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10 Ways to Meet Your Destiny (AU短篇集)【1】

【1】

  Merlin知道要进入Camelot公司有多难。尽管他周围的所有人都对他不断说“你能行的”,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正于早晨七点,手捧咖啡、西装革履地在人海中顺流而行,去赴一场地狱般的面试。
  
  “放轻松,伙计,”Will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你绝对会被录用的,那对你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我是去应聘助理的,又不是保洁员,哪有那么简单。”Merlin反驳,同时并没有放缓脚步,“我完了。我觉得我要出糗了——给我造成一辈子心里阴影的那种。”
  
  “你出糗得还少吗?又不差这一次——你说是不是,Freya?”Will尖刻地说,然后Merlin听见Freya从远处送来的一句含糊的“确实是”,以及Will的大笑;Merlin敢打赌她正在解决一只巨型三明治。
  
  “你们可真是我的好朋友啊。”Merlin温柔地讽刺道。
  
  “乐意效劳。”Will说,“别打退堂鼓了,据说Camelot可是美女如云……”
  
  “我又不是去约、”Merlin反驳,却立刻被Will打断了。
  
  “美男也如云。”他的声音听上去让Merlin挺想揍他一顿的,“为你可怜的性生活着想着想吧,勇敢面对你的面试官。”
  
  “它并不可怜——”Merlin嘶声指出。
  
  “上一回是多久前来着?”
  
  “……我恨你。”
  
  “不用谢。”
  
  “你就是为了让我帮你要那些女孩的电话,”Merlin残忍地说,“想都别想。”
  
  “……我要指使Freya吃完你买的草莓——别装作你没买,我看见你把它们藏在冰箱第三格最里面了。”Will提出。
  
  “我有没有说过我恨你?”
  
  Will大笑了一阵,祝了句好运然后挂断了电话。Merlin把他的手机塞回兜里,仰头看向他面前这座四壁都反射着尖锐阳光的高楼,通体透露出专业、严谨、冷静的态度。无数精英面相的人从他身边走过,快步进进出出。Camelot的大门前有一片开阔的空地,停泊着一些漆色锃亮的黑色车辆,Merlin环视这地方,有点膝盖发软。
 
  他深吸了一口气,感受干燥的风掠过他渗出汗液的手心。
  
  在迈步向大楼内走去时,Merlin忍不住去想,自己看上去是不是和这里其他所有人一样从容不迫、方寸不乱;因为他觉得正常行走的能力正在从他的双腿中流失。在经过那些看上去基本一个样儿的车时,Merlin鬼使神差地弯下腰,对着其中一扇反光强烈的车窗理了理自己额前的头发。
  
  大概半秒之后,车窗忽然降了下来,Merlin愣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一颗耀眼的金色脑袋渐渐出现——然后是一双摄人的眼睛,Merlin几乎要出口赞美那双眼的颜色了,如果它们没有像看什么异形猴子一样地盯着他的话。
  
  “你他妈在干什……”那颗脑袋发出声音了。
  
  “啊,”Merlin完全没反应过来——他的手还放在头发上面——“呃,对不起,我不知道车里有……”
  
  “你是有某种心智上的毛病吗?”那人保持着那种看猴子的表情向上看着Merlin,“没有,任何人,会对着车窗理头发。”
  
  “Well,我想人们会这样做,我的朋友,”Merlin回应,“我至少有两个伙伴都这么做。”
  
  “——我们认识吗?”金发男人换了个表情,饶有兴趣又高傲地冲他说。
  
  Merlin终于想起要把手放下来了。“呃……不。”
  
  “但你叫我……朋友。”他偏了偏头,斜睨着Merlin——用那种Merlin难以忍受的、高人一等的方式。
  
  “那是我的错。”Merlin回击,“我从没有这么混蛋的朋友。”
  
  那人怒视着Merlin,Merlin确定自己开启了一场战争,但很遗憾,这不得不立刻叫停,有鉴于他不想在如此竞争激烈的面试中迟到。于是Merlin很有骨气地装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头也不回地从车旁走过,其间感觉自己的背一直被什么人瞪着。
  
  这个金发白痴一定在Camelot工作,Merlin边走入电梯边推测,因为他就坐在Camelot门口的那排豪车里,看上去非常自大,而且富有。他说不定就是Merlin在十五分钟后将面对的面试官——这绝对能让Merlin丢了这份工作,但如果面试官就是那种彻底的混蛋的话,Merlin也不见得会多么稀罕这份工作了。
  
  所幸在Merlin被叫进面试室时,他没在三个面试官中看到一个低于五十岁的。他依照指示坐了下来,甩了甩脑袋,尽全力让自己专注于眼下的面试。
  
  结果出人意料的成功。最老的一位,Gaius,对Merlin赞赏有加:他所列举的“闪光点”中甚至包含连Merlin都没在自己身上找到过的。他被当场录用了,Gaius要求他周一下午正式开始工作。于是这个周末Merlin跟Will和Freya好好庆祝了一把,对于三个人的数量来说搞得挺奢侈的,但毕竟Merlin从下周一开始就有一份稳定而优厚的薪水来源了,他不介意事先透支一点。“上帝啊,我下周就要步入天堂了。”Merlin在彻底醉倒前说。
  
  事实是,当他推开“天堂之门”,看到他的新老板时,他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个笑话——巨大的办公桌边伏着一颗Merlin绝不想见到第二眼的金色脑袋。那人抬头与他四目相对,跟初见时一样惊诧而尴尬,把Merlin盯得浑身不自在。
  
  “你他妈在干什……”
  
  “能不能换个开场白?”Merlin打断他,顺便翻了个白眼。“我正在工作——由于你大概就是Arthur Pendragon,而我可能,令人绝望地,是你的私人助理。”
  
  “哦。”他的老板说,“那你就这么跟老板讲话?”
  
  “好吧——能不能换个开场白,老板?”
  
  他们又互相盯了一会儿。过了像有好几辈子那么久,Merlin看见Arthur笑了,无奈和愉悦多过讽刺。“好。”Arthur说,仰身靠进椅背,装模作样地说:“真高兴见到你啊——你叫什么来着?”
  
  “Merlin。”Merlin回答,并向他走近。
  
  “Merlin。”Arthur重复,而Merlin立刻就可耻地迷恋上了他吐出这个单词的声调——但这丝毫不能改变Arthur Pendragon是个混蛋的事实。
  
  我猜错了,Merlin咬牙切齿地想,这才不是什么该死的天堂。
  
  当然,几年后当他在机场接过Arthur的行李与随之附送的一个吻时、当他坐在Arthur大腿上替他一点点刮去胡碴时、当他每个早晨在Arthur的怀抱和鼾声中醒来时,他拒绝承认自己曾经那样想过。
  
 The END

评论(3)
热度(71)

© 活力茶爽 | Powered by LOFTER