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冬天早晨为你煎四片培根 (老年组日常AU)


在冬天早晨为你煎四片培根

罐子想要看的梗XD


Charles又一次在培根的味道中醒来。他抬头,墙上挂着的钟指向七点十三分,而窗外的天空看上去像是凌晨四五点钟。不过这已经很好了。Charles想,春天就要来了——要知道隆冬的时候天总是黑得像锅底一样。

「锅底」,老天,听着厨房里的声音Charles就不得不担心他的锅。自从Peter指控Erik的培根「煎得太丑,和Charles煎的显然不在一个档次」之后Erik就坚持每天起来煎培根——而这位粗暴的厨师在第一个星期就以无比神秘的力量摧毁了一只好锅。

Charles走下楼,他的朋友果然就在厨房里,穿着暗紫色的宽大睡袍摆弄着四片厚切培根。

“Erik,其实你可以尝试用烤箱。”他靠近Erik,后者向左挪了两步给他让出可站的地方。

“不,Charles。”Erik接过Charles递来的盘子,把煎好的培根摊在盘面上。“我得让Peter知道我煎的培根——非常好。”

“你的培根的确非常好,亲爱的。Peter只是还介怀你在广场放飞他的气球的事。”

“绝不仅仅如此,”Erik哼声道,“Peter一直都喜欢跟我作对。而我的厨艺是完全可以登上那个什么电视节目的。”

Charles把培根端到桌上,“恐怕这一点有待商榷,我的朋友。那个美食节目的主持人是Moira,你别忘了我们去沙滩玩的那次——”

“噢Charles,”Erik转过身面对Charles,轻靠着桌面。“几十年了,你又要提这个。”

“可你差点杀了她!Erik,我保证她从那以后就不太愿意看到你了。”

“没有谁会在沙滩活动中带着项链,Charles!我只是在跑的过程中不小心勾到了她的项链。那时你见鬼地受伤了,我必须得跑快点到你身边去。”

“我只是踩到了一个有点尖的贝壳,亲爱的,贝壳而已!”

Erik看着Charles动作流畅平稳地把牛奶倒进玻璃杯,“但是你流血了,而且倒在沙滩上没法走、”

“早上好!”Peter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打断了Erik的辩解。他一屁股坐在扶手上向下滑到底端,然后跳下来。“你们在讲什么?告诉我嘛,在讲什么?什么流血?”


“我们在讲你要是再拿扶手当滑梯,一定非流血不可。”

“……你的培根闻起来就好难吃。”Peter报复地说,作出一副被恶心到的样子。

Charles笑着看他们交换凶狠的眼神,把牛奶推到Peter面前。“Sean他们呢?还没起来?”

“Angel已经起床了,Sean和Alex在互相扔枕头,Scott在劝Sean和Alex不要互相扔枕头。”Peter以极快的语速回答,并把牛奶推回Charles面前。“老天,我不要这么多牛奶。”

“你在长身体,Peter。”Charles不留余地地看着他,后者在毫无胜算的十秒对峙后丧气地捧起那只牛奶杯。

Charles心满意足地抬起头,然后冲Erik无奈地笑起来。“拜托你去阻止那场枕头大战,亲爱的。别以暴力的方式。”

“真可惜,暴力是我一向最擅长的事之一了。”Erik耸肩,“要让我像个老头一样跟他们讲道理,「要友好」什么的,我真是不习惯。”

“抱歉,Erik,但你的确是个老头。我们都是。”

“不得不提一句,你在半个世纪前就已经进入这个状态了,Charles。”

“而你在半个世纪前就已经对我的「老头腔调」无比着迷,Erik。你再不上去看看的话孩子们就要发明出枕头坦克了。”

Erik大笑起来,然后依Charles所说踏上楼梯。“我会为你拆了那坦克的,我的教授。”



事实证明,Erik在「拆坦克」方面并非一把好手。当Charles走上楼去的时候,他正在把一只枕头朝Sean身上掷去;而Sean被击中后爆发出声音大到难以置信的笑声。

“Charles Xavier!”Erik发现Charles站在门口后立刻坐直身子,压着声音低沉道:“你来解救我了吗?”

