓着Arthur的肩膀,好像这对他可怜的气管有什么帮助。这是个好征兆,Arthur想,至少这说明他还没死在酒精过量上。
  
  他们来纽约只是为了追踪一个军火商,Cenred Sterling。Merlin的假身份是个年轻的酒鬼,由于显赫的家世而得以和Cenred出席于同一场酒会,因为太过鲁莽而把酒洒到了Cenred身上,得体地道歉,然后从他嘴里套出价值连城的信息。计划很完备,但Arthur就不该和他分头行动,毕竟Merlin一离开他那些诡异的高科技产品就显得像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
  
  他费了点力气解决了Merlin的外套,把它扔在地毯上,像甩掉某种黏手的半固体。Arthur是RT*最好的特工,没有之一,他几乎擅长一切,包括从训练有素的间谍口中套取情报,栽培园艺和老化水管维修。但他非常、非常不擅长照顾醉酒的搭档。
  
  “我事业生涯中的一个挑战,嗯?”Arthur解开了自己的袖扣,瞥了Merlin一眼。
  
  Merlin的脸红得可怕,像是有人在他的皮肤了点了把火,还添了柴烧了一下午。他很安静,这倒是难得,Arthur可以通过这些得不到回答的询问自得其乐。
  
  “沙发?”Arthur问,停顿了两秒观察Merlin的反应,“好吧。”
  
  他把Merlin抗到沙发上,帮他调整了一个看起来还算舒服的姿势,又替他倒了半杯柠檬水,摆在Merlin面前。“所以,”Arthur舒适地坐进Merlin对面的沙发,把水杯举到嘴边,“下一次绝不能让你碰任何涉及酒精的案子。好样的,让人印象深刻的工作经验。”
  
  Merlin发出了一些含混的单音节,Arthur无法判断他现在到底有没有自主意识。
  
  “RT究竟为什么会雇你来找情报?”Arthur说,“他们明知道你连自己的屁股都找不到。”
  
  房间很安静,电子壁炉发出做作的噼啪声,试图把这间高层房间伪装成大雪里孤零零的木屋,那种散发着松木和廉价黄油的香气,完完全全童话氛围的寓所。Arthur关于木屋的唯一记忆来自于两年前的瑞典,他和Merlin被困在大雪纷飞的森林里,天色暗得很快,他们找到那间木屋时,一只乌鸫正在地上寻觅樟果、或者其他什么能果腹的东西。Arthur惊飞了那只鸟,扶着跌跌撞撞的Merlin推开了木门。
  
  屋子里很潮湿,天气不算很冷,但也足够让他们哆嗦一夜了。Merlin用他随身携带的高科技玩意儿在屋子中间生了火,Arthur从来没弄清楚过他那些小发明背后的原理,他也不打算弄清楚,顺从地靠近火苗坐了下来。
  
  “我想吃鲱鱼,”Merlin突然说,寒冷让他皱着眉毛,“看在上帝的份上,这可是瑞典。”
  
  “听着,如果任何事发生了,”Arthur盯着跳跃的火苗,“我是指,不好的事——”
  
  “闭嘴。”Merlin打断了他。“我们明明在谈鲱鱼。”
  
  Arthur笑了一下。“严格地说,我是你的上司,”他说,“你不能命令我。”
  
  “我已经这么做了几年了,”Merlin望着他,露出那种苦涩但令人舒适的笑容,“我也不打算改。”
  
  沉默温柔地弥漫过来,火苗挥出热灰,像明亮的橙色细雪,大雪压断树枝的声音时不时从屋外传来,清脆而低微。
  
  Arthur打破了沉默:“如果我们逃过这一劫——”
  
  “你欠我七杯咖啡,一个杏仁蛋糕,一次加薪,”Merlin接过话头,“还有一个在费雷泽沙岛的、长达两个月的假期。”
  
  Arthur笑了,别过头,又转回来,挂着笑意注视他的搭档。
  
  “而你欠我一个答案。”Arthur说,看着Merlin眼中的火光。那让他看上去像是每时每刻都热泪盈眶。Arthur想触碰他,从颧骨到每一处,这种想法强烈得就像在布赖顿的那次,被咸的海风轻轻吹散;像每一次他和他待在一起,心中装满坚定的底气和隐隐约约的渴求。
  
  Merlin抿起了下唇,移开目光。
  
  他们很久都没有说话,Arthur凝视着Merlin,而Merlin凝视着火丛,直到他们各自眼球干涩,大雪停止,日光破开树林。
  
  纽约也刚下完一场雪,落地窗上结着一层雾气,将窗外的夜景模糊成一团一团相互渗透的光斑,明黄、亮蓝和那种欢呼雀跃的洋红,被阻挡在玻璃后面。Merlin醉得一塌糊涂,Arthur仍旧不知所措。
  
  “如果要吐的话,事先说一声,嗯?”他问,而Merlin唯一的反应是动了动睫毛。
  
  Arthur叹了口气,转动着手上的水杯,把柠檬水一饮而尽。“你从来不会给出答案,是不是?”
  
  Merlin从来不会给出答案,他不置可否,若即若离,Arthur前进一步,他就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将自己一点点掩入阴影,好像Arthur太明亮、太热烈,太轻易地就能侵袭他的整个世界。
  
  这的确是事实。
  
  Arthur把Merlin抱到床上去的时候,Merlin像个软体动物一样黏在他身上。Arthur并没有为之为难,醉成那样的Merlin称不上多迷人,加之Arthur在掩饰自己对日夜相处的搭档的感觉这件事上经验丰富,他很轻松地就把Merlin服服帖帖地塞进了床。
  
  Merlin清醒了些,半眯着眼,看着Arthur替他掖好被子。
  
  “谢谢。”他轻声说,满嘴酒气。
  
  Arthur匆匆瞥了他一眼。“嗯哼。”
  
  “我刚才有没有说什么?”Merlin问,“酒后的胡言乱语什么的。”
  
  “除了一些没人能理解的单音节,”Arthur向下望着他,“啥也没说。”
  
  “那你有没有问什么?”
  
  “超多问题。”
  
  Merlin不知道为什么笑了,肩膀耸动,掩了半张脸在枕头里,Arthur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也笑了。
  
  “我骗你的,”Arthur站直身子,“我什么都没问。你休息,我去洗个澡。”
  
  Merlin慵懒地点了点头。
  
  Arthur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晚安。”他低声说,背过身去。他关了灯,“嗒”的一声,黑暗立刻降在Merlin身上,如此绵密、湿润而厚重,将他压得透不过气。
  
  门外的光线把Arthur的影子拉长、投在地板细腻的木纹上,Merlin想起他倔强的唇角,偷看自己又欲盖弥彰地移开的视线,握着他肩膀的力度,冲动地问他要不要一起离开时恳求的眼神。那么明亮、热烈,轻易地侵袭了他的整个世界。
  
  “好的,”Merlin说,声音轻得像落在湖面的灰尘,消散在夜色里,“答案是‘好的’。”
  
  Arthur拉上了门。
  
  
  
  The END
  (会有单独成篇的后续or前传,因为我太太太喜欢特工AU了!)
  
*RT:Round Table,设定成一个替英国办事的特工组织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89)

© 茶爽还是叉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