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Satin And Velvet 缎与绒 (更新Chapter 2)

腿个更新~


       在接下来的好些天里,他们都没有躲着对方,而是选择了比那更成熟的解决方法:Merlin还是会在早晨用力掀开Arthur的被子,Arthur也还是会冲Merlin的脑袋扔去枕头,他们都在尽全力假装一切和原来并无不同。


        但他们仍然做得不够好。Arthur发现自己总会在争吵中忽然失语,像是习惯性说到“你真的很没用”或是“你还是那么胆小”的时候,Arthur总是忍不住去想到Merlin实际上有多强大、忠诚和勇敢,继而为自己长年以来的忽视感到内疚,仿佛他才是那个有所隐瞒的人。还有,不止一个人向Arthur直言或暗示过“你一直在盯着Merlin,魂不守舍”这件事了,但老天,Arthur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收敛住这种好奇和探索——Merlin,坦坦荡荡、简单、纯净,忽然之间就成了一个谜团;Arthur想要看到他使用魔法的蛛丝马迹,而几天的观察表明那可以称得上是明显的。Arthur想自己的确是早就知道了,一切就这样明明白白地摆在他眼前,但他就是不肯承认。


        瞒过Arthur的不是Merlin,是他自己。


        Merlin没有再提过魔法的事,Arthur亦然。Arthur尝试过向Gaius询问Merlin的身体状况,毕竟那个不难理解的“生命守恒定律”着实令他胆战心惊,但Gaius只是向他保证Merlin不会有生命危险,拒绝向他解释更多。Arthur并不在意,他总有一天能自己搞清楚的。


        他们下一次关于魔法的谈话发生在一次打猎途中。


        Arthur只带了Merlin一个人出猎,尽管他知道独处会让他们感到尴尬——可他就是怀念那种感觉了:和Merlin在一块儿,不被任何人或事打扰;他们斗嘴、推搡、大笑,Arthur能暂时从他被他的人民和父亲寄予的那些期望中脱身。正值河流的汛期,森林里弥漫着下午湿润的雾气,Merlin驾马跟在他身后,在马背上颠来颠去,好像他随时都要从那儿跌下来了一样。


        “所以,Merlin,”Arthur说,“你并不是真的那么迷恋酒馆,对吧?”


        “什么?”Merlin傻头傻脑地问。


        “那些早晨,”Arthur勒住缰绳,“你告诉我你去酒馆混了一夜,睡过了头,才会导致我的早餐到达得那么晚。”


        “我才没说,是你这么认为的。”Merlin反驳道,“事实上我每天晚上都在学习。”


        Merlin没有把“学习魔法”说出口,毕竟坦言“魔法”始终还是有点让他不自在。Arthur毫不介意地笑了起来。“我一直很疑惑为什么你会热爱泡在酒馆,因为你看上去——”


        “千杯不醉。”Merlin插嘴。


        “——一喝就倒。”Arthur纠正道。


        他停了下来,翻身下马,然后回头命令Merlin把马栓好。


        “很抱歉提出来,但是这里可没什么猎物,殿下。”Merlin一边照命令行动起来,一边朝Arthur抖机灵似地挑着眉,“除非你想猎得一些五颜六色的小虫子。”


        “闭嘴,Merlin。”Arthur作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然后走过去拍了拍Merlin的脖子。“前面有个酒馆,让我检验一下你自称的‘千杯不醉’,嗯?”


         当他们傍晚互相搀扶着从酒馆里出来的时候,显然他们中没有哪个属于“千杯不醉”这个定义——Merlin的酒量烂透了,而Arthur不比他好多少。


        近来发生的一切确实让他们感到迫切地需要放纵大醉一场了。


        他们无由来地发出低笑,跌跌撞撞回到了他们栓着马的地方,然后靠着树干坐了下来,一边喘气一边大笑着让自己喘的更厉害。


        Arthur目睹着Merlin在他身边伸出了手,嘟囔了句什么,然后空地上腾然升起火舌,发出令人舒适的噼啪声。


        “噢,我看过你用这个。”Arthur指着那团火,含含糊糊地说,“我看过。为什么我之前就没想到是魔法呢?”