“我记得我说过「别以暴力的方式」,Erik?”

“我喜欢这样!”Angel大笑着扑向Erik,“酷毙了,你是Alex唯一的对手!”

“很少有人能打过我,你知道吧?”Erik洋洋得意地对Angel夸耀。

“你记得你现在多少岁了吗,Erik?”Charles向他走去,拈起Erik白发上挂着的一片绒毛。

“不,但我记得我已经爱上你好多好多年了。”

“别以为说这种话我就会原谅你,老混蛋。”Charles恶狠狠道,嗓音却柔软得像铺开在地摊上的明亮光线,那让Erik心情轻松。“下去吃早餐,然后我们带孩子出去散步。”



Erik在外套里穿了一件花衬衫出门,老天,粉色的花衬衫。而Charles真正感到惊奇的是,无论多糟糕的衣服在Erik身上都会显得性感得要命;他就恰好如此幸运地着了他的道。

早春的草坪已经渐渐有了点绿色,大概再过几周麻雀也会出来在大街上跳跃着觅食。Charles喜欢这种感觉,任何一件事都有可以预见的美好未来。

Peter在这样的天气里也穿得很少,正在努力跳起来尝试拍打到一截突出的树枝;相较之下裹成一个棉团的Sean要不享受散步得多。
“救命,我会死在这里的,”Sean哆嗦着大叫,“好冷!”

Alex凑过去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绑在Sean的脑袋上,在后者感激的目光中不自在地撇了撇嘴。

“今天算是不冷的了,”Charles微笑道,吐出的一团白气在空中迅速消散,“那些记者总是喜欢在好一点的天气造访,也许我们出来逛逛能恰巧逃过一劫。”

“为什么有人会对两个无趣老头的生活有兴趣?”Erik发问,然后自然地握住Charles的手揉搓着,“你的手比我想象的要暖和些,但还是冷。”

“谢谢,Erik。”Charles轻轻回握了一下Erik的手,然后就这样保持着十指交扣。“人们总是对意料不到的事充满兴趣,不是吗?要知道我们退休之前曾经是教育界有名的死对头。那几场嘴仗让别人以为我们会势不两立一辈子。”

“现在也是,比如枕头大战。而且我总有一天要在培根这事上赢过你。”

Charles炸出一段大笑。



他们终于还是没「逃过一劫」。

回到家的时候大概是九点,两个记者看到他们便双眼放光地围了过来,而那时候Charles和Erik的手还没松开。
早晨的阳光这时才真正破开暗色的天空,降在Erik的花衬衫和白发之上;孩子们热衷于在镜头前捣乱,而Erik竟然难得地配合着记者回答了些问题。

“我和Charles在退休之后就结了婚。我们用那之前的许多时间站在对立的两面,也用那之后尽量多的时间睡在同一张床的两边。我不确定那时间分配得是否合理,但我这一生最确定的事就是,我们都用了一生的时间、真正地爱着彼此。”

Erik面对镜头认真地说着,Peter则在他身后做着鬼脸,引起其他几个孩子的细碎笑声;Erik的头发边缘泛着金色光芒,脸上皱纹横生,看上去却离死亡如此遥远、离太阳如此近。

Charles的心脏为这柔软得不可收拾。他们都不年轻了,不像当初一样希望与对方疯狂相吻;他们疲于吵架和花精力制造浪漫,但他爱这感觉,在这里,任何事都有可以预见的美好未来。

春天就要来了,Erik的培根总有一天能达到上美食节目的水准,所有相爱的人都会在冬天握紧对方的手。

他们的手到现在也没有松开。

the END

评论(12)
热度(64)
  1. jjww活力茶爽 转载了此文字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