        Merlin把身体朝火堆稍微挪动了一点,没有回答。他们因为醉意而过于亲密地紧靠着彼此,风懒散地使那热烈的光摇摆着,Arthur盯着它直到眼睛刺痛。


        “从小到大,我身边的所有人不是费尽心机想保护我,就是费尽心机想杀死我。”Arthur喃喃道,听上去模糊又清醒,“只有你。只有你和他们不一样。”


        Merlin安静地在橙色火光映照下撅着嘴,浑身酒气。


        “那我是什么样的?”他在一会儿后问。


        “你费尽心机想烦死我,Merlin。”Arthur笑了一下,把胳膊绕到Merlin颈后有气无力地搭着。


        “其实那很挫败的,要我知道原来你也已经保护了我那么久了。”他接着说,“我是Camelot最好的剑士,该死的。你把我当婴儿一样地伺候着。”


        Merlin噗嗤地笑了起来,还用他的脚轻轻蹬了一下紧贴着它的Arthur的脚。“你不会穿衣服,对洗澡水要求极高,早餐要人送到跟前,连给姑娘采花都要使唤别人;你个傻大头婴儿,Arthur。”


        Arthur没轻没重地打了一下Merlin的后脑勺。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听着晚风穿透树丛的声音,看着发亮的火星在空气里绕圈、地上的枯叶被烧得卷曲。


        “变点东西给我吧。”Arthur突然说。


        “什么?”


        “随便变点小东西,”他重复道,“用你的魔法。别变出虫子或者动物粪便就行。”


        Merlin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合上双手,对他的手醉意朦胧地念了句咒语。Arthur看着他缓缓张开双手,一块凭空出现的圆润石头躺在Merlin的掌心。


        “就一块石头。”Arthur指出。“而且是一块很丑的石头。灰色的。”


        Merlin让Arthur摊开手捧住那枚石头,Arthur不情不愿地照做了。然后他感受到温热的石头在他手中裂开一条缝隙,接着一朵玫瑰从其中破石而出,在晦淡的暮色中绽出明艳红色。


        “哇哦。”Arthur发出了那种“要不是他醉着就绝不可能发出来”的惊呼。“它表示什么?”


        “呃,爱?”Merlin听起来多少有点因酒精而神志不清。“玫瑰嘛,对不对?”


        “好极了。”Arthur含混地感叹道。他感到他的胃里有些什么发着热的东西膨胀了起来,沿他的血脉一路蔓延而上,狂热、克制而吞吞吐吐。他偏过头看着Merlin,恰恰对上对方疲倦又诚挚的目光。


        Merlin让他看见魔法也可以如此忠实、温暖、甚至深情,Arthur依旧无法理解魔法,但他总能理解Merlin。他的思维被胃里的酒液溶得柔软又断续,他想起Merlin替他解开甲胄的手,想起他在无尽的日月中不厌其烦的陪伴;他想起Merlin每一个隐忍的面容和每一个开玩笑般的邀功,想起自己无数次“幸运”地死里逃生,还有那些注定要降临于他的背叛和倒戈、注定要他承受的王冠的重量,以及注定会在他面前倾尽全力挡住这一切的Merlin——


        给他变出玫瑰的Merlin,醉意潦倒地靠在他身边的Merlin,唯一的Merlin。没有任何人比他更纯粹地对Arthur好了。Uther爱他,因为他身上流着Pendragon的血,是一个很好的继承人;骑士们爱他,因为Arthur正直又充满才能,是一个很好的领导者;Gwen爱他,因为他迷人、强大、可爱,是一个很好的恋人。但Merlin爱他,只是因为他是Arthur,一个不那么好的Arthur。


        Merlin像Uther一样因他自豪,像骑士一样对他忠诚,像Gwen一样为他倾慕;但他从未严厉地要求Arthur承担责任,从未以赫赫战功向他征求荣耀,从未奢望Arthur的吻、体贴和柔情。Arthur搞不清楚Merlin到底想要什么。


        “我是不是欠你太多了?”Arthur轻轻地说。该死的酒精让他对这些脱口而出的话失去了控制。“你,Merlin,是个蠢蛋。我有没有说过你身上有一种奇怪的特质?就像是、”他醉熏熏、毫无必要地摆动着手以加强语气,“我已经拥有了很多东西,然后你来了,把那些我还没有的一股脑全抛在了我面前,说:‘你需要的,自己拿’。你就不能想着给自己留点吗?十足的、十足的蠢蛋。”


        他再次看向Merlin,才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闭着双眼,呼吸平稳,安分而知足地蜷缩在他身边。


        Arthu叹了口气,没有把自己被Merlin垫在脑后的手臂抽出来。


TBC

        


评论(5)
热度(78)

© 茶爽还是叉